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揚李幼薇 作品

第1619章 論功行賞!

    

認為你根本不應該怕他們!”“不...我怕...”“林晚晚,你是一個連死亡都不怕的人,還會怕幾個人渣嗎?”聽到周揚的話,林晚晚整個人愣住了!是啊,自己剛纔已經觸碰到了鬼門關的大門,差一點就跟著黑白無常走了,說是死過一次也不為過。看到林晚晚的表情有所鬆動,周揚再次說道:“林晚晚,陳家在八寶梁大隊,甚至於整個團結公社的勢力確實不小,但是放眼全國,依舊是紅旗的天下,是人民在當家做主,個彆幾個宵小之輩還做不...鐮刀計劃總指揮部的會議還在繼續!

“同誌們,後續方案定下來之後,我們就該討論一下利潤分配的事情了!”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眼下遠威集團的賬麵上有足足五千兩百多億美刀,如何分配使用好這些錢,必須拿出一個章程!”

話音剛落,會議室裡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揚旁邊的陳老,過去這些年,為了資金分配的問題周揚和陳老冇少鬥智鬥勇。

現在陳來將指揮大權交了出來,今年的資金分配怕是要由周揚說了算了。

這時陳老輕咳一聲說道:“周揚同誌,眼下國家財政的情況不是很好,外彙儲備也不是很充足,所以長老會要求鐮刀計劃這邊至少要抽調1000億美刀的資金支援國內建設!”

周揚點了點頭隨後對著在場的眾人說道:“諸位怎麼看?”

許副總指揮當即說道:“1000億美刀雖多,但相比於遠威集團5200億的資金儲備,我覺得完全可以承受,我同意!”

“老許說得對,為國內抽調五分之一的利潤,不會影響後麵的計劃方案,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

聽著大家清一色的同意,周揚輕咳一聲,隨後說道:“1000億美刀有點少了,2000億吧!”

聽到這話,在場的眾人全都有些愣神。

要知道過去這些年,周揚對於資金分配這方麵,對國家方麵可以說非常的“吝嗇”。

即便是1987年趁著股災收割完全球,豪賺1500多億美刀後,他也僅僅隻是讓遠威集團以投資的名義給國內分配了100億美刀。

冇想到這一次他竟然出奇的大方,一出手就是兩千一美刀,這讓不少人為之側目。

“周揚同誌,兩千億美刀會不會影響收割小日子的後續計劃?”陳老道。

根據剛纔製定的後續方案,等小日子的樓市和股市徹底崩盤之後,他們就會攜大量的資金入場抄底,這需要大量的資金。

而且接下來他們還要對毛熊那邊加大投資,也需要大量的資金,一下子從公司賬上抽調2000億美刀支援國內,對於遠威公司來說,未必冇有壓力。

周揚略作沉思,隨即說道:“問題不大,小日子那邊我估計有1500億美刀就差不多了,畢竟我們的抄底是有針對性的,隻收購那些大財團以及半導體等高科技公司,並不是所有公司都要。相比而言,現在國內更需要錢。”

說話的時候,周揚的心裡忍不住微微歎了口氣。

在場的眾人雖然都知道這兩年國內經濟發展不太好,似乎遇到了瓶頸和阻力,但卻並不知道情況已經嚴重到了相當的程度。

但周揚卻知道,眼下正處於改革開放的關鍵時期,經濟和社會都麵臨著嚴峻的挑戰,剛剛到來的1991將會是我國最為困難的一年。

這一年,國內的經濟增長率已經連續多年下滑,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失業和貧困問題也日益嚴重,社會矛盾和政/治危機此起彼伏,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

尤其是後半年,隨著毛熊帝國轟然倒塌,我國所麵臨的壓力也前所未有。

冇了對手的西方國家更是趁火打劫,在各個方麵對我國進行壓榨和製裁,他們試圖讓我們從此在世界上成為孤身的存在,這種無形的壓力並不亞於有硝煙的戰場。

再加上經濟危機到來,國內的民眾紛紛麵臨著下崗的境界,而在一些彆有用心之人的煽動下,移民熱潮在國內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可以說,這一年我們將要麵臨諸多複雜的問題和極為嚴峻的挑戰,能不能渡過難關,怎麼渡過難關,值得深思。

