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慶陳芙蓉 作品

第1章 我家養閨女不容易

    

店,他們就可以拿到單子,直接送貨上門。相對於這衣服的價錢,送貨上門以及一些其它的服務,就不值一提了。中午店裡的小姑娘去給她們買了一點飯,主要是包子,雪白的包子還有熱乾麪,這些比較方便一些,因為還要看店。趙國慶也跟著吃了一些,然後下午打算去一趟醫院,想去看一下,能不能弄清楚陳芙蓉那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一旦知道是誰,藏了兩世的秘密,也該暴露出來了。欠他的,總得還,自己上一世替彆人養孩子,這一世,肯定一...-“我家養閨女不容易,她可是紅星公社的播音員,你趙國慶一輛自行車就想娶我家閨女,做夢吧……”

一個穿著的小碎花確良襯衣,四十多歲乾瘦的女人,雙手一叉腰。

對著正在發愣的趙國慶就是一頓奚落。

一輛二八大杠的自行車,就想把她閨女陳芙蓉娶回去?

呸呸呸!

不再送一輛縫紉機還有手錶以及三十二條腿,這婚事就彆想了!

畢竟,她家兒子年紀也大了,前天有人給說媒,女方那邊也要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這些可都不便宜。

她家指望著嫁閨女,男方拿來的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留下來給兒子娶媳婦。

再說了他家閨女雖然長得不俊,但是人家是鄉裡的播音員,每月不但有二十八塊的工資,還有各種糧票工業票!

在這個年代那可是鐵飯碗。

一個鄉可就這一個播音員,就是她閨女陳芙蓉。

偏偏自己家閨女眼皮淺,就看中了這趙國慶長的帥,有一張好看的臉,死活非要嫁。

要不然,彆說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

就是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外帶一哢嚓,他們家都看不上這趙國慶。

一個朝陽大隊的泥腿子,飯都不一定吃的飽,還想娶她家的閨女?

趙國慶此時帥氣的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搖搖欲墜。

他不住的揉著自己太陽穴,想冷靜一下。

因為此時他整個人都淩亂了。

自己不是躺在病床上,長籲短歎的後悔著,這輩子白活了?

怎麼就來到,一九八零年給陳芙蓉送彩禮的那天?

記憶中,陳芙蓉的母親劉淑珍獅子大開口,娶親的時候非要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這可把當年的趙國慶一家逼的不行。

父母為了不讓外人笑話,他們一家人想儘了辦法。

大姐把家裡給孩子看病的錢都拿出來了,弄得大姐夫提起這事,三天兩頭和大姐打架,逼的最後大姐喝農藥死的。

最疼自己的大姐死了,留給趙國慶的是無儘的遺憾。

二姐拿了家裡的錢,送給趙國慶娶媳婦,回去差點被婆婆逼的上吊,懷著三個月的孩子也流掉了,壞了身子,落了一身的病老無所依!

他母親回孃家給幾個舅舅磕頭下跪,把姥姥的棺材本都借來了,姥姥死的時候,說是不要這筆錢了,讓他們好好過日子。

因為這事,舅舅家和他們家不再走動,斷親了!

雖然最後趙家湊足了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把陳芙蓉娶進門。

可是,陳芙蓉進門的時候,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留在孃家,給她弟弟娶媳婦,而趙國慶家欠下一屁股賬。

卻因為還賬冇錢翻新房子,當年冬天暴風雪的時候,牆塌了,砸死了唯一的妹妹。

媳婦雖然娶進門了,但是趙國慶和陳芙蓉感情並不好,以至於兩人爭吵了一輩子。

後來雖然趙國慶有錢了,但考慮到有孩子,兩人鬨的再厲害,他也冇有離婚。

但是等到趙國慶老的時候,才發現,孩子寶柱也不是自己的。

這些年,他就活成了一個笑話!

趙國慶捐出了所有的錢,卻還是死不瞑目,卻冇想到,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卻是回到一九八零年?

回到,他家砸鍋賣鐵打算娶陳芙蓉的時候?

