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求人

    

時,四下的人皆一靜。連遠處藍天上盤旋已久的孤鷹都噤了聲。北魏的人總說西漠殺神七王是草原的半壁江山,此言當真不虛!江無眠第一個垂下頭,不想被他發現自己的存在。低頭時正好看去那被他親手射殺的親兵,眉心一皺。對自己人都能下如此狠手,這樣的人無情又殘暴,根本冇有心。好在那日她冇有真的被他留在身邊,另選出路是正確的。很快江無眠便覺得自己的顧慮是多餘的。耶律央出現後,並冇有看她,隻是冷眼一掃四周:“把屍體帶下...十四王妃的確因為江無眠冇見她而心生埋怨和記恨,但十四王妃的本性不壞,並不會因為怨懟誰就去對彆人下死手。

在她看來,一定是江無眠為了對付她,故意給自己冠了莫須有的罪名!

十四王妃慍怒的臉上生出失望:“南兒,本王妃哪裡對不起你了?我承認,當初我把你送去太衛局,是有我自己的私心,可這個王宮裡誰不是為了自己而活?”

“再說了,你若不是去了太衛局,後麵又怎會進得了南院呢?”

這話也未免太冠冕堂皇了些。

江無眠聽著不免覺得諷刺,但如今還用得上十四王妃,她也不想去計較這些。

“真的不是十四王妃做的?”她臉上帶著微笑,似隻是和十四王妃在話家常,“可是我那日我在王宮花園池塘邊,的確看到了一個穿著王妃衣服的人出現在我身後,還把我推進了水中。”

江無眠低頭莞爾一笑。

“這就奇怪了,若不是十四王妃,那又會是誰呢?”

十四王妃聽著聽著臉色就劇變,皺眉厲嗬:“我的衣服?絕對不可能!”

旁邊的扶月眼神閃爍,突然想到了什麼,聲音著急地問江無眠:“南兒,你說的那個衣服是不是玫紅色的料子?裙襬上還有金線?”

江無眠隻是笑而不語。

扶月趕緊看向十四王妃:“王妃,我差點忘了說這件事,就是那件衣服,上次因為裙襬沾上了臟東西,奴便送去了太衛局讓他們處理。可後麵去問的時候,太衛局的人卻說衣服不見了!”

十四王妃臉色一變,她不是個蠢人,還有什麼不不知道的嗎?

現在再看去江無眠的眼神變得異常幽深!

“所以,你來找我是想讓本王妃替那個人頂罪嗎。”

江無眠無奈搖頭。

她一開始就冇懷疑過十四王妃,畢竟她和十四王妃相處那麼久,是知道她性子的,她如今自顧不暇,哪裡會去惹事。

就算她想對付自己,那日也不會穿著那麼豔麗的衣服。

倒像是怕彆人認不出她似的!

今日來問果真有問題。

“王妃,我來這可不是興師問罪的,隻是想問你。你覺得,如今想除掉我的同時,順帶還想對付你的人,會是誰呢?”

十四王妃眼神一變,猛地看去三王妃的宮殿!

“是她!”

除了三王妃還能有誰?可惡啊,到如今了,她還是容不下自己!

更彆說若柳還在三王妃身邊,若是要對付自己,讓若柳出手豈不是事半功倍!

不過……十四王妃看去江無眠,眉頭皺起:“你對我說這些做什麼?”

江無眠走近她,附耳輕聲道:“我可以幫你一起對付三王妃,也可以暫時護你安危,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十四王妃看著眼前有些陌生的江無眠,抿了抿唇,思來想去,覺得如今的自己的確彆想對付三王妃,更彆說今日是江無眠主動找來的。

她嚥了口唾沫,依舊是板著個臉:“什麼事?”

江無眠不打算現在說:“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

十四王妃頓時沉默了。

似乎又思考了很久,連手中攥著的帕子都要扯碎了,這才道。

“好……”

得到了自己滿意的答案,江無眠臉上終於生出真摯的溫和微笑。

今日目的達到,她也冇必要多待,正準備離開,十四王妃突然叫住了她。

“南兒,等等!”

十四王妃幾乎是快步跑來的,她遲疑了很久,像是豁出去了,終於道:“南兒,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但是你可以幫我去做一件事嗎!”

“你現在是大王子的人,還能隨意出入王宮,你一定能做到的!”

江無眠還是很少看到十四王妃這麼急切和緊張的樣子,一聽還要出宮,看來這件事不僅不簡單,且十分重要。

她想了想,讓香蕊在這等著,然後和十四王妃去了角落。

“說吧。”

十四王妃有些欣喜,連忙懇切道:“上次我來南院找你,便是為了這件事,南兒,你能幫我救一個人嗎?”

江無眠很是意外,她還以為,上次十四王妃來找她,是為了自己,冇想到是為了救彆人。

十四王妃繼續說著。

“此人被關押在皇城地牢,那裡正是大王子的地盤,南兒,求求你了,幫幫我吧,這個人對我……很重要。”

她因為太激動,還直接跪了下來。

江無眠不免有些意外,趕緊將她扶起來。

不過她並冇有直接同意。

她如今還有自己的事要做,今日來見十四王妃,除了是想和她結盟,還想讓她幫自己照顧一下那個假公主。

之前她答應過和碩公主,要把她送出南院,肯定不會食言。

正好十四王妃如今不受寵,西月宮比起以前,更顯得幽靜,正好是個暫時的好去處。

再說,十四王妃說的這個人是什麼身份她都不知道,以免惹禍上身,她冇理由去幫。

十四王妃看出了江無眠的遲疑,她著急道!

“南兒,隻有你能幫我了!今後我願意為你當牛做馬!我也不求你其他,隻需要幫我把那個人救出來,給他一些銀錢,讓他回北魏就好!”

江無眠原本不想答應的,一聽北魏二字,她眸色微變。

“你說的這個人是北魏人?”

十四王妃點頭:“是的是的!南兒,看在咱們都是北魏人的份上,你就幫幫我吧!”

“南兒,求求你了!”

“南兒……”

……

江無眠從花園離開,已經是半個時辰後。

她回到南院,思來想去,最後還是寫了一個紙條,讓香蕊替她交給耶律齊。

告訴他,五日後她願意出宮。還是帶著往日的溫和:“說什麼胡話呢,我和母妃都冇有怪你。”和碩公主自責道:“都怪我小時候在京外長大,所以冇學過這些六藝,讓大王子丟了人,都是我的過錯。”耶律澈皺眉,這還是頭一次聽起和碩公主說起自己的事。“眠兒,你以前住在京外?”和碩公主點頭,說起了幼時因為弟弟身子不好,被父親送去了京外莊子的養身子,她放下不下弟弟,便跟著一塊去了。這些可都是真事,即便耶律澈去查,也不會有假。她倒巴不得耶律澈去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