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蘇蘇 作品

第一章 鳳凰涅盤

    

…皇上知道嗎?”其中有一個尖細的聲音答道:“娘娘,您可別為難奴才了吧,安安心心去了讓咱們大家都安生纔是上策,您也可以點苦,不是嗎?”子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告訴我!”突然發了狠:“唐淩他知不知道?”那太監啐了一口,上前一腳踹在子的心窩上:“呸,你算個什麼東西?皇上的名字你也配?”被踹的咳出了幾口,麵如白紙,說話也斷斷續續:“王全……我待你不薄,你這般對本宮,良心可會痛?”被王全的太監滿臉鄙夷:...初寒冬,一場大雪覆蓋了整個大京,大雪整整下了三天才停。湖中冰凍三尺寒。天地間隻剩下白,唯有湖中央有幾個人影。

遠叢林裡,子被強迫跪倒在地。若是此時的眼睛還在,那眼神必定恨煞眾人,而此時有的隻是兩個窟窿。

抖著道:“你們這樣……皇上知道嗎?”

其中有一個尖細的聲音答道:“娘娘,您可別為難奴才了吧,安安心心去了讓咱們大家都安生纔是上策,您也可以點苦,不是嗎?”

子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告訴我!”突然發了狠:“唐淩他知不知道?”

那太監啐了一口,上前一腳踹在子的心窩上:“呸,你算個什麼東西?皇上的名字你也配?”

被踹的咳出了幾口,麵如白紙,說話也斷斷續續:“王全……我待你不薄,你這般對本宮,良心可會痛?”

被王全的太監滿臉鄙夷:“奴才您一聲娘娘你就真把自己當娘娘了?這大宣真正的主人是您的姐姐,皇後孃娘!”

突然失聲笑道:“皇後?”

王全輕笑了一聲,那聲音尖細的厲害:“是啊,明日就是皇後孃孃的冊封大典了,被封的正是您的姐姐,萱妃娘娘。”

頓時如抖篩,呼吸也沉重了起來:“你……你說的可是真的?”

王全不屑的看了一眼:“是不是真的你也看不到了,好好的去死吧!”

地上的子突然向聲音的來源撲了過去,王全也沒想到會突然過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子在他上發狠的咬了起來。

他疼的直罵娘,幾個太監合力才把拉了下來。待幾個太監把按住後,王全才力的上前踹了幾腳,直到子奄奄一息,他才住了腳。命人塞住了的,把扔進了麻袋。

王全一臉嫌棄的看著麻袋:“把裝好,一會抬過來。”

遠的冰麵上幾個穿太監服的男人在挖冰坑。十米開外停著一頂轎。

“娘娘,挖好了。”其中一人討好的跑到轎旁一臉奉承之意。

過了好一會,轎才傳來哈欠聲:“扔下去吧。”

小太監應了聲招呼了抬麻袋的兩個小太監就往冰坑去。

路過轎的時候轎的子突然住了王全。

“好歹也是本宮的親妹妹,看在將死的份上,把袋子開啟,本宮瞧最後一眼。”子的聲音過簾悠悠的傳來,在如此冷峻的天氣裡更顯涼薄。

幾個小太監開啟麻袋,袋子裡的子渾都是,上穿的服已經分不出到底是什麼了。

“喲?妹妹這是怎麼了?”一隻纖纖玉手掀開了簾子,看著冰麵上那一團的,眼裡都是得意之。

“葉若萱!”地上的子本已奄奄一息,待聽到這聲音頓時,還是忍不住了起來。此時的聲音暗暗啞啞,活像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夫人。

“涵兒怎麼回事?這才幾天沒見,連姐姐也不會了?”葉若萱嗔道。

地上的子艱難地冷笑了一聲,若不是這個好姐姐,的眼睛怎麼會沒了呢,還有這些昔日上趕著結的奴才,又怎麼敢騎在頭上?

