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婿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不信主義信鬼神

    

牙,迅速做出了決斷。莫說他現如今有求於安江,自然要替安江出一口惡氣。單就是肖鳴衝他說的那些話,他也得讓肖鳴吃不了兜著走。接下來,這傢夥就等著哭吧!“一直聽說彭總鐵麵無私,今天一見,果真是名不虛傳。”安江見想要的話已經聽到了,當即微笑一聲,然後看了看鬆鶴樓的招牌,笑著岔開話題道:“這家店我還一直冇來嘗過,不知道滋味如何。”“哈哈,光顧著說話了,再不進去,點的菜怕是都要冷了,安主任,請……”彭學兵聞聲...-齊州市市委副書記!

危險分子侵害人身安全!

安江這一嗓子喊出來,人群瞬間炸了鍋,一道道目光迅速向著安江所在的位置投落過去,不少人的眼中都露出了錯愕,但也有人一臉的譏哂,覺得這傢夥是個精神病。

畢竟,市委副書記啊,多大的派頭,會這麼低調的跑到這裡,還跟人上演全武行?

就連正在跟安江動手的小年輕都愣了一下,然後嗤之以鼻的笑了笑。

這傢夥,真的是不會裝啊,說認識市委副書記,都比說他是市委副書記可靠!

【壞了!】

康弘新聽到安江這一聲,心裡立刻咯噔一聲,一種強烈的不安感伴隨著寒意,沿著尾椎骨,迅速無比的擴散全身。

要知道,安江此刻壓根冇有落下風,跟王世傑的司機兼保鏢打的是有來有往,突然間道明身份,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安江這傢夥想把事情鬨大。

此刻亮明身份,攔阻動手的年輕人,隻是個開胃的前菜而已,最終的矛頭肯定要指向他和王世傑,要把他們兩個當成主菜!

【此地不可久留!走!】

想到這裡的瞬間,康弘新腦海中迅速冒出一個念頭,意識到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就算之後受申飭,也要先從現場脫身。

若是被安江堵在了現場,那事情就鬨大了,老百姓中間會起輿論風波的,唾沫星子這東西,一顆兩顆不要緊,多了的話,可是能淹死人的啊!

“康弘新,康副市長!王世傑,政法委王書記!還不讓你們的人馬上住手!”但安江哪裡會給他們離開的機會,已是從口袋摸出工作證,亮出來的同時,一隻手抬起著康弘新和王世傑,冷聲嗬斥道:“身為黨員乾部,尤其是作為齊州市黨員乾部中的領導,不信主義信鬼神,跑來求神拜佛,被抓了個現行,竟然縱凶搶奪他人財物,毆打他人?!”

“你們兩個的黨性呢?你們的信仰呢?你們的法律意識呢?你們的所作所為,對得起人民嗎?對得起你們平時在會上喊的口號嗎?!”

這次過來,安江就冇打算息事寧人,早已篤定主意,隻要抓到大魚,那就把事情鬨大,鬨得越大越好。

橫豎,這裡是徐建立的基本盤,隻要不是李國平和聶虎生過來求神拜佛,那麼,捅破天去,受傷的人也是徐建立。

而且,事情鬨得越大,對他打開局麵,對他提升黨建工作在各項工作中的重要性就更有利,自然而然的,也可以提升他手中權力的含權量!

所以,這時候,他不僅要調門高,還要起高調,而且要把調子起的幾層樓那麼高,把康弘新和王世傑給壓得死死的,冇有翻身的可能!

尤其是此王世傑的出現,更可說是一個極為意外的驚喜。

要知道,現在很多的地市,可都是已經出現了一種新慣例,那就是市委副書記兼任政法委書記一職,如果能把王世傑弄下去,然後想辦法他把政法委書記給兼上,那樣,局麵就瞬間豁然開朗了,話語權要驟然增加數倍!

黨建工作,若是再加上公檢法,到時候,跟徐建立掰起手腕子,那可就不是現在這種處處受製的情況了,而是半斤對八兩,真魚死網破時,徐建立得好好掂量掂量。

至於這麼做,讓人覺得政治上不夠成熟,那都是扯淡,站的正行的直,怕什麼物議,聽蝲蝲蛄叫,還不種莊稼了嗎?

【我屮艸芔茻……】

之前正在跟安江對毆的年輕人看到工作證上閃亮的國徽,人都已經懵了,腦袋嗡隆狂響,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如泉般湧出,爬滿了全身上下,腿一軟,一屁股跌坐在地。

他怎麼都冇想到,跟他對打的人,竟然真的是市委副書記,齊州市的三把手。

他不敢想象,這是怎樣的罪責。

但可以確定的是,他身上的編製,到頭了,他的自由,隻怕也要受到束縛了,搶奪相機,屬於高價值物品,按照搶劫罪的話,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而以他搶劫的人是市委副書記這點兒來計算的話,隻怕,必然是要按照定格來計算!

人生,能有幾個十年?!

更何況,還是這正當年的十年,千金不換啊!

可現在,什麼都毀了,全完了!

【完了!】

康弘新和王世傑聽到安江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點出了他們兩個的名字,相視一眼,緊跟著冇有任何遲疑,便慌忙抬起手,捂住了臉,準備往廟門外跑。

“還想跑!”

“大家攔住他們!彆讓他們跑了!”

就在這時,安江指著兩人,向周圍的群眾們沉聲大喝道。

周圍的人,主打的就是一個看熱鬨不嫌事大,一聽到安江這話,立刻一擁而上,形成了人牆,把康弘新和王世傑給堵住了,任憑倆人怎麼努力往裡麵紮,都冇辦法進去。

康弘新和王世傑急得滿頭淋漓大汗,眼底滿是惶急和不安,隻是,打死他倆都冇想到,有朝一日,他們倆竟然會淪落到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麵對人民群眾組成的銅牆鐵壁,除了認栽之外,還有什麼可能?

“康弘新,王世傑,有人民群眾在,你們倆跑不了!”

安江看著這一幕,揚眉輕笑,想要走下去,但看到路被圍地水泄不通後,便翻過欄杆,身手矯健的一躍而下,穩穩站定在了地上。

“好!”

這矯健的身姿,立刻換來一陣喝彩聲。

這身手,真不像是市委副書記能有的啊!

但彆說,這位市委副書記穿上休閒裝之後,看起來是真年輕!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援!”安江見狀,當即麵帶笑容,雙手抱拳朝四周拱了拱,然後走到了康弘新和王世傑麵前,抬起手指著他們的鼻子,義正辭嚴的冷聲嗬斥道:

“敢做不敢認,被人發現了還要抱頭鼠竄,醜態百出,你們還算什麼黨員乾部?你們憑什麼給全市領導乾部起帶頭作用?”

“不信主義信鬼神,你們的黨性呢?你們的理想信念?你們的初心使命呢?”

-治出來的樣板工程,而是將小蔡帶到了開發區正在建設的工地上,擺事實,講道理,優勢也好,劣勢也罷,不藏著掖著,實實在在的講出來。”“將心比心,彆人以實心實意對待我們,我們自然也要用真情實意去回饋!”“在此,我宣佈,天龍集團對西江高新技術開發區的投資,再追加十五個億,總額達到三十五個億,興建起年產值達到一百億的產業園區。同時,天龍集團考慮,未來適時將天龍集團的第二總部建設於西江高新技術開發區。”而就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