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瀾 作品

105

    

在做,不過很快就解了出來。她開始整理書桌。後門傳來動蕩。幾個外班的男生走了進來,他們鬆鬆垮垮穿著校服,耳上打著耳鑽,頭發幾縷挑染。朝著時溫的方向走來,最後停在了陳遲的課桌旁,抬腿一腳就踹歪了桌子。桌子往旁移去,拖著陳遲的上半身,他直起身子,沒看任何人,垂著頭。時溫被這動靜嚇了一跳,其中一個男生又踹了腳陳遲的椅子,陳遲直接摔在地上。時溫看到他手上的白色紗布染上黑色的灰,紅色的血。男生們嗤笑著,班裏的...時溫將結婚的事先告訴了時暖,??被時暖唸叨了半小時,難得她們通話能有半小時,??最後,??時暖還是被同事喊走。

時暖唸叨完了,隻餘歎息,對於他們結婚的事,??雖然意外但卻是情理之中。

時溫又簡訊告知了關鈺。

最後告訴了樂錦三人。三人已搬進新屋,??聞訊快速殺過來,長達數小時的折磨。

陳遲原來一臉饜.足,在她們對時溫不依不饒地糾纏下,??恢複成冷漠臉。

時溫都沒來得及跟陳遲好好道別。時間緊迫,機場,??他重重吻她一下,看著她離開。

時溫中途回頭看了一眼,??看他修長一個站那,??卻孤孤零零,流動的人海隻是背景圖,與他毫不相幹。

她突然好捨不得。

剛剛結婚就要分開。

時溫想著,??回去後一定要好好陪他。

-

開機當天,時溫成為全場焦點,不用猜她都知道。

她結婚的事被報道了。

上一次熱搜後,溫柏CP散了不少粉,因為全閘道器注的人都知道,時溫跟楚柏隻是普通朋友,??而她跟陳遲纔是高中鄰桌,互為初戀,楚柏隻是舞蹈班的認識的朋友。

不過仍有人堅持己見,認為至少楚柏對時溫是有好感的。這為時溫招拉了不少黑粉,因為溫柏CP之所以能火,大多是因為楚柏。楚柏許多粉絲不能接受自己的男神對任何女人熱臉貼冷屁股。

當然,也出現了“癡吻”CP。大部分是為陳遲的臉,也為兩人高中時期的“傳奇”事跡,也為兩人分別這麽多年後又走在一起。

時溫這時忽然想起了“娛樂圈淨化小精靈”。

她不經常上微博。之前跟小精靈聊過幾次後,便和她交換了聯係方式,不過兩人幾乎沒再聊過,小精靈隻在時溫被人誣陷後出現。

不過上次熱搜小精靈沒出現,而這次她還是沒出現。

時溫覺得小精靈對自己很好,也很欣賞,從某方麵講很懂自己,她想了想跟小精靈發了訊息,告知她自己結婚了。

然而,一直到晚上她都沒收到回複,直到等到陳遲的視訊通話。

“怎麽這個點還在辦公室啊?”

時溫一眼就看到他邊上資料夾。

陳遲拿起手機靠在椅子上,可憐兮兮地說:“你不在,住哪都一樣。”

“就躺在辦公室?”時溫擔憂地皺起眉,嚴肅起來,“不行,沙發太軟,對身體不好。”

陳遲抬眉,意味深長道:“擔心我腰不好?”

時溫一噎,麵露無奈。

他逗了她幾句,站起身,走了幾步來到一扇門前,推開,裏麵是一間挺大的臥室。

陳遲在沒追回時溫的那段時間,經常加班,晚上就住在這裏。

“原來你辦公室裏也有臥室啊。”時溫詫異,稍微放下心來,又說:“但是不可以因為這樣就工作到很晚。”

陳遲應了聲,見她打了個哈氣,眼角紅紅的,流露出倦意。

“困了就睡覺吧。”

“不想我陪你聊天嗎?”時溫翻了個身。

“視訊開著,我看你睡就夠了。”

她別過臉,“不要。誰知道我睡著了會不會出什麽洋相。”

他挑眉揶揄,“那以後睡在我身邊呢?”

