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瀾 作品

103

    

杜啟程上下打量他。沒想到他真是成績又好,又會打架,還好他當初沒怎麽招惹時溫……眼睛不經意瞟到下麵。他揚眉,詫異唏噓。陳遲聽到,冷冷斜了他一眼。杜啟程尷尬笑了笑,“那個,那個……”陳遲轉身就走。杜啟程伸手要拉他,被他嫌棄躲開。杜啟程:“我,我聽你很會打架……你能不能罩著我?幫我解決幾個人?”陳遲腳步不停。杜啟程:“我知道你喜歡時溫,我幫你追她,什麽生日,你不好意思問的,我幫你搞定?”陳遲:“不需要。...時溫被陳遲摟著,??她每每有回去的**,就被他抱回去,??彷彿粘在她身上一樣。

接近十點,??她收到樂錦的簡訊,說走道上有奇怪的聲音。

樂錦大概最近懸疑片看多了,不敢出門檢視,??得知時溫在陳遲家,??也不敢讓她出來,提醒他們鎖緊門。當然,強烈提醒了幾遍,??讓他們別在屋內做一些壞事,男人要吊著才合適。

然而,??陳遲今晚絲毫做壞事的念頭都沒有。把她抱回床上,下巴抵著她腦袋,??就那麽圈著她,??沒亂動亂碰。

一覺睡得安穩。

隔日早上,時溫被一陣鈴聲吵醒。她皺著眉去撈手機,隱約記得今天沒課,??關過鈴聲了。

眯著眼看螢幕,是樂錦的來電。

“喂——”時溫聲音裏還都是睡意,身邊的位置空著,廚房傳來輕微的動靜,她在床上打了個滾,翻到陳遲的那邊。

心想著自己是不是太懶了,??怎麽總讓他做飯了。

“小溫——門外有個奇怪的男人,就靠在陳遲家門口!”樂錦聲音鬼鬼祟祟的。

時溫揉揉眼,“家門口?”

“對!我懷疑昨晚的動靜就是他弄得。你能不能讓陳遲出來解決一下?我今天有活動,他在那我不敢出去,你說他要是我私生飯什麽的怎麽辦?”

時溫清醒多了,聽到這有些忍俊不禁,隻應道:“好,我們出去看看。”

雖然覺得樂錦表現的太誇張,時溫還是不大放心,特意提醒陳遲拎著工具去開門。

門往外推了一下受到阻力,而後一隻胳膊出現在屋裏的兩人眼中,那人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轉回頭——

昨天那個蓄意搭訕她的男人。

陳遲幾乎是瞬間眯起眼,氣勢冷冽。

男人短發淩亂,神情憔悴,鬍子一夜就長出來了,精神狀態跟昨日判若兩人。

“我昨天想了好久,其實我之前也觀察過你們,我真的覺得這個男人不適合你!你聽我說,你們真的不能結婚,太草率了!”

陳遲冷冷扯了下嘴角,倚著門框,“不合適?”

“你是大集團的總裁,你身邊男男女女那麽多,紙醉金迷地生活,時溫跟你不一樣,她不是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也應付不了那些女人,肯定會有不少女人往你身邊撲,時間久了,這對時溫就是傷害,而且你能保證你未來不會背叛她?”

陳遲神情淡漠,不輕不重的目光,口齒清晰,“你背叛她一百次,我都不會背叛她一次。”

男人嘲弄一笑,“我們男的最喜歡說這種花言巧語,我知道你不可能做到。”

他轉而去看時溫,“時溫,我能跟你談談嗎?”

時溫不理解他為什麽可以用這種“他們很熟關係很好”的語氣說話。

“不好意思,我沒什麽跟你聊的。”

“你是不是在怪我?是不是覺得我不尊重你,昨天蓄意搭訕你?”男人低垂著腦袋,看起來蔫蔫的,“對不起,你別生我氣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你跟我聊聊吧,可以嗎?”

