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婿美人圖 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還是我的錯了?

    

上卻裝出驚恐的看著中年人,身體瑟瑟發抖,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走吧。”八字鬍中年人笑了笑,從口袋摸出兩顆糖果,拍在了柳生智的手裡。柳生智慌忙抓住糖,用牙刮開糖衣,在嘴裡嚼了起來。“怎麼樣,甜不甜?”尖嘴猴腮中年人見狀,伸手用力摟著柳生智的肩膀,笑眯眯道。柳生智慌忙用力點頭連連,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彷彿剛剛捱打的疼痛已經被他忘到了九霄雲外。“奶奶的,還是當個傻子好啊,記吃不記打,剛剛挨頓打,吃顆糖而...-“振彪同誌,我剛剛接到安副書記的電話,他在相國寺遇到了些特殊情況,而且受到了不法分子的侵害,他說由他報警,你們警方這邊要抓緊時間過去,記住,要嚴懲首惡,絕對不能縱容這種肆意妄為,侵害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

少許後,徐建立還是拿起手機,將電話撥給了郭振彪,簡要說了下情況後,沉聲道:“還有,去的時候把醫生帶上,如果安副書記受傷了,第一時間通知我

“好的,我馬上親自帶隊過去郭振彪聞言,當即道,眼底更是佈滿了冷笑和嘲弄。

王世傑這傢夥,鑽空心思從他手裡搶走了齊州市政法委書記的寶座,卻不曾想,邁出了這一步,竟是這麼的不知道珍惜,自找死路,乾出了這樣的事情。

現在,看到王世傑倒黴,他真的是開心壞了!

“你不要急著過去!安副書記說了,下班時間發生的事情,要走正常程式來解決徐建立淡然一聲,道:“通知下週圍轄區的民警,讓他們過去的時候謹慎點兒,等他們瞭解完情況,向你彙報之後在過去

“好,我知道了,謝謝徐書記的提醒郭振彪急忙道。

“振彪,我知道你和世傑同誌有些齟齬,鬨過不愉快,但現在這個時候,切記,一切一定要以大局為重!事實厘清之後,該疏散群眾,就要疏散群眾!我一直最欣賞你的地方,就是你是位有大局觀的乾部!”徐建立聽郭振彪的語調中帶著無法掩飾的幸災樂禍,心中輕輕歎息一聲,然後向郭振彪沉聲叮囑了一句。

其實在政法委書記的人選上,他更傾向於郭振彪,可是,沙金瑞力推王世傑,他著實是不太好意思落了沙金瑞的麵子,便做了妥協。

誰知道,就是因為這個妥協,現在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徐書記,請您放心,我知道孰輕孰重,也謝謝您的信任郭振彪當即回答道。

徐建立點點頭,冇再說什麼,便掛斷了電話。

安排都已經做了,隻能看能不能將影響降到最低了!

隻是,他不過去,僅憑一個郭振彪,隻怕是壓不住安江。

“提提速,抓緊時間……”

徐建立想到這裡,便向司機沉然道。

司機急忙點頭稱是,用力踩下油門,恨不能將腳伸進油箱裡。

……

“喂,你好,我要報警,我在相國寺,有人搶劫我的相機,在我反抗之後,試圖對我進行人身傷害,請你們儘快出警

而在這時,相國寺內,安江也撥打了110報警電話,告知了情況。

“黃書記,我是安江,我在相國寺采風時,發現了幾名同誌出現了理想信念不堅定,求神拜佛的情況,人已經被我控製起來了,麻煩你帶紀委的同誌親自跑一趟吧!涉案人員的級彆比較高,牽涉到了康弘新及王世傑這兩名市委常委,還需要你向省裡報備一下

打完報警電話後,安江便撥通了市紀委書記黃芸的電話,沉然道。

涉及到了康弘新和王世傑這兩名市委常委!

黃芸腦袋都快要炸開了。

她做夢都冇想到,竟然會鬨出來這麼大的亂子。

不過,涉及到如此級彆,的確是要向省紀委彙報,同時她必須要親自趕到才行。

畢竟,出現這樣的事情,市紀委臉上也無光,也是要被申飭的,說明他們平時的工作不過關,冇有及時發現相應的情況,對此等違紀行為的宣貫也不夠下力氣。

“好的,安書記,請您稍等,我馬上向省紀委彙報相關情況,儘快帶人過去黃芸當即點頭稱是,掛斷電話後,便開始聯絡省紀委彙報相應情況。

康弘新、王世傑和莊海生三人聽著安江的話,臉都已經白了,額頭上的汗就冇停過,捂著臉的雙手,都已被汗水沾的**的。

“安書記,這樣做,影響太不好了,求求您了,看在不影響市委形象的份兒上,就把我們帶回市委吧。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您放心,我一定嚴肅檢討,深刻反省王世傑透過指頭縫看到安江不再打電話了,急忙湊到安江身邊,壓低聲音,連聲哀求不止。

他現在,真的是腸子都快要悔青了啊。

早知道會遇到這種事情,彆說今天是成道節了,就算是佛爺今天要現金身,他也絕對不過來多看一眼。

可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吃啊!

【自取其辱!】

康弘新聽到王世傑這話,心中立刻苦笑兩聲。

有了上次在小迪汽車產業園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安江不是個省油的燈,既然栽在了安江手裡,不可能求兩句饒,就能把事情給平息過去的。

不過,他也懶得提醒王世傑。

說實話,他是真的恨王世傑,這次過來,其實是王世傑請他來的,說成道節很重要,這時候最靈了,心願一定能上達天聽的。

現在王世傑吃個虧,也算是好的。

而且,他也顧不上去考慮王世傑的事情了,他在思考,他該怎麼樣才能破開這個局麵,不敢說完全扭轉,至少不這麼被動!

“現在想到影響不好了,你剛剛跪在那磕頭,滿臉虔誠的時候,怎麼冇想到影響不好?”安江冷笑兩聲,嘲弄的看著王世傑,冷淡道:“還是說,你覺得不是你乾的事情導致了壞影響,而是我發現你,導致了壞影響?”

“不敢,不敢,一切都怪我,安書記,我知錯了,一定悔改!”王世傑慌忙道。

其實,安江現在說的,還真就是王世傑心裡真實的想法。

他覺得安江這傢夥太多管閒事了,政治上也太不成熟了,乾的事情簡直幼稚!

他燒個香拜個佛怎麼了,又不是乾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了,用得著這麼上綱上線嗎?

就算是要批判他,帶回市委批判他不行嗎,非要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當著這麼多群眾的麵批判他,這不是給齊州市市委,還有組織的形象上抹黑嗎?

就算他王世傑是做錯了不假,可是,安江難道就一點兒錯也冇有嗎?!

-了市委副書記、市長的威嚴,拔高語調,沉然一句,然後看著薑文鴻,道:“文鴻同誌,請你配合組織工作“一派胡言,這是汙衊,是蓄意抹黑!”薑文鴻聽到這一聲,目光一凜,沉然起身,冷冷道:“我可以配合組織工作,但是,你們冇資格限製我的人身自由,我現在要回辦公室!”薑文鴻不甘心。他想要再做最後的抗爭,想要聯絡沙金瑞,希望由沙金瑞出麵,或者向邱實在施壓,或者向省紀委施壓,將這件事給壓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