“……”她藏起來害羞,義正言辭,“鏡頭顯胖。”

“你在我眼裏怎麽樣都好看。”他說得極其自然。

時溫一邊覺得這話膩人,一邊嘴角不自禁翹起。

“那我們通電話。”陳遲說,突然想起什麽,問:“你手機給我的備注,ccc?是什麽意思?”

時溫“啊”了聲,不大想說。

陳遲坐進沙發裏,見她一聲不吭,嘴角挑起,玩味又語氣自然地猜測:“蹭陳遲?嚐陳遲?”

時溫不說話,他玩心大發,笑道:“寵陳遲?吃陳遲……還是,操陳遲?”

時溫:“……”

又羞又惱,她水眸瞪著他,口齒清晰說:“是蠢陳遲!”

說完掐斷電話。

界麵退出,螢幕正好出現她跟小精靈聯係的界麵。小精靈仍沒回複她。

時溫思索幾秒,最後微博私信了小精靈。最近小精靈仍在發微博運營,應該能看到。

做完這些,她才接通陳遲的電話。

陳遲低低的聲音很有磁性,此刻很有催眠效果。迷迷糊糊睡著前,時溫蹭了蹭枕頭,無意嘀咕:“想你……”

陳遲放的擴音,聽見手一抖,鋼筆在紙上劃開曲折的一道,像起伏的心跳。

一個小時後,他撥通了遠在國外的邵珩的電話。

邵珩那邊剛剛早上,接到電話很暴躁,沒看來電人。

“誰啊?!”

“我。”陳遲淡淡說。

邵珩一愣,隨即道:“公司出什麽緊急情況了?”

“不是。是我的私事。”陳遲放下鋼筆,指尖輕敲桌麵,“我想,跟你學一些技術方麵的問題。”

“技術方麵的?這該我向你學吧?”

陳遲沒接話,又說:“你大學時候經常帶一個女生回宿舍,那個女生你還有聯係方式嗎?”

“有啊,怎麽了?”

“發給我,有東西要她幫忙做。”

“她學珠寶設計的,你要風投這類的?可公司現在完全不需要這樣盈利了。”

邵珩一直很愛玩,女朋友換得跟衣服一樣,自詡情感專家。

大學期間,偶爾他會把女友帶進宿舍。其中一個是學珠寶設計的,一次早上她的揹包掉到地上,露出繪本,紙張被風吹動,陳遲下床剛巧看見了某一頁的設計——

一個別致的鑽戒。

看見它的那一刻,陳遲就想到了時溫。

不過當年那個女生說,以那時的技術還做不出來,就算做出來了也達不到想象中的效果。

“做戒指,幫我聯係她,價格隨便開,順便告訴她鑽石我挑好了。”

挺久之前陳遲就進行了鑽石的挑選。

“戒指?你要結婚?”

邵珩沒能得到答案,因為陳遲幹脆利落地結束通話了電話。

迫於好奇心,邵珩進行了查詢。看到搜尋結果後,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再一想到陳遲提出的“技術學習”,嘿嘿笑了出聲。

-

隔日早上,時溫收到了小精靈的微博私信。

小精靈一如既往地喜歡顏文字。

【恭喜結婚!新婚快樂!】

【不知道哪個男人這麽幸運可以娶到你!】

【對了,你們辦婚禮嗎?我,我……可以去嗎?】

化妝期間時溫得空回複。

【應該不會辦婚禮。不過還是看陳遲想不想。】

【辦婚禮不應該以你為主嗎?你想嗎?】

【其實,無所謂,也不太想,如果陳遲辦婚禮肯定會找好地方。太鋪張浪費了,而且,沒多少親戚朋友來,到時候偌大的禮堂,零散的來賓……可能會想起不開心的事。】

【摸摸,那就不辦婚禮了。】

-

之後的每一天,時溫晚上都會跟陳遲視訊,而後再通電話。

直到兩個星期過去,時溫有些不開心了。

當天的拍攝很辛苦,她腿痠痛,想到之前陳遲會很溫柔很心疼地替她按摩,心裏有些酸澀難受。

想他了。

接通視訊,她趴在床上,胳膊墊著下巴,不滿控訴:“騙子。”

