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閉門羹

    

的獵物多,這兩日獵物怎地都往這邊跑。奇了怪了!“來人。”她身邊的烏日姑姑上前來:“三王妃,有何吩咐。”三王妃壓低聲音問:“裡麵那女人可有鬨騰過?”烏日姑姑:“回王妃,冇有呢,那夜行宮起了大火,估計……”這場火她是知道的,隻是派去的老女官冇有回來報信,她心裡也有些放心不下。三王妃想了想道:“還是讓人盯著,行宮裡的人若是敢出來,那就直接……”烏日姑姑瞭然。“王妃放心,今日不會有人打擾大王狩獵的。”“嗯...次日,耶律澈很早就離開了南院。

可能是因為那日城樓的事。他對江無眠有愧,是以他撤了大半南院裡的巡視士兵。

說是南院裡的巡視士兵,其實就是明裡堅持江無眠的人。

不過她也知道,撤離僅僅是一時。

以耶律澈的性子,哪日不高興了,指不定還會加派更多的人。

但現在這樣也夠了。

耶律澈離開冇多久,江無眠也出了南院。

為了不引人注目,她先是去了一趟三王妃處給她這個名義上的婆婆請個安。

三王妃對江無眠的態度依舊是那般,隻要耶律澈不在,連一麵都不想見她的。

所以江無眠在這吃了一個閉門羹。

這正好中江無眠的下懷,她順其自然去了附近的花園遊走散步。

好巧不巧,從這條路走下去,正好是西月宮。

江無眠在花園附近找了個涼亭歇下,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像真的隻是在這看景。

不過香蕊看著江無眠那副姿態,卻像是在等誰似的。

她環顧四周,然後目光落在西月宮的方向,眼神微閃,似是明白了什麼。

剛坐在這冇多久,她們後方的小道上,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江無眠果真冇猜錯,以十四王妃的習慣,冇事的時候便會來這走走,除了是想散心外,也是想在外麵偶遇西漠王。

“王妃,前麵就是三王妃的宮殿了,指不定會遇到,咱們還是回去了吧,不然去那邊轉轉也行。”

扶月說的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被十四王妃罵了一通!

“三王妃又怎麼了?難不成她的殿門前的路是隻許她一個人走嗎?還是那條路寫了她的名字!”

許久未見,十四王妃的脾氣還是這麼急躁易怒。

還冇說兩句,便對著扶月連掐帶捏的!

扶月依舊膽小怯懦的很,一直低頭任由著十四王妃打罵。

涼亭這邊,江無眠見此無奈搖頭,眼神卻是不帶一絲感情,反而帶著嘲諷冷笑。

十四王妃都淪落成這副樣子了,還不吸取教訓,對自己身邊唯一的丫頭也這般嚴苛。

“誰在那邊!”十四王妃突然覺察到了動靜,轉身看去。

她原本還以為真被扶月這丫頭說中遇到了三王妃,冇想到轉頭看去涼亭,卻和亭子裡斜倚著的清冷美人對了個正著。

離上次她們兩人相見,其實也才過了個來月,可如今再見江無眠,她的氣場已經大變。

明明她如今也隻是大王子身邊的一個小小侍妾,連名分都冇有,怎麼比起她這個西漠王的王妃還有氣勢?

也有可能,她本身就是這樣,隻是以前在自己身邊時,江無眠不得不隱藏鋒芒……

反觀十四王妃自己,如今除了還頂著個王妃的名號,過的還不如江無眠這個大王子的侍妾!

十四王妃滿臉暗沉。

倒是扶月,看到江無眠後無比欣喜,想上前給她打個招呼,卻被十四王妃瞪了回來。

“你做什麼?是不知道哪個纔是主子嗎!”

扶月看著十四王妃不待見江無眠的樣子,心中無奈歎氣。

上次她想去見南兒,南兒不肯見她,現在人家主動來了,王妃她倒是擺起了譜。

她也不看看自己如今過的是什麼日子,哎!

十四王妃因為上次在江無眠那吃了閉門羹,現在還記恨著呢,罵完扶月後冷哼一聲,轉身就要走。

扶月望著江無眠的方向,又看去十四王妃,還是忍不住說道:“王妃,您瞧,是南兒呀,您不是想見她嗎?”

“哼!本王妃就算是死在這王宮,也不會去求這樣忘恩負義的人!走!”

江無眠麵無表情看著十四王妃離去,嘴角一扯,微微坐直身子道:“王妃切記禍從口出,小心一語成讖。”

十四王妃當即停下腳步,轉過頭衝到江無眠跟前!

“你什麼意思,是在咒本王妃嗎!”

她氣得就想上前撕爛江無眠的嘴。

江無眠看著隻是笑笑,站起身走到她身側,緩緩地道:“十四王妃還不知道吧,你前幾日在王宮花園,推了我下水……”

十四王妃一聽就怒火中燒,指著江無眠的鼻子!

“你胡說八道!本王妃何時做過了!”妃接過,親自騎上大馬準備去給兒子擦擦汗。獵場上刀劍無眼,旁的王妃根本不敢隨行,彆說是這般穿著戎裝上陣了,隻有她,從年少時就隨同西漠王騎馬射箭,也因此,她才能成為西漠王眼中的唯一。當然,便是有那等子騎術高湛,更會射箭的妃子,也會被三王妃提前扼殺在搖籃裡……“謝過母妃。”耶律澈接過帕子,正準備擦臉,驀地一愣。不僅是他,連那邊狩獵中的西漠王也轉過頭來。“什麼聲音?”三王妃皺眉。隻聽一曲悠揚的腔調從後方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