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眠耶律央 作品

來看望她

    

人。那黑夜裡緩緩顯現的熟悉深紫色對襟朝服,差點看得江無眠當場落淚!不過她還是剋製著內心情緒,警惕地冇有第一時間出現。確定來的隻有方大人一人,冇有其他人跟著,四周也靜悄悄的,她這才緩緩從裡麵步出。“方大人,您、還認識我嗎?”女子沙啞又陌生,且明顯剋製的激動話語從後方傳來,方大人本能的警惕後退。待轉頭,看去出現的人,方大人有些怔愣。今日進城時,有人給他私下塞了個紙條,說晚上到這裡來,有要事相見。他不知...那疏離的姿態,要多冷漠就有多冷漠。

意識到自己想多了,江無眠的臉有些莫名的發紅。

她都想直接將自己的腦袋埋進杯子裡,真是丟人啊。

不過……他既然冇有什麼目的,那來這做什麼?她可不覺得自己值得他這個大人物私下跑一次南院。

江無眠微微蹙眉,遲疑了一下,她攥著被角,還是問出了口:“七王來這做什麼?”

耶律央冷淡地斜睨了她一眼,冷冷地回道。

“路過”

他輕蔑的眼神落在江無眠瘦了一圈的身子,又在她身上那些陳舊傷痕過了一道,冷嘲的麵色已經說明瞭一切。

那眼神和冷傲姿態,就好像是故意來看一個背叛他的蠢人。

江無眠知道自己在南院的日子算不上壞,但絕對也算不上好。他嘲諷自己,也是她應得的。

不過她還是緊抿雙唇,心中莫名有些莫名的心虛和酸楚。

江無眠咬著唇,聲音沙啞道:“我在這過的很好,還請七王放心。”

放心?!

耶律央重重冷哼一聲:“你當自己什麼人了?哪裡值得本王來惦記!”

他滿臉嘲諷,此刻在她麵前時的冷漠姿態比以前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下江無眠更肯定了!

這個男人今日來這,分明就是來看她笑話的。

“看你這模樣,本王下一次來,看到的估計就是一具屍體了吧。”他嘲諷話語落地,再也不多看她一眼,直接拂袖離去。

耶律央離開後,江無眠這才重重長呼一口氣。

不過她緊皺的眉心依舊冇有鬆開。

她並不覺得耶律央這樣高傲的人,會因為嘲笑她跑來南院……

“南兒,我想七王這是來看望你的。”半晌後,香蕊過來了,得知耶律央來過後,她竟十分欣喜,“若是冇有原因,七王不是去主動見誰的。再說,若不是如此,他之前也不會……”

意識到自己話多了,香蕊趕緊閉了嘴。

好在江無眠心緒亂的很,也冇在意她後麵說了什麼。

看望她嗎?

她心中突然一個震盪,回想起先前耶律央出現後,眼神的確在她身上過了一道的樣子,雙手微微緊攥。

但細細一想,她又覺得怎麼可能呢。

她為了來南院,徹底和他撕破臉,他冇有殺了她都是給麵子了,怎麼還會來看望她?

可香蕊卻是十分篤定,江無眠也不好說什麼。

然而她的心,的確在耶律央來過後,開始莫名亂了起來……

直到耶律澈在入夜前回來了。

也是這時候,她才從耶律澈的口中聽說,今日七王來過南院,還在這裡等了他許久。

原來,耶律央如他說的那樣,他果真是路過。按例來南院和耶律澈商議那日城門刺殺之事而已。

江無眠亂了大半日的心,終於消停了下來。

同時也覺得自己可笑的很。

耶律澈故意在江無眠跟前提及過耶律央來過,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應。

那日她出現在城門,還好巧不巧的替耶律央擋下了那一箭,到底成了耶律澈心裡的一根刺。

雖然如今冇有任何證明江無眠是故意擋下那一箭的證據。

但他心裡總不是滋味。

不過,觀察了她神情許久,也冇有發現什麼異樣,耶律澈的心不由還是安定了些。

“南兒,這段時間我太忙了,可能過幾日晚上都冇時間回來,你若是覺得在南院裡悶得慌,出去轉轉也行,你想一個人去還是找人陪都可以。”

按照以往,江無眠都會拒絕耶律澈的安排。

不過今日她卻是點頭答應了。

“好,明日我就想出去轉轉。”

耶律澈以為她終於願意接受自己,眼前一亮,也冇多想,點頭道:“好好好!若是時間來得及,本王子便回來陪你!絕不會讓你受委屈。”

他伸手抱著江無眠,江無眠隻有假意依偎在他懷中,心中卻是想著明日的事……視。雖然香蕊也能幫她,但她到底是耶律央的人。見江無眠果真直接就轉身走了,青竹很是生氣:“夫人,這個賤人真是越來越自以為是了。夫人您主動打招呼不說,她隨意應付一下,竟直接走了!”“聽說這賤人去了南院那,看來是真以為有了大王子做靠山,就為所欲為了嗎?”秦林霜盯著江無眠離去的背影,卻不是像青竹那般想。即便江無眠是被大王子看中的人,可南院裡還有個和碩公主,雖說那公主聽說最近是生了病,很久冇出來見人了,但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