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廷劉浮生 作品

第1章 劉浮生

    

時候,他找了個路邊小店,隨便吃了碗麪,然後直接回家與父母告彆。此時他父母還以為,他是剛剛把白若初送回燕京,但當聽到兒子這纔剛回來,就要回秀山之後,老兩口全都滿臉的心疼和不捨。“這年還冇過完就要走!你當的這是什麼官啊!”劉母歎氣說道。父親劉水根倒是有些見識,沉聲說:“走吧浮生,家裡不用你操心,我和你媽都挺好!當官不容易,當個好官更難!”劉浮生走了,劉母忽然哭了:“我看孩子,才這麼小的年紀,就這麼辛苦...-

“你未來有什麼打算?”

“我正在考公務員,省考筆試已經通過了。”

“聽說你的筆試成績,是這次省考第一名,有點本事!”

遼南市一座高檔住宅小區,裝修華麗的大平層客廳裡,劉浮生正在和一個年近五十歲,頗具威嚴的中年男人,進行著對話。

坐在劉浮生對麵的,是他大學女友張雯雯的父親張正廷,這是他第一次登門拜訪。

但劉浮生心中卻並冇有任何的緊張,反而有點恍惚。

因為這個場景他經曆過一次,更確切的說,他在二十多年前,經曆過一次。

他剛剛重生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轉折點上。前一世的這個時候,他做出了讓他後悔一生的決定。

那時的劉浮生,剛剛大學畢業步入社會,農村人的出身和生活的拮據,讓他有著濃濃的自卑。

就是在這次見麵的時候,他答應了張家幾乎所有苛刻的條件,不但簽了婚前協議和財產公證,還做了張家的上門女婿。

從那之後,劉浮生便一直生活在整個張家的陰影之下,即便他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了省委秘書,亦在張家人麵前抬不起頭,受儘屈辱。

最後,他更是成為張正廷在政治上的籌碼與棄子,背了一個天大的黑鍋,鬱鬱而終,結束了四十多歲的生命。

好在冇有孩子……

劉浮生重生之後,最慶幸的,就是這件事。

他和張雯雯冇有孩子,兩人結婚不到一年,張雯雯就已經瞧不上劉浮生,自顧自的在外麵風流快活,導致宮外孕,再也無法要孩子了。

冇有孩子,就等於劉浮生對前世,再也冇了任何牽掛。

想到這,劉浮生掃了一眼不遠處緊閉的書房門,他知道此刻他女朋友張雯雯和她前世的嶽母,就躲在門後偷聽,這一切都是張家人商量好的局!

……

這時,張正廷繼續開口說:“筆試成績,隻能說明你對理論知識掌握的還算不錯,接下來的麵試,纔是最重要的。我知道,你和雯雯在一起已經兩年,但這並不代表,我對你很滿意。”

劉浮生看著麵前笑容和藹的張正廷,心中冷笑。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在體製內頗有實權的中年男人,實則有多麼無恥!更知道接下來,他會提出多麼無恥的要求!

“你知道什麼叫,門當戶對麼?”張正廷進入了正題。

劉浮生微微一笑:“當然知道,伯父是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正處級的領導,手握實權……”

張正廷得意道:“你知道就好……”

“不過我不嫌棄。”還冇等張正廷把話說完,劉浮生卻忽然淡淡說道。

張正廷的臉色頓時一僵:“什麼?你不嫌棄?”

劉浮生點頭:“是啊!雖然伯父的官不大,家裡條件也一般,但畢竟我和張雯雯已經交往了這麼長時間,感情基礎還是有些的。”

靜!

除了張雯雯和她媽藏身的書房,響起了輕微的“咕咚”一聲之外,客廳裡一片安靜!

張正廷徹底被劉浮生的話,給整不會了!

他堂堂正處級,實權部門的高官,竟然還差點被嫌棄?劉浮生這小子有病吧!

“你還敢嫌棄我家?你家裡又是什麼條件!”張正廷總算反應過來,盯著劉浮生問。

劉浮生坦然說:“我家在鄉下,祖祖輩輩都是農民。”

張正廷鄙夷冷哼:“嗬嗬!農民?你以為現在還是幾十年前?年輕人,你太天真了!這個社會,是有階層的!你這種最低層的鄉下人,也有資格嫌棄我?”

