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大仙兒 作品

第1章 死狗迎親

    

來辱?做夢!很快,門口的傳到了大門裡麵,管家福安怕顧青辭這個傻子鬧事連忙開門出來。沒想到剛開門他就看到顧青辭走向那隻死狗,福安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圍觀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準備看顧青辭犯蠢。此時,顧青辭卻慢悠悠地從袖袋拿出一銀簪,然後利落地紮進了狗的胃裡。隨即顧青辭高舉銀簪,故意笑瞇瞇說道:“真好玩兒!這銀簪還會變黑!”瞬間,人群裡一下子炸了。“有毒啊!原來狗是被毒死的!”“不會吧?誰做的啊!”...初春,太子府門**竹連連、鑼鼓喧天,圍觀百姓個個都長了脖子等著看好戲。

今日太子迎娶,本是舉國歡慶的大日子,可卻因太子妃的份而了全城茶餘飯後的大笑話。

誰不知道護國大將軍的孫兒顧青辭是個十足的花癡蠢貨,要不是仗著老將軍的戰功怎能求得賜婚嫁進太子府?

砰地一聲,花轎落了地,眾人的視線紛紛聚集到太子府的門口。

可吉時都快過了,這扇門還遲遲沒靜。

正在百姓議論紛紛的時候,吱呀一聲,大門開了。

可任誰也沒想到,出來的竟然是個提了條死狗的小廝。

“太子殿下有令,迎娶太子妃的吉時府裡居然死了條狗,此乃不祥之兆,對北晉國運有損,請回吧!”

說完,小廝把死狗扔在花轎門口就跑回去關了大門。

隨即太子府門口響起一陣笑。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頭回看到門都進不去的新娘子,出來迎親的居然是條死狗!”

“我就說嘛!傻子還想嫁給太子?癩蛤蟆想吃天鵝吧!”

“噓……小點聲!”

“怕什麼,還不是這傻子自不量力,這婚事早就是滿城皆知的笑話了!”

……

送親的隊伍一下子了。

站在花轎旁的陪嫁丫鬟凝香眼

睛轉了轉,然後咳了一聲,“太子殿下有令,趕把人送回去!”

轎夫連忙抬起轎子,不得立馬把燙手的山芋丟回去。

“慢著!”中氣十足的一記聲響起,下了嘈雜的喧嘩聲。

凝香和轎夫都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是轎子裡傳出來的聲音。

凝香隻當是那個傻子大小姐又要哭鬧,哄一下就行了,於是笑瞇瞇地湊到轎子門口。

“大小姐,殿下是怕死狗對大婚不吉利,這是關心您呢,咱們回家,到時候太子殿下一定親自來接您呢!”

花轎裡久久沒有回應。

凝香莫名覺得頭皮發麻,以往這個傻子不是哄兩句就笑嘻嘻地答應了嗎?

瑟瑟發抖地手要去挑花轎簾子,可還不等挑開簾子就被冷不丁地抓住了手腕。

“哎喲……”凝香隻覺得手腕一陣痠疼,然後不控製地癱在了花轎前。

這時,一抹紅的影踩著癱在地上的凝香走出了花轎。

看到新娘子自己走出花轎,兩旁圍觀的百姓都瞪大了眼睛。

雖然有蓋頭遮著看不清臉,可新娘子腰得筆直,不聲不響間自有一番清傲的氣勢。

死一般的寂靜中有人喊了聲:“喲!別是顧家那大傻子了刺激發瘋了!”

圍觀的百姓這才一

一反應過來,他們剛剛居然被一個傻子震懾住了,分明傻子還是那個傻子!

“就是!哪個新娘子會自己下花轎?丟死人了!”

“護國大將軍真是倒了十八輩子黴纔有這麼丟人現眼的孫兒奧!”

……

紅蓋頭下,顧青辭那張素凈卻難掩絕的臉上滿是無語,角浮起一抹諷笑。

三天前,製毒時出意外,睜開眼竟了北晉護國大將軍的孫兒、待嫁的準太子妃。

本以為穿一個傻子大小姐倒也樂得自在,誰知道周圍全是虎豹豺狼。

大婚之日就有人想讓進不了門當眾出醜,還要給冠上一個擾國運的帽子。

可惜,已經不是那個任人欺辱的傻子,把當柿子?那就要看這些人的手到底有多**!