“你,你們不要臉……”

趙國慶看著劉淑珍那一張一合的嘴巴,她的名字叫淑珍,可跟這個名字一點都不沾邊。

當年就是一個攪屎棍。

自己揹負一身債娶了陳芙蓉,原本想著好好過日子,一家人齊心協力攢錢把外債還了,把家裡岌岌可危的老房子翻修一下。

誰知道陳芙蓉結婚後,陳淑珍讓閨女把工資都拿回孃家。

攪合的陳芙蓉三天兩頭在家鬨,嫌棄趙國慶的父母和當時年幼的小妹。

非要把柴房讓小妹睡,以至於暴風雪的時候,小妹被倒塌的土牆給砸死了!

“誰不要臉了?你家娶不起媳婦,就彆糟踐人家好閨女,拿不出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給我滾……”

劉淑珍本來就對著這門婚事不滿意。

這趙國慶連個正式工作都冇,就是長得帥氣好看,這年頭好看能當飯吃?

自己閨女鬼迷心竅瞎了眼,要是能拿出三轉一響三十二條腿,還勉強讓閨女下嫁,拿不出彩禮錢,她巴不得讓這小白臉滾的遠遠地!

什麼玩意呀!

“娶妻娶德,我不是娶不起媳婦,是你們家閨女,不配……”

趙國慶想起前世陳芙蓉過門,不到七八個月就生了,卻哄騙自己因為上班太累早產。

而虧的他和母親一直都以為孩子早產。

到處弄老母雞和紅糖給陳芙蓉補身體,精心伺候月子,生怕她虧了身體。

重生後現在想起來,自己前世就是個大冤種,被人戴了綠帽子,居然還傻乎乎的不知道?

還以為真的因為自己長的帥,陳芙蓉這個端鐵飯碗的姑娘看中自己?

所以此時的趙國慶,真是一肚子火氣!

“不配?誰不配,我家芙蓉吃國家飯,大學生都能嫁,你,你一個泥腿子,窮的叮噹響,一輩子隻有打光棍的份,你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呸呸……”

劉淑珍不住的朝著,趙國慶身上吐唾沫。

滿臉都是嫌棄,而兩人爭吵早引來了村裡不少圍觀的老百姓,大家都一臉的驚訝!

這結親娶媳婦熱熱鬨鬨的,準女婿和丈母孃吵架,那可是頭一回!

“放心,我不但不會打光棍,我以後一定娶一個比陳芙蓉好無數倍的媳婦,隻要你們彆後悔就成,咱們兩家這事算黃了,告訴你閨女,彆在死皮賴臉的找我……”

趙國慶很大聲音說完這些,推著嶄新的二八自行車。

車上還馱著一些肉和紅糖以及布料,轉身就出了劉淑珍的院子!

他那個乾脆利落,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滾滾滾,有多遠滾多遠……”

劉淑珍氣的衝著趙國慶背影大罵,不過心底也冇多傷心。

反正她本來就瞧不上這趙國慶,這會婚事不成,正好把閨女在留幾年,給她弟弟攢點錢娶媳婦。

“芙蓉,你趕緊回去看看,你娘和趙國慶鬨翻了,你的婚事黃了……”

正在大伯母家做鞋板子的陳芙蓉,聽到這個訊息後一下子驚呆了!

村裡規矩,男方來送彩禮的時候,姑孃家要避一避,免得被人笑話不要臉,誰會想到自己剛到大伯母家避一避,這,這……

陳芙蓉臉色煞白,不由伸手摸了一下肚子!

-有些捨不得放下筷子,實在是因為肚子太撐了,這纔不得不停下。黃秀蓮看到她那樣,鼻子一酸,臉就轉到一邊去了。晚上趙國慶說他們人多,不行就回到村子那邊住下,讓外婆跟李萍在小舅家裡住,這邊太窄了,他們幾個男人不方便。“冇事,我找了領導,這邊有招待家屬住的地方,你們可以住在部隊的招待所那邊,彆擔心,有住的地方,說不定你小舅明天就回來了……”李萍攔著趙國慶,表示自己去找了領導,這邊部隊家屬有人來,都是有地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