時溫:“……?!”

他這個語氣……是在,撒嬌吧?

時溫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麵對,隻是強烈地感覺到,陳遲的後腦勺都在冒冷氣。

撒嬌?裝委屈?裝可憐?

陳遲氣笑了,舌尖頂了頂後槽牙,散淡開口,“喂盜版貨,學著點。”

語罷,他將身後的時溫拉出來抵在門板上,腦袋順其自然地埋進她頸窩。

“不開心,很不開心……”他低喃,磨蹭她幾下,“我不喜歡他……你是我的,就不可以看其他男人。”

“怎麽這麽不讓人省心。”他摟著她的細腰,“不可以拋棄我,我初吻都給你了……”

時溫:“……”

她也顧不上被門外男人盯的尷尬,注意力都給了懷裏的人。

“或許,”他抬起頭,桃花眼微挑,琉璃般透徹晶亮,“初夜也馬上就給你。”

時溫臉刷的紅了,想鑽地洞進去。倉皇羞赧間,嘀咕:“好多人,做了好多次最後還是分了。”

陳遲說這些本來就是為了給那男人難堪,聽到這,臉徹底黑了。

“你說什麽?”他牙根發癢。

時溫眨眨眼,“我剛剛說什麽啦?不記得了呢。”

陳遲冷笑,“你說你要離開我。”

“怎麽可能,我哪捨得離開你啊。”

“你看你們!你們這個情況絕對不能結婚,你們這都不是正常男女談戀愛的狀況,你們完全在狀況外!”

男人這時出聲。

陳遲看也沒看他一眼,手撐在她腦袋邊的門板上,“親我,我就原諒你。”

時溫:?

“不行……”她湊到他耳邊,小聲說:“別鬧了陳遲,我覺得他精神狀況有些異常,別刺激他了。”

陳遲麵容鐵青,咬牙切齒,“你同情他,就像當初同情我一樣,他就是想借著你的同情心跟你繼續發展——”

男人這時又跳出來,“跟我發展又怎麽樣!你們還沒結婚她就是自由人,她隨時可以跟你分手跟我在一起!”

陳遲目光陰鷙,陰冷的氣息在那一刻收不住的肆意發散。時溫許久沒見到他這副樣子,一下慌了。

“陳遲……”她握住他的胳膊,想安撫他,他的眼睛仍直勾勾地盯著男人。

“試試。”他從喉底逼出這一句,像從深淵發出的水滴聲。

“試就試。”男人毫不退縮。

時溫簡直不能理解這個男的,她從來沒見過哪個男的在陳遲這種狀態下還能保持鎮定。

不過他這種鎮定實在怪異,不是從內心的不怕,就彷彿篤定陳遲不會對他有什麽影響一樣。

時溫抿緊唇,看著男人的目光帶著審視,冷靜又堅定地說:“我們這個月就會結婚,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我就會報警。”

我們這個月就會結婚……

結婚……

當時溫第二次說出這句話時,陳遲再也無法故意不在意了。

這兩句話在他耳邊回蕩,攪得他心神不寧。

一直持續到他去到公司。

“宋騰。”

陳遲打斷宋騰的話,問:“你結婚的事怎麽安排的。”

宋騰猜測到些許,臉色順變,還是回答:“訂的酒店,大概有十幾桌親戚朋友,還……”

“不找親戚朋友不行?”陳遲問。

宋騰遲疑,“這個,結婚一般都要叫上親戚朋友的。”

“兩個人的事,兩個人結婚,那麽多人摻和進來做什麽?”

宋騰傻了兩秒,最後覺得這話由他來說最合適不過了。

陳遲皺皺眉,轉開話頭,“那個男人查的怎麽樣了?”

