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凡 作品

第一章 重回少年

    

還回來。」「還有林家,上一世你們將我和母親猶如喪家之犬一般趕出林家,這一世,我要你們高攀不起。」「周家,周天華,這一切都是你在幕後指使,這一世重活回來,我要用你們整個周家償還。」「債償!」林峰陡然間彷彿換了個人一樣,雙目之中,出一道道淩厲的鋒芒。上一世,婉容在含恨自殺之後,他在好朋友的鼓勵下,發圖強,為的就是可以擁有摧毀崔家的實力,可惜的是,最後他雖然做到了,那時卻才知道,崔永順不過是周天華的一顆...東華名郡,東安市極為奢華的高階別墅區之一。

一棟獨立的三層別墅,林峰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瞪大眼睛,張大,盯著周圍的一切,臉大變。

「婉容,銅山,崔永順……」

沒有人知道,他的心中,究竟掀起怎樣的驚濤駭浪!

「張小姐,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崔老闆的錢,我銅山收了,今天的事自然要為崔老闆辦的妥妥噹噹,漂漂亮亮。」

「你和崔老闆的合同上,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不能履約,便用星河集團的份做抵押。」

「當然,如果你願意答應崔老闆的條件,用自己的作為換的話,星河集團依舊屬於你張小姐。」

銅山直直的盯著張婉容一不,眼神之中,儘是貪婪的**。

果然不愧是東安第一總裁,無論是樣貌還是材,都是造主最完的產。白皙的,前後凸起的關鍵部位,以及那一雙修長而又不失的雙,隻是一眼,便能勾任何一個正常男人心頭最為蠢蠢的火焰。

隻是可惜了這麼一個大,卻嫁給了林峰這個隻會花天酒地的林家棄。

「怎麼回事?渡天劫失敗明明應該灰飛煙滅的,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銅山冷的聲音,在林峰腦海中猶如炸一般,他緩過神來,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曾經在腦海中塵封已久的記憶。

崔永順是婉容父親的好兄弟,所以婉容才會放心將份低價抵押給了崔氏集團,換取資金收購昌盛集團。

可惜的是,收購的過程中,公司部被人搞鬼出現變故,導致整個收購計劃功虧一簣。

今天,是份抵押的最後期限,按照合約,如果不能如期償還借款,隻能用份抵償。

「沒想到渡劫失敗,竟然又重回了年時代!」

「還好是重生在今天,不然的話,接下來婉容隻能是被無奈的簽了這份協議,然後偌大一個星河集團被崔家完全吞併。」

林峰記得很清楚,就在今天,這些人便會迫婉容把份轉讓協議簽了,然後家裡偌大的產業被很快便被眼前的崔永順吞併,之後婉容含恨自殺。

「卑劣的崔家,上一世你們是如何吞併婉容母親留給唯一寄託的星河集團,最終讓婉容含恨自殺的,這一世我會讓你們統統還回來。」

「還有林家,上一世你們將我和母親猶如喪家之犬一般趕出林家,這一世,我要你們高攀不起。」

「周家,周天華,這一切都是你在幕後指使,這一世重活回來,我要用你們整個周家償還。」

「債償!」

林峰陡然間彷彿換了個人一樣,雙目之中,出一道道淩厲的鋒芒。

上一世,婉容在含恨自殺之後,他在好朋友的鼓勵下,發圖強,為的就是可以擁有摧毀崔家的實力,可惜的是,最後他雖然做到了,那時卻才知道,崔永順不過是周天華的一顆棋子而已。

就連婉容公司部的問題,也是周天華計劃中的一環,為的便是將婉容絕境,企圖達到自己的目的,隻是周天華怎麼也沒想到,倔強的婉容,最終選擇用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而他拚盡一切想要殺了周天華為婉容報仇,最後卻計劃失敗被抓,如果不是被雲遊諸天萬界的長古帝尊救下帶回九重天界,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

片刻之後,淩厲的眼神放緩,林峰收回思緒開始起的變化,原本彭波的仙元,幾乎已經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隻剩下些許不足九牛一的殘留,就連號稱九重天上的最強神魂也幾乎消失殆盡,不過還好九重天千年修行的記憶,倒是歷歷在目。

「還好有這些記憶在,重新修鍊起來也方便許多。」

「上一世急於求,以至於基不穩,心魔在天劫中橫生,消道損,這一世,絕對不會再讓這些事重現。」

「這一世,我林峰要一步一個腳印,就無上大道。」

九重天上一年,地上一日,到了帝尊之境,便可以撕開空間通道,隨意往返與九重天界與地球之間。

從被長古帝尊帶走,不過短短千年的時間,為了早日回到地球報仇的林峰,便從一介凡人修鍊到仙帝境界,為九重天上,僅次於三大帝尊的存在,並且被稱為九重天近幾個紀元來,最有機會衝擊帝尊之境仙帝。

可惜的是,瘋狂修鍊急於求的後果便是基不穩,心魔橫生,以至於在進階帝尊的天劫中,心魔作祟,消道損。

「婉容,對不起。」林峰滿臉歉意,這句話在心頭足足憋了千年。

目落在張婉容的上,那張悉而又陌生的麵孔更加清晰的映眼簾,林峰失神的呆愣在了那裡,一不,就那麼直直的盯著張婉容,彷彿要將這個人從頭到腳每一的廓,都烙印在雙目之中。

上一世的瘋狂修鍊,不正是為了早日重回地球照顧孤苦伶仃的母親,為婉容報仇,現在雖然渡劫失敗,但是換個方式回來,其實更好。最起碼重生到一切的厄運發生之前,給了他可以逆轉前世命運的時間,彌補前世的憾。

攥拳頭,林峰在心底發誓,「這一世,有我在,決不會再讓你到一一毫的委屈!」

修鍊千年之後重回年,這一世,絕不再留憾。

「沒事,這又不是你的錯。」張婉容很詫異,自己這個有名無實的丈夫一直很紈絝,未曾想到,這樣一個人居然會說出那樣一番話來。

哪裡會知道,林峰這樣一聲對不起,包含了太多太多複雜的,畢竟眼前的林峰,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是印象中的那個紈絝大。

「放心,有我在,誰都不能將星河集團拿走。」

林峰一字一字,擲地有聲。了林峰這個隻會花天酒地的林家棄。「怎麼回事?渡天劫失敗明明應該灰飛煙滅的,可現在是怎麼回事?」銅山冷的聲音,在林峰腦海中猶如炸一般,他緩過神來,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曾經在腦海中塵封已久的記憶。崔永順是婉容父親的好兄弟,所以婉容才會放心將份低價抵押給了崔氏集團,換取資金收購昌盛集團。可惜的是,收購的過程中,公司部被人搞鬼出現變故,導致整個收購計劃功虧一簣。今天,是份抵押的最後期限,按照合約,如果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