前世為了應對這場危機,我國選擇在繼續推行市場化改革,逐步開放對外貿易和外資,加強對外合作,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

並且麵對危機采取了一係列緊急措施,包括減少財政支出,控製通貨膨脹、調整經濟結構等,以保證經濟的穩定和發展。

這些措施雖然有力地緩解了經濟危機帶來的影響,為走出困境提供了支援,也扭轉了我國在國際上的地位。

但同時我們也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比如說大規模的國企破產潮,讓多少職工一夜之間失去了工作和收入,政府威信受到了質疑

這一世,手握重金,周揚自然不希望重走老路,他認為這一世應對危機,我們有更好的選擇

陳老微微有些激動,當即說道:“要是真不影響鐮刀計劃的後續方案的話,那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這時閆耿東接過了話茬說道:“隻是這麼大規模的資金調動,很難瞞過賊鷹等國的視線!”

周揚當即說道:“這個我已經想好了,咱們國內這幾年有很多國企日子都不好過,有些更是到了破產的邊緣或已經破產了,遠威集團完全可以像抄底賊鷹以及小日子一樣,做出抄底我們架勢。”

“你們一方麵抄底國內的這些破產企業,一方麵對這些企業進行整合與改造,如此一來,既有了正當投資的理由,又有了向國內輸送技術和設備的藉口,一舉兩得!”

閆耿東點了點頭說道:“這個辦法倒也行!”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發表自己的想法和觀點,對於周揚的這個提議,大部分人的態度都是支援。

見此情景,周揚當即說道:“既然諸位都冇有反對意見,那這事兒我們就這麼定了,今年遠威公司以投資的名義向國內輸送2000億美刀的資金,具體方案務必要在半個月內拿出來!”

“是!”閆耿東道。

這時,周揚話音一轉,再次說道:“同誌們,過去一年,鐮刀計劃所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也值得肯定。而有功就要獎,因此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論功行賞!”

此話一出,原本還亂糟糟的會議室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同時,眾人看向周揚的眼神也微微有些火熱。

周總指揮剛剛也說了,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是大傢夥兒共同的努力。

也就是說,此次論功行賞肯定不是專門隻給遠威集團的,大概率是見者有份兒。

話音剛落,就聽陳老就接過了話茬說道:“確實,賞罰分明才更能激發同誌們的積極性,可不能寒了同誌們的心。”

老許也附和著說道:“這事兒也是時候討論一下了,怕是有不少同誌們此時正等著這事兒呢!”

王部長也說道:“我也支援周總指揮的想法,必須論功行賞”

聽到眾人的支援,周揚當即說道:“既然諸位都支援,那我們就討論一下具體如何嘉獎有功人員吧!”

“我初步的想法就是,我們不是重新製定了獎勵辦法了嗎,那就先由各個部門先將有功人員的名單拿出來,然後按照相關製度,該升職的升職,該加薪的加薪,一切按照規章製度辦事兒!”

這時,許副總指揮突然說道:“這些倒是可以按照製度辦事兒,但獎金呢,難道也要那樣弄嗎?”

聽到這話,會議室裡所有人的視線再次定格到了周揚的身上。

要知道,在1988年,鐮刀計劃總指揮部就重新製定了本部門的獎勵製度,並得到了上麵的批準。

按照這個獎勵製度,每年鐮刀計劃這邊都能獲取本年度1%的純利潤作為獎金。

最近這兩年由於大量的資金都用於投資,所以每年利潤並不是很高,1%也冇多少。

但過去一年內,鐮刀計劃總收益高達幾千億美刀,要是按照這個比例提取獎金的話,少說也有幾十億美刀。

拿這麼多錢出來發獎金,就算是有製度在,也冇有人敢這麼做啊!

一時間,會議室裡原本高漲的氣氛竟然緩緩地安靜了下來,今年咱們縣恐怕也和化縣、商縣一樣遭大災了!”李長青有些感激的說道。“打住,這話老李你以後還是彆說了,我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周揚笑著說道。“哈哈哈,明白了!”隨即他又說道:“我今天來這事主要有這麼幾件事情想和你聊聊,首先是去牧區收購牛羊騾馬的事情,聽說你們村不打算參與了,是不是這事兒有風險...”話音未落,周揚當即說道:“不是,我們村不參與主要是村裡需要養的牲口實在是太多了,且牛羊騾馬的效益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