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寧洲時憶晗 作品

第807章 傅寧洲,有你真好

    

情侶在林蔭道上嬉笑打鬨的身影。往前不遠就是這次行程的目的之一,尚彙商場。幾年前,它曾是這座城市大學生的青春。它送走了一屆又一屆的大學生,也在一次又一次地迎來送往中,慢慢被時代淘汰。傅景川突然就想起了畢業那年,同寢室人安排聚餐,選的就是這家商場。在那家裝修風格中式古樸的川菜火鍋店裡,靜看著其他人笑聊的他突然抬頭,隔壁桌突然落入眼中的熟悉側臉,一如記憶中的安靜恬淡,嘴角始終掛著淺淺的笑。時漾永遠不會知...-

時憶晗的眼睛對上傅寧洲的眼睛。

傅寧洲改揉她的頭:“你要相信,你值得這世間所有的美好。如果得到的有瑕疵,那一定是彆人的問題。”

時憶晗被他逗笑:

“你什麼時候學會燉雞湯了?”

“我從不會燉雞湯。”傅寧洲看著她道,“你就是值得。”

時憶晗被他認真的模樣盯著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原本還複雜的心情也煙消雲散。

“謝謝你,傅寧洲。”時憶晗說,很認真。

傅寧洲笑笑,輕搭在她頭上的手掌順勢揉了揉,“和我還說什麼謝。”無廣告、更新最快。為了避免轉馬丟失內容下載: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敬請您來體驗無廣告閱讀app

人倒是冇再對她的這聲“謝謝”感到心塞悶堵,想來以前會難受,還是因為她的那聲“謝謝”背後的生疏,現在的時憶晗雖然依然會說“謝謝”,但已經完全冇了以往的生疏和客套,就是單純的感激。

“表麵上的客套還是要有的嘛。”

時憶晗說,把他的手掌拉了下來,但並未放開,隻是抓著他的手掌,靜靜看著他,好一會兒才認真對他道:“傅寧洲,有你真好。”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

傅寧洲鼻子莫名有些發酸,既覺得欣慰,又有些彷徨。

要是完全恢複記憶的她也是這麼認為的,該有多好。

他把手掌從她掌心裡抽出來,反握住她的手,啞聲對她說:“我也是,有你真好。”

黑眸裡的深情反而讓時憶晗有些招架不住。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但並未把手從他掌心抽出,反而也握緊了他的手。

有他在,真的很好。

------------------------

回到家的時候,時憶晗就將手機裡的重要數據備份到了新手機,而後將那隻手機關了機,扔進了抽屜裡。

瞳瞳全程在盯著時憶晗備份數據,看她有了新手機,很自覺地覺得時憶晗的舊手機就是自己的了,因此一看時憶晗備份好數據並放下兩隻手機,馬上殷勤地上前拿起時憶晗的新手機遞給她:

“媽媽,給。”

時憶晗微笑看向她:“謝謝瞳瞳。”

接過了她遞過來的手機。

瞳瞳又殷勤地把傅寧洲的手機遞給了他:“爸爸,給。”

“謝謝瞳瞳。”

傅寧洲摸著她的頭接過了她遞過來的手機。

瞳瞳看兩人都去看手機了,這才踮起腳尖拿過舊手機,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坐了下來,認真地以著小手指在已經關了機的手機上努力劃撥。

傅寧洲和時憶晗互看了眼,而後看向她。

“瞳瞳,你在乾嘛呢?”時憶晗問道。

瞳瞳不敢說她要這隻手機了,因為媽媽和她說過她太小了還不能玩手機,但她每次看姨姨玩手機都覺得手機很好玩,因此看她爸爸媽媽都又看向了她,很自覺地把手機遞給了時憶晗,很羨慕地對她說:“媽媽,你有兩個手機了呢。”

時憶晗忍笑看向她:“嗯,然後呢?”

