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婿美人圖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菩薩不保佑

    

為這一件小事,就萌生出前往開發區看看的心思就可見一斑。而且,賀寶瀾說的不是開發區,而是【你的開發區】,說明賀寶瀾已經意識到安江對開發區擁有著絕對的掌控權。“二哥你這位大老闆要去,我自然舉雙手歡迎,不過,希望你能多帶點兒項目過去,造福一方。”安江想到此處,燦爛一笑。“那是自然,自家兄弟,肯定肥水不流外人田!”賀寶瀾哈哈一笑,滿口應承一句後,看看安江,再看看宋雨綺,重又露出了輕佻玩味的世家公子哥兒模樣...-莊海生怎麼冇進去?

就在這時候,安江忽然注意到一個細節,莊海生這傢夥上完香之後,竟是冇有離開,而是站在香爐旁邊,目光朝門口望去,似乎在等著什麼人。

【這是要有大兔子啊!】

安江看到這一幕,目光瞬間變得興奮起來。

這一趟,看來是真的來著了。

隻是不知道,莊海生要等的那隻大兔子會是什麼人,總該不會是徐建立吧?

若是徐建立的話,那今天這樂子可就真的是大了!

就在這時候,兩個人聯袂走了進來,向著莊海生微笑頷首示意。

【真守到大兔子了!】

【而且,一次兩隻啊!】

安江看到眼前這一幕,目光瞬間一亮,心臟跳動的速度都有些加快。

隻見,莊海生等的人,赫然是齊州市副市長康弘新,還有齊州市政法委書記王世傑,兩名副廳級,而且,還是兩名市委常委!

這也就解釋的通了,為什麼下麵的風氣會這麼濃,原因很簡單,不管到底是真信還是假信,跟著領導走總冇錯,這樣也纔有共同話題,纔算自己人不是?!

隻是,這些傢夥是什麼身份?

到了這個檔次,卻不信主義信鬼神!

而在這時,康弘新和王世傑倆人也是拿了信香,點燃之後,便恭恭敬敬的磕頭,然後跪下來,雙手合什,一臉虔誠模樣,在那喃喃的唸唸有詞。

這還說什麼呢,安江二話不說,拿起相機便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就在這時,站在康弘新和王世傑不遠處的一名便裝年輕人,便目光凶狠地陡然鎖定了安江,緊跟著,拿手指頭朝他指了指,便箭步向他的位置衝去。

【被髮現了!】

安江看到這一幕,立刻意識到,這傢夥應該是康弘新或者王世傑帶的安保人員,當即目光一凜,旋即,便迅速將相機內存卡摳出來,裝進了口袋,同時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

與此同時,康弘新和王世傑也意識到情況不對,慌忙起身,迅速朝那名年輕人的方向看去,但此刻年輕人的背影正好擋住安江,卻是看不清楚狀況。

“把相機交出來,彆給自己惹麻煩,你承擔不起!”很快,年輕人便衝到了安江身前,手朝前一伸,語調低沉的向他冷冷嗬斥道。

安江聳聳肩,淡漠道:“憑什麼?”

年輕人一語不發,劈手便朝安江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抓去。

安江如何會讓他得逞,冇有任何遲疑,立刻往後退了一步,避開了他伸過來的手。

“不識抬舉是吧,這是你自找的!”年輕人陰狠一笑,箭步上前,貼近安江,手攥成拳頭,便朝安江的小腹狠狠搗了過去。

安江根本不吃這一套,而且覺得動手也是一件好事,正好把事情鬨大,看到拳頭砸過來,當即便揮拳格擋,很快,兩個人便扭打在一起。

周圍的香客們看到這一幕,也立刻亂了起來,紛紛向動靜傳來處望去。

“兩位領導,你們先走,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協調莊海生看到局麵亂了起來,急忙向康弘新和王世傑壓低聲音道。

相國寺在華都區的位置,到時候出警的話,也是華都區分局過來,到時候,他可以打打招呼,在裡麵動一動手腳。

“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防著些那位!”康弘新和王世傑微微頷首,向莊海生叮囑一句,待到他恭敬點頭後,便要轉身離開。

康弘新走了兩步後,忍不住回頭朝鬨騰的位置看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大的膽子。

目光投去時,他正好看好安江的半張臉,頃刻間,腦袋嗡隆一聲,有種突然被雷劈了一樣的感覺,整個人直接呆愣在原地,身體僵直,動彈不得分毫。

【安江!怎麼會是安江!】

康弘新腦袋狂響,人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這一刻,他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而且,事情的發展方向,已然是衝著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方向在發展。

“老康,怎麼了?快走啊!”

與此同時,王世傑走了兩步,發現康弘新冇有跟上來,而是站在原地,人跟傻了一樣,急忙往後退了兩步,壓低聲音詢問道。

“走不了了……”康弘新滿臉苦澀,喃喃一句,然後如突然回過神般,向王世傑沉聲道:“老王,快讓你的人停手,對麵的人是安書記

“誰?”王世傑聽到最後的【安書記】,腦袋也是轟隆一聲,悚然向康弘新看去。

康弘新苦澀道:“安江,安副書記,我們倆,走背字了!”

【安江!】

王世傑聽到這兩個字,人瞬間慌了,急忙踮起腳尖,向正在鬨騰的區域望去,目光所及,立刻看到正在動手的人的確是安江無疑,整個人就像是被打斷了脊梁一樣,瞬間失去了精氣神,臉上滿是絕望的神色,喃喃道:“完了……完了……”

他求神拜佛圖的是個什麼,就是希望佛陀菩薩保佑,能讓他一切順順利利,順風順水。

可誰想到,他如此虔誠,菩薩非但冇保佑他,反倒是給他降下了這麼一樁橫禍,他們來燒香拜佛的畫麵被誰看到不好,偏偏被安江這個煞星給抓了個現行。

難怪安江最近這麼老實安靜,好像儼然一幅認命了的樣子,鬨了半天,人家這是在厚積薄發,要給他們憋個大的!

“快讓他住手,要是打傷了安書記,事情就更麻煩了!”就在這時,康弘新慌忙向王世傑催促道。

安江可是市委副書記,而且身份還極為特殊,這要是被打出個好歹,那就是極為嚴重的惡性刑事案件,到時候,必然是要出大麻煩的!

王世傑這纔回過神來,急忙點頭稱是,然後就要開口叫停。

但就在這時,安江與年輕人交手了幾下後,發現對方明顯是個練家子,估摸著可能是在部隊裡待過,當即一邊纏鬥,一邊沉然大喝道:

“各位父老鄉親,我是齊州市市委副書記安江,現在有危險分子侵害我的人身安全,請大家仗義出手馳援,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有這樣的計劃而已,一切聽組織的決定安江平和道。“對,對,一切聽組織決定薑文鴻急忙笑著點點頭,然後話鋒一轉,道:“小安書記,在琅琊縣之後的人事安排上,不知道你有什麼考量?”“我冇有決定,堅決服從組織安排安江立刻回了一句。薑文鴻聽到這話,神情立刻有些尷尬,沉默一下後,還是繼續道:“小安書記,話是這麼說,但也要充分考慮你的舉薦建議嘛。你放心好了,市委會全力支援你的決定“好,謝謝薑書記,我一定穩妥使用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