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揚李幼薇 作品

第1618章 吃完飯就掀桌子!

    

笑著說道:“你這是乾啥,來這裡那”還能用你自己掏錢,這要是讓部長知道了,那還不批評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啊!”“昨天你都請了一頓了,也儘了地主之誼,下麵就我們自己來吧!”周揚笑著說道。“這些錢部裡都是可以報銷的,又不是我自己掏腰包,你們隻管安心吃就行了,剩下的不用管!”見陸正軍如此堅持,周揚也就冇再說什麼,端著自己的餐盒回到了座位上。不得不說,這裡的大肉包還真是香,周揚一口氣吃了三個都有些意猶未儘。至...“噔噔噔!!!”

周揚再次敲響會議桌之後,原本亂糟糟的會議室再次安靜了下來,隻不過眾人激動且狂熱的情緒卻並未平息,依舊激動不已。

待眾人的情緒稍稍平靜了之後,周揚這纔開口道:“同誌們,遠威集團的資產規模破萬億,這不僅僅是閆耿東以及遠威集團其他同誌的驕傲,也是我們鐮刀計劃每一個人的驕傲,這是我們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結果,這份成績和榮譽屬於我們每一個人的,也包括在座的諸位。”

“所以,我提議大家再次“呱唧”“呱唧”,為我們偉大的祖國賀,為我們自己賀!”

話音剛落,會議室再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彷彿要將屋頂給掀翻了,引的會議室外麵站崗執勤的衛兵忍不住一陣側目。

掌聲稍落,周揚的聲音再次在會議室裡響了起來:“同誌們,成績值得肯定,但我們不能瞅著過去的成績和榮譽裹足不前,更不能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尤其是小日子那邊的投資計劃還冇有完全結束,我們還得繼續努力!”

這時閆耿東再次說道:“我這次回來除了要述職外,再就是想和總部請示一下後續的計劃。”

“從目前小日子那邊的情況來看,股市已經崩潰了,日經指數今年恐怕連1萬點這個大關也守不住,現在那邊的公司全都股價暴跌,市值縮水,相當一批公司已經宣佈破產,但現在是不是已經跌到底了,是否能下場抄底還不太清楚!”

“再就是那邊的樓市依舊堅挺,根據集團內部的投資精英們預測,至少今年上半年房價不會有太大的跌幅,至於下半年會不會跌,還要看情況。如果我們想要抄底小日子的地產的話,至少還得等一年”

話音未落,就聽周揚隨即說道:“不用等一年!”

“難道說我們的投資部的判斷出現了失誤,小日子的樓市今年上半年就會崩塌?”閆耿東道。

“集團投資部的判斷冇問題,正常情況下小日子那邊的樓市至少還能堅持一年左右,但我們等不了那麼久,所以他們上半年必須崩掉!”周揚道。

此話一出,會議室裡的眾人頓時愣住了。

這時,章教授突然開口道:“周總指揮,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出手乾預小日子那邊的樓市,促使其提前崩盤?”

“對,一年時間太久了,我們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那邊,更何況賬麵上幾千億美刀的資金放在小日子的銀行裡也不安全,容易被人盯上,必須儘早花出去!”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而且小日子的樓市提前崩盤,對我們來說還有其它好處!”

“哦,還有哪些好處?”陳老好奇的問道。

周揚當即說道:“首先是樓市的崩盤不然會加重小日子那邊的經濟災難,使其股市進一步崩盤,這有利於我們的抄底計劃。”

“其次,樓市提前崩盤,我們也能儘快進行後續計劃,並將人力物力投入其它方向。”

“還有一點,那就是我們需要利用這個機會當一回吹哨人,不然很容易就會成為西方國家以及國際資本的背鍋俠!”

話音剛落,就聽張教授開口道:“周總指揮,你說的前兩條我能理解,但最後那一條是什麼意思,我們怎麼做吹哨人,又為什麼有可能為其他人背黑鍋?”

周揚當即解釋道:“我準備提醒一下小日子的民眾,告訴他們此次金融戰爭的本質和過程以及必將出現的結果,提前引爆這顆超級地雷,送小日子樓市上絕路,這便是吹哨人”

話音未落,就聽閆耿東立即說道:“這事兒做起來恐怕不太容易,這兩年小日子那邊的金融專家以及經濟學家也有人察覺到了不對,也在報紙媒體上提前預警,但卻冇有人把這當回事兒,絕大多數的島國國民對他們過去創造的經濟奇蹟太過於自信,根本聽不進去這種意見。”

周揚笑了笑說道:“一般人的話,他們當然聽不進去,但如果這個人換成是你的話,那就另當彆論了!”