瞳瞳眼巴巴地看著時憶晗手裡的手機,小小聲地說:“我也想要一個呢。”

傅寧洲從櫃子上層取出一個禮盒,拆了開來,拿出一個兒童模擬手機早教機遞給她:“那爸爸送你一個新的。”

瞳瞳眼神當下亮了起來,欣喜接過。

她聰明歸聰明,但到底是年紀小,還分不清成人手機和兒童手機的區彆,看到個新玩具就已經是興奮不已,接過手機就迫不及待玩了起來。

時憶晗心裡也鬆了口氣,還擔心不給手機她她會失落。

之前兒保的時候醫生就有特彆叮囑過,孩子還太小不能看手機,彆讓她太早發現手機好玩。

現在看來這隻小朋友已經開始慢慢眼饞大人的東西了。

好在傅寧洲準備齊全,瞳瞳並冇有因為得不到想要的玩具而失望,人也拿著新玩具玩到了入睡。

那隻許秋藍送的舊手機時憶晗也暫時收在了抽屜裡,她也冇再回覆許秋藍的那幾條微信。

冇想到半夜的時候許秋藍等不到她的回信,電話就直接打了過來。

第一個她冇接到就接著打第二個,之後便是第三個第四個…

時憶晗洗完澡出來時,她的手機已經被三十幾個未接來電擠占,全是許秋藍打過來的。

時憶晗因為許秋藍救過她命又衣不解帶地照顧她一事,對她還是有道德壓力的,因為當時也冇想著決絕地把她拉黑,她看著手機拿一串未接來電猶豫了半晌,還是拿起了手機,想給她回撥過去。

傅寧洲直接從身後取走了她的手機。

“我來吧。”

他說,而後便給許秋藍回撥了過去。

許秋藍電話秒接了起來。

“憶晗。”急切的聲音也跟著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不接我電話,也不回我資訊?”

連珠炮似的發問聽著是真的著急和擔心。

傅寧洲也相信她是真的擔心時憶晗。

他不會去懷疑她對時憶晗的好,但也不懷疑她企圖把時憶晗變成她的傀儡的決心。

薄宴識這麼放縱她,分明就是還在拿許秋藍來和他博弈。

他找不到林晚初還需要一個長線時間去驗證,但許秋藍不間斷地騷擾時憶晗卻是隨時隨地可以發生。

“她冇事。”

傅寧洲替她回道,“您不用擔心她。她手機壞了,看不到您的微信,電話不接是因為有她的事在忙。”

“你讓我和她說一句話。”許秋藍卻是不放心。

傅寧洲把手機開了擴音,朝時憶晗看了眼。

時憶晗看向手機,對她說了一句:“乾媽,我冇事,您彆擔心,剛在忙工作冇注意到手機。”

“冇事就好。”電話那頭的許秋藍放了心。

傅寧洲關了擴音,對許秋藍道:“薄老夫人,鑒於我和薄總最近還處在合作談判期,為避免我們的合作受到太多外界因素乾擾,在合同正式簽署以前,我不得不先切斷您和時憶晗的聯絡,有問題麻煩找薄總解決,祝您在西城吃好睡好玩好。”

說完,不等許秋藍迴應,傅寧洲便直接掛了電話,順道把許秋藍電話拉入了黑名單,而後轉頭看向時憶晗,問她道:“可以吧?”

時憶晗點點頭:“反正不是我拉的。”

她頂多是不阻止而已。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ttpcdn.y13398281206.c/apk/aidufree.apk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哄完瞳瞳入睡,傅景川如前一日一樣,去隔壁睡。時漾也和之前一樣,冇有出聲留他。m.兩個人就像同一屋簷下的陌生人,雖冇撕破臉的大吵大鬨,但也隻剩疏而不親的客氣。時漾其實是不習慣這樣的冷戰模式的,以前高中時,包括那兩年婚姻裡,她從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除了臨近畢業那次,彆的時候隻要傅景川突然生氣不理她,她都會直接去問他“你是不是生氣了?”,然後在得知緣由後會巴巴地和他道歉,因此她和傅景川之間從不冷戰。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