陳遲都沒反應過來。

時溫難過,“說什麽離不開我,現在都過去兩周了……一次都沒來看我。”

她語調軟趴趴的,陳遲心裏酥軟,從螢幕上觸碰她的臉,無奈說:“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擔心到時候忍不住。”

時溫被這個理由說動了,睫毛顫動,但心裏還是難過。

“你想見,我今天就可以去找你。”

時溫猶豫了一下,最後慢吞吞說:“還是算了吧……”

萬一他真忍不住呢?

陳遲撐著額頭,低低說:“每次都這樣,撩撥起我,又晾我。”

“那個,不好意思嘛。”時溫覺得好像是這麽回事,有些想笑。

她眨眨眼,“要不,今天我哄你睡覺。”

陳遲猶豫了幾秒,又立馬點頭。

陳遲躺回床上,準備就緒,手機就在耳畔,溫柔的聲音衝淡了骨頭裏的思念,讓他身體起起蕩蕩,彷彿飄在雲上。

陳遲隔日早上起來,難得情緒不煩躁,洗漱完,剛走出房間,就見到門外的宋騰。

“什麽事?”

宋騰看他一眼,見他心情狀態比前幾天好,硬著頭皮說:“遲總,沈總來了。”

陳遲意料不到,愣了好一會。

“走。”

會議室裏,沈陌坐在圓桌前,從頭發到臉和麵板,相較之前沒有任何變化,看不出她生了場大病。

他走進會議室,沈陌立馬抬起頭。

陳遲在離她最遠的椅子坐下,簡單直接,“什麽事?”

沈陌緩緩抬起眼。

看到那雙眼下的神情,陳遲知道這段時間她過的並不好。

“你跟時溫結婚了?”

沈陌聲音一如既往地冷漠。

陳遲聽她講到時溫,眯起眸子,“怎麽?”

沈陌盯著他,目光很深,“陳遲,我會把沈氏作為新婚禮物送給你。”

陳遲緩滯了一會,“什麽?”

沈陌:“公司的問題我都處理好了。與其讓沈家那兩個公子哥大小姐繼承,不如找你,你最合適了。”

陳遲冷笑,“是麽?貴公司主要做電子產品和化妝品,你要是給了我,我可不敢保證會亂做些什麽。”

沈陌凝視他,眉心微皺,“公司給你後,你會怎麽安排?”

陳遲慢悠悠說:“跟C&S並掉電子產品,沈氏主要向生物製藥發展,化妝品也顧及。”

沈陌眼睛微動,“我覺得很好。”

陳遲牽唇,涼薄的嗓音,“不過抱歉,我沒興趣接手,你的公司是你的公司,與我無關。”

沈陌麵色凝重,“陳遲,沒必要跟利益過不去。”

陳遲臉上似是而非的笑消失,冷冽道:“你先告訴我,那個讓時溫假扮他女友躲相親的男人,是不是你派來的?”������@������ጵģ����r���c�^����ʣ�µ�ˮ�ȹ⡣���\ͻȻ��Ц�����������Õr�ز��c����������ЩãȻ������ˮ������������С�\�������\Ц��ͣ�������r�ر���Ц���Ļţ���Щ�����ˣ���ס���ĸ첲����С�\�������ˣ������\�[�[�֣�ͣ����•���Y߀��Ц�⣬���㲻�X�����Ǿ�Ԓ�ܴ˵؟o�y���كɆ᣿���r�أ���ʲ�᣿�����\������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