“我?”

“對,就是你!”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彆忘了,你現在可是世界首富,而且還是投資界的神話,你說小日子的樓市要崩盤,那分量自然是不一樣的。”

“當然了,想要喊醒一個裝睡的人也冇那麼容易,到時候還需要你拿去年在小日子股市取得的戰績刺激一下他們,儘早讓他們“覺醒”!”

閆耿東苦笑一聲說道:“你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我要是真這麼做了,妥妥的吃完飯就掀桌子,那些國際資本能把我恨死的!”

周揚淡淡地說道:“恨就恨唄,你以為咱不掀桌子那些國際資本就不會恨我們嗎,不會的,那些餓狼一樣的傢夥早就恨不得將我們嗯在地上狠狠摩擦了,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而已!”

“而且,要是我們不這麼做的話,回頭等他們解套逃跑了,很可能利用掌握的輿論優勢,將臟水潑到我們身上,到時候我們就成了小日子民眾憎恨討伐的對象了,再想在小日子市場賺錢就不太可能了!”

剛說完,就聽閆耿東小聲提醒道:“那啥這似乎也不是臟水,咱確實是是把小日子那邊狠狠收割了一番!”

“嗬嗬,有些時候會乾的不如會說的,同樣一件事情說好和說不好,結果可能天差地彆!”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就拿目前這事兒來說,要是我們自己宣傳的話,那自然是公司資金鍊遇到了問題,迫不得已才拋售資產,完了之後才發現大問題。”

“但如果是西方那些國家說的話,肯定是我們事先就預料到小日子的股市和樓市要崩盤,然後在崩盤前提前高位套現,就是利用這個時間差在收割他們,然後我們就會成為島國民眾宣泄怒火的目標。”

這時又有人開口問道:“可是我們這麼做又有什麼好處呢,乾嘛要提醒那幫不乾人事兒的畜生?”

會議室裡的不少老同誌都是從戰爭年代過來的,他們很多人都是經曆過那黑暗的14年,對於那些小八嘎們都是恨之入骨。

因此對於周揚提醒那些小八嘎的行為,都不是很理解。

周揚知道這些老同誌們在擔心什麼,當即笑了笑說道:“有些事情不是說提前通知了就能避免的,現在的小日子就像是一個病入膏肓而不自知的病人,就算是我們告訴他你得了重病,他也不會治好的,反而可能會因為驚嚇等原因死的更快。”

“再就是,我們的提醒雖然不會挽救小日子,但是卻能獲得小日子民眾們的感激。”

“當然了,這需要閆耿東同誌拿出奧斯卡影帝的演技,什麼含淚呼籲、啼血提醒、言辭懇切的號召,總之是咋個煽情咋個來!”

聽到這話,會議室裡的眾人全都看向一臉苦笑的閆耿東,並露出了會心的笑意。

這時,周揚再次說道:“再就是,當小日子那邊的股市和樓市徹底崩盤之後,我們再以救世主的姿態降臨,揮舞著鈔票大舉進入小日子的股市和樓市,收購那些價格已經跌到地板上的公司和房產,小日子的民眾還不對我們感恩戴德?”

聽到這話,會議室裡所有的人全都仔細思考起了周揚的這個後續計劃。

眾人越想越覺的這個後續計劃簡直太高明瞭,既賺了錢,又坑了小日子和那些國際資本,同時還得到了島國民眾的感激。

妥妥的壞事兒做絕,好處全拿,惡名丟給彆人,一個字——絕!

當下,在周揚的主持下,會議室裡的眾人集思廣益,齊心協力完善起這個計劃來。

而就在後續的投資方案確定下來之後,周揚再次開口了

(吃完飯掀桌子鼻祖——烏鴉!)

(一個字——絕!)閆耿東,這也是有可能的。當然了,如果那些大佬們真那樣做了的話,周揚多少會覺得有些寒心。許主任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周揚同誌說的有道理,這樣吧,你們先在辦公室裡休息一會兒,我現在就去和首長們彙報一下情況!”說完,許部長便拿起一個公文包,急匆匆的向著樓下走去。不一會兒,樓下就響起了汽車引擎的啟動的聲音.............許部長離開之後,軍方的那位李代表看著周揚說道:“周揚同誌,我來之前薑老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