葉若萱輕嘆了口氣:“妹妹別怪姐姐狠心,本宮還是很仁慈的,立馬就送你去見大哥和你母親,讓你們一家三口團聚。啊不對,是四口,還有沐兒呢。”

覺得心口一痛:“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若萱輕笑了一聲:“字麵上的意思呀!”

字麵上的意思……大哥,母親,沐兒,他們……

葉若涵心口鈍痛,幾乎不上氣,黑的雙眼卻流不出一滴眼淚,恨啊!

葉若萱看著葉若涵那副悲痛的樣子心中大悅:“不妨再告訴你,小楓那死丫頭發現了本宮當初在你那保胎藥裡下的東西,本宮隻好弄死了。”

“這些事……唐淩可有參與的份?”抖著開口。

子輕笑了一下:“你說呢?”

這般,也算是預設了吧,葉若涵心中悲愴,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葉若萱,我詛咒你不得好死,唐淩也不得好死,下輩子我要你們債償!”

葉若萱一臉嫌棄:“扔下去!”

幾個太監合力把扔下了冰窟。

“葉若萱……不,不得好死!”麻袋裡時不時的傳來子悠悠的詛咒聲。

冰麵上站著的人個個冷眼相待,看了看冰坑都不得早些死。大冷的天他們造什麼孽才能來置這個瘟神。

轎的子一華服,將整個臉在了狐裘裡。唯有一雙眼睛在外麵。

纖細的眼尾微微向上,眼睛一轉就有一自帶的。邊跪著小丫鬟在幫。突然皺了皺好看的眉頭,眉眼中的添了幾分戾氣。

一腳踢開那丫鬟:“蠢東西,輕著點!本宮的是木頭嗎?這麼用力是想疼死本宮是不是?”

小丫鬟立馬了頭跪好求饒,眼中的水汽也凝結了起來:“娘娘饒命。奴婢該死。”

子轉頭看了看湖麵,輕笑:“罷了,本宮今日心好,饒你一命,你快去問問王全那賤人死了沒有。”

小丫鬟連眼淚都來不及就跑了出去。微微了口氣小丫鬟開口詢問道:“王公公,娘娘讓我來問問靜……賤人死了沒有?”

王全點了點頭,示意眾人將麻袋拉上來。開啟麻袋口,裡麵的子已經麵目全非,雙眼已是兩個窟窿,依稀可以看出子的表十分的痛苦。

“勞煩姑娘轉告娘娘,已經氣息全無了。”

小丫鬟點了點頭,轉之前悄悄瞄了一眼麻袋裡的子。隻一眼全的汗就立了起來。幾乎是一路抖著跑回了轎。

哆嗦的跪下結結道:“娘娘,靜妃娘娘已經氣息全無了。”

子角的笑意漸發的深了起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小丫鬟張了張口,言又止,最終還是問道:“娘娘。靜妃娘娘……”

子不悅的看了一眼,出整張臉來,掌大的小無暇臉蛋,一對柳眉彎彎似月牙。一張櫻桃小紅潤。

隻見朱輕啟:“閉!以後不許再提這個賤人!”

小丫鬟咬了咬,抖著說了句是。

眾人都走了,隻餘下子那一屍在寒風中漸漸冷卻,僵。息,待聽到這聲音頓時,還是忍不住了起來。此時的聲音暗暗啞啞,活像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夫人。“涵兒怎麼回事?這才幾天沒見,連姐姐也不會了?”葉若萱嗔道。地上的子艱難地冷笑了一聲,若不是這個好姐姐,的眼睛怎麼會沒了呢,還有這些昔日上趕著結的奴才,又怎麼敢騎在頭上?葉若萱輕嘆了口氣:“妹妹別怪姐姐狠心,本宮還是很仁慈的,立馬就送你去見大哥和你母親,讓你們一家三口團聚。啊不對,是四口,還有沐兒呢。”覺得心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