這時候顧青辭還蓋著蓋頭,隻能依稀看到花轎旁的死狗,剛剛在花轎裡就聞到了從那個方向飄過來的味道。

不過是最普通的毒藥而已,這個金牌毒醫鼻子一聞就能辨別。

毒死一條狗就來辱?做夢!

很快,門口的傳到了大門裡麵,管家福安怕顧青辭這個傻子鬧事連忙開門出來。

沒想到剛開門他就看到顧青辭走向那隻死狗,福安不屑地嗤笑了一聲。

圍觀的人都屏住了

呼吸,瞪大眼睛準備看顧青辭犯蠢。

此時,顧青辭卻慢悠悠地從袖袋拿出一銀簪,然後利落地紮進了狗的胃裡。

隨即顧青辭高舉銀簪,故意笑瞇瞇說道:“真好玩兒!這銀簪還會變黑!”

瞬間,人群裡一下子炸了。

“有毒啊!原來狗是被毒死的!”

“不會吧?誰做的啊!”

……

管家福安臉一變,這到底怎麼回事?顧家那個蠢貨怎麼會拿銀簪驗毒?

他嚇得不輕,但還是安自己是那蠢貨誤打誤撞,於是大聲喊道:“顧大小姐不清醒了!來人!趕送顧大小姐回……”

他話還沒說完就覺嚨一陣刺痛,然後怎麼都說不出話來了!

顧青辭收回撒藥的手,然後聲音一變,完全沒有之前的傻氣,反而著寒意。

“今天是太子府大喜的日子,你居然敢毒死府裡的狗來詛咒太子?你這是給皇家潑臟水!”

聞到了福安上也有同樣的藥味,這狗必定是他毒死的。

這時候福安臉都嚇白了,他想開口辯解可怎麼都說不出話,於是他抬腳就往回跑。

顧青辭眉頭擰了一下,正糾結要不要不顧形象抓住他,沒想到跑到門口的福安突然跪了下來。

顧青辭的視線敏銳地捕捉到他膝蓋旁的小石子

心裡一,所以是附近有人在做手腳?

來不及想是誰做的了,反正送上門的,不用白不用。

於是眼睛一轉,顧青辭喊道:“太子府管家藐視皇威罪大惡極,現在已經認罪,我替太子清理門戶,來人,把這個刁奴抓起來!”

圍觀人群一陣倒吸涼氣,全都僵在原地。

趕來的太子府侍衛也看傻了,誰能想到一個傻子居然要抓太子的心腹管家?

顧青辭看他們不手,於是大喊道:“不手?那你們就是包庇罪犯……看來你們都是同黨!”

大庭廣眾之下,藐視皇威的罪名誰敢沾?一群侍衛立馬把說不出話的福安捆了起來。

門口總算清凈了,顧青辭也不客氣,開口道:“還不趕清理門口,今日可是大喜的日子!”

說完顧青辭抬腳就要進門。

就在圍觀人群一陣唏噓的時候,突然一記影撲了過來!

顧青辭被撞得猝不及防,低頭一看竟然是剛剛癱在地上的陪嫁丫鬟凝香。

剛剛在轎子裡對凝香沒下狠手,誰知道這人居然這時候撲過來。

而此時,凝香的眼睛虛閃了一下,抱住顧青辭的就放聲大哭。

“大小姐!您不能帶刀進府啊……刺殺太子是滅九族的大罪!奴婢死也不能讓您做傻事!”

(本章完)氣,反而著寒意。“今天是太子府大喜的日子,你居然敢毒死府裡的狗來詛咒太子?你這是給皇家潑臟水!”聞到了福安上也有同樣的藥味,這狗必定是他毒死的。這時候福安臉都嚇白了,他想開口辯解可怎麼都說不出話,於是他抬腳就往回跑。顧青辭眉頭擰了一下,正糾結要不要不顧形象抓住他,沒想到跑到門口的福安突然跪了下來。顧青辭的視線敏銳地捕捉到他膝蓋旁的小石子心裡一,所以是附近有人在做手腳?來不及想是誰做的了,反正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