劉浮生淡笑:“有句古話說的好,寧欺白頭翁,莫欺少年窮。你說社會有階層,我同意。但我不同意鄉下人就是最低層,而且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需要仰視我。如果你女兒嫁給我,並不是下嫁,而是高攀。”

說這句話的時候,劉浮生臉上雲淡風輕,眼中卻是濃濃的自信!

他擁有前世二十多年的記憶,以及豐富的官場經驗,這一世若是他不能青雲直上,那就是白活了!

同時,劉浮生當然也並不打算,再娶張雯雯那種女人。現在之所以這麼說,完全就是在戲耍張正廷而已!

前世害他抑鬱而終的人之中,便有張正廷一個,這一世劉浮生絕對不會放過他!

張正廷勃然大怒,拍著桌子叫道:“我女兒高攀你?我還得仰視你?你算什麼東西?隻不過就是個鄉下的臭農民而已!連螞蟻都不如的窮酸,還敢在我麵前叫囂!”

劉浮生也不生氣,站起身撣了撣衣服,說:“既然話不投機,那麼今天就先這樣吧。”

見劉浮生竟真的說走就走,張正廷更加憤怒,咬牙沉聲道:“劉浮生!你彆以為,你是省考筆試第一名,前途就一定光明!在我麵前,你什麼都不是!我分分鐘就可以捏死你!現在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向我道歉!”

“道歉?”

劉浮生轉頭看向張正廷:“如果你現在向我道歉,我或許會考慮,今後給你個機會。”

“你……你放肆!”張正廷氣得臉都綠了,低吼道:“你小子給我等著,有你哭的時候!你不是想當官,想進體製內嗎?我讓你連麵試的機會,都冇有!讓你滾回老家,繼續當農民去!”

劉浮生的臉,也緩緩冷了下來:“就憑你,也攔得住我?”

說完,他轉身大步流星摔門而走!

重活一世,冇人能攔得住我劉浮生一飛沖天!浮生如夢,既然大夢一場,那麼擋我劉浮生者,必被我踩在腳下,萬劫不複!

……

“放肆!簡直太放肆了!雯雯,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這就是你說的懦弱冇主見?你能拿捏住他?”

直到劉浮生摔門而走兩分鐘後,張正廷這才緩過神來,氣急敗壞的看向,從書房裡走出來的女兒和妻子。

張雯雯此時也懵了!

“他、他之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他什麼都聽我的,我罵他父母,他都不敢吭聲!他今天就好像變了一個人……”

張雯雯一臉的茫然無措,剛纔劉浮生所表現出來的氣場和霸道,是真的把她給鎮住了!這還是那個,懦弱毫無主見的劉浮生嗎?

張母尖著嗓子說:“我們家能讓他當上門女婿,就已經是看得起他!他家祖墳冒青煙了!這種不識抬舉的傢夥,就是欠收拾!雯雯,你彆難過!就憑咱們家的條件,好男人隨便你挑!”

張雯雯撇嘴說:“誰說我難過了?我當初看上他,是因為他比狗都聽話!我就是心裡不爽而已!要甩也是我甩他,他憑什麼先甩我!”

“雯雯說的對!”張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張正廷叫道:“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給女兒出氣!讓那小子知道厲害,回來跪著求咱們雯雯!”

“我當然知道怎麼做!”

張正廷說著,已經撥打了一個號碼:“王科長,今年省考麵試資格複審做完了冇有?這次的省考,上麵十分重視,一定要嚴格審查!還有,我接到群眾的匿名舉報,筆試第一名的劉浮生,麵試資格有點問題,你仔細查查,不能辜負人民對我們的信任!”-方說:“我明白他為什麼讓你見我了,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儘力而為的。”孫海聞言,鬆了口氣,由衷的說:“謝謝山羊哥了!”楊山哈哈一笑,推了一把孫海說:“你小子跟我客氣個屁啊!可惜,這次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澳市!否則,你就看我如何在賭場裡大殺四方吧!”孫海笑道:“山羊哥可不要被電影給誤導了,這世上冇有賭神,也冇有人能靠著賭博,真正發家致富!能夠賺錢的,隻有那些開設賭場的莊家,以及遊走於你們這些權貴富豪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