宋騰無需反應,隨即答道:“是個建築師,那個婦女也的確是他的親生母親,在那個小區住了有三年了,不是臨時搬過去。”

陳遲攤開檔案,說:“盯著他,看他……”他頓了一下,“看他跟沈陌身邊的人有沒有接觸,特別是方書。”

“是。”

-

樂錦三人紛紛表示要等這個月過完再搬家,畢竟付了房租不能浪費錢。所以,月底之前時溫都不能搬走,必須陪著樂錦。

說是陪著樂錦,時溫大部分時間都被陳遲困著。陳遲不知道用了什麽方法,讓樂錦不僅對他放下不滿,偶爾還任由她留宿他家。

接近月底,樂錦三人以及陳遲在準備搬家事宜。

時溫惶恐不安。

因為……月底她正好要回劇組。

陳遲實在粘人,時溫恍恍惚惚想到高中那年全家去旅遊。

最後,事實證明她進步了。至少,她提前了兩天告知了陳遲。

“你現在纔跟我說?”陳遲臉繃著,很是不滿。

“我,比以前好,我們明天可以一直在一起啊。”時溫捋了捋臉側不存在的頭發,“而且,你不是投資方嘛,我以為你能知道一點風聲呢……”

“我心思都在你身上。”他冷著臉說:“而且,還沒到冬天。”

時溫鼓鼓腮,“我也沒辦法。”

陳遲薄唇抿成一條線,時溫摟住他的腰,“別生氣了。”

他一動不動,時溫整個人掛在他身上,“以後,我都會跟你說的,我答應你。”

他還是沒反應。她一下一下順他的背,聲音放的很輕很柔,“消消氣吧陳遲同學。”

順了好一會,他終於回抱住她。

……

時溫以為陳遲消氣了,直到下午回家等了好一會沒等到陳遲,再問宋騰,宋騰說不出陳遲的去向。

一聲招呼不打,時溫找不到陳遲的人了。

“喲,終於捨得回來陪伴你的小姐妹了?”樂錦捧著一個箱子,打趣時溫,“不過,姐姐我搬空了,乖乖待在你男朋友家吧,哼。”

時溫撅了撅嘴,有些委屈,但又覺得自己沒什麽資格委屈。

樂錦見她小臉蔫蔫,粉唇微撅的模樣,心軟了,“怎麽回事啊?”

時溫把事情跟樂錦說了一遍。

樂錦吧啦吧啦說了一堆,最後總結:“雖然他在我麵前表現的冷冷淡淡,但是,真的能看出來他很粘你,反正幾乎你在他就在,好在他不吵不煩人。”

“我大概也知道你為什麽忘不了他了,這麽一個隻是呆在你身邊,你可以做任何事哪怕不理他他都不會覺得無聊的人,忘不了很合理。”

“我覺得他雖然很有錢,但還是缺愛的,缺愛這種東西是融入骨血很難治的。”

時溫靜靜聽完,歎了口氣說:“大概吧……不過,我更傾向於是他超喜歡我。”

樂錦失笑,“你怎麽這麽自戀?!”

時溫跟樂錦告別沒多久,收到了陳遲的電話。

電話接通,那邊卻不是熟悉的聲音。

“嫂子記得我不?”

她還記得,但年代久遠,想不起名字。

“我張耀啊。”

“啊,是你。”

“想起來了?嫂子,生哥醉了,K吧老地方,你來接他吧。”?笑容又大了幾分,“怎麽?真對一丫頭片子上心了?陳遲生在我心中可是沒有七情六慾的。”陳遲隨手蹭掉嘴角的血,眼裏因剛剛那場廝打而產生的戾氣一時無法散去。“別動她。”每一字說得像刻出來的一樣。任赤坐到吧檯上,??“蘇苒呢?當初為了那個女的可以拋棄兄弟,害死兄弟,現在說不喜歡就不喜歡了?”陳遲聲音沒有任何溫度,“那女人跟我沒關係。”任赤手一抬,朝酒吧裏其餘看戲的兄弟劃了一圈,“你覺得這裏有人信嗎?”陳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