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瀾 作品

01

    

很困那種。時溫輕輕將椅子挪開。……也不知道,他為什麽這麽困。時溫翻開單詞本,開始安安靜靜背單詞。沒多久,她察覺鄰桌人動了動。下意識看過去,見他睡眼惺忪,模樣很是無害。時溫莞爾,輕聲:“早上好。”少年下巴墊著胳膊,另一隻手伸進抽屜。摸索了一會,終於掏出,放到時溫桌子上。一個手機,黑色。跟時溫的白色手機一個牌子和型號。陳遲重新伏在桌子上,露出一隻眼,聲音有些啞和懶,“手機號。”時溫眨眨眼:“新買的嗎?...簡單的三室一廳,溫馨大方,牆角幾道蜿蜒縫隙,勾勒著歲月。

正是飯點,餐廳一片和諧,木質傢俱在白熾燈下泛著柔和光澤,桌上五菜一湯,冒著熱氣。

瓷勺與碗碰撞,發出清脆聲響。

時溫喝了口湯,觀察桌上其他三人的麵色。

好像心情都不錯。

晚飯接近尾聲。時溫放下碗,緩緩開口,“爸爸媽媽,我想轉學。”

桌上三人皆是一愣,停下動作看向時溫。

“轉學?為什麽突然想轉學?”時父先反應過來,出聲詢問。

“是不是學校有人欺負你啊?”時母擔心問。

時溫搖了搖頭,“沒有人欺負我,我就是想……跟姐姐在一起。”

時暖當即放下了碗,緊皺著眉,“你想轉到我學校?”

時溫點點頭,解釋道:“我覺得這樣,我們姐妹倆也有個照應。”

時暖冷笑一聲,“照應?我並不想照顧你,也不需要你的照顧!”

時溫垂下眼,臉白了幾分。

時母輕斥,“暖,怎麽跟妹妹話的?”

時暖臉上仍掛著冷笑。

時溫咬緊嘴唇,堅持,“我真的很想轉到二中,而且,越快越好。”

時父時母對了下眼色。

時父:“這事我跟你媽媽再商量商量。”

時溫知道這事一定能成功。

爸爸媽媽向來不會拒絕她的要求。

轉學的事,一週不到便辦下來了。

縱使時暖再不樂意,還是得跟時和溫一起上下學。

二中跟時溫原來的學校一樣,都是市重點,不過校區要一些,建築要老一些,有種文化和曆史的濃稠感。

時暖帶時溫到了她所在班級,轉身便走。

時溫朝著她背影:“姐姐再見,午飯記得來找我。”

時暖腳步加快,轉身消失在樓道。

時溫抿抿唇,又不在意地彎了彎唇。

在時暖的強烈要求下,時溫沒被分到時暖所在班級。由於時溫在原來學校是穩定的年紀第一,所以,還是被分到了好班。

時溫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她前排坐的是班長,叫王婷。王婷跟她講了一些學校的情況,讓她有事可以跟自己講。

王婷:“等會午飯你跟我一起去,你應該不知道食堂在哪。”

時溫輕輕搖搖頭,“不用了謝謝,我姐姐會帶我去的。”

王婷詫異,“你姐?誰啊?”

想到她的名字,驚呼一聲,“不會是時暖吧?”

時溫有些驚訝:“你認識我姐姐?”

王婷:“你姐全校上下誰不認識啊,校園女神!”她著,上下打量時溫,語氣帶著羨慕,“你們家基因也太好了吧,姐姐長那麽好看,結果妹妹也這麽好看,還都很有氣質,別跟我你成績也很好!”

時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王婷盯著她白裏透紅的臉頰,咋了咋舌。

時溫不經意側頭,看到旁邊空著的座位,抽屜裏露出截書,應該是有人坐的。

“這旁邊有人嗎?”

王婷臉色霎時變了,語氣也低了幾分,“你別管他。”

時溫不解。

老師走進教室,王婷轉回身。

時溫過道另一邊的空位,眸光微閃。

上午最後一節課結束,班裏的同學一鬨而散,臉上是不同課堂的放鬆和朝氣。

時溫獨自一人坐在教室,邊背英語單詞,邊等時暖。

十幾分鍾後,時暖來到了教室,她站在門口,冷淡的兩個字,“吃飯。”

時溫聽到她的聲音,立馬抬起頭,泛起笑意,“好,馬上。”

二中的食堂飯菜很好吃,各色吃也很好吃。

時溫走出食堂的時候還一臉滿足。

“估計這一年多我能吃胖。”

時暖在一旁冷哼,“就你那點食量能胖到哪去?”

時溫不在意地眨眨眼,“姐,陪我去操場走走吧,認認路也消消食。”

時暖想也沒想就拒絕,“不去。”

時溫:“我們學校這麽大,我要走丟了不還得麻煩你。”

時暖皺了下眉,嫌棄:“事多。”

二中的操場很大,足球場有男生穿著球衣瘋狂奔跑,太陽溫度媚人。

時溫如果知道在這裏會遇到那個人,她一定不會要時暖帶她來。

雖然知道,總歸躲不過。

操場最西邊的大樹下,一個男生背靠著樹幹,麵對圍牆坐著。

他垂著頭,黑發比大多數男生要長,遮著眉眼和情緒。曲起的膝蓋上搭著冷白瘦削的手,春季校服被他堆到肘部,臂滿是傷痕,鮮紅的血似是止不住,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時溫第一次見到他時,他比這幅樣子還要糟糕。所以,時溫不顧時暖的阻攔,走向他,遞給了他餐巾紙。

如果,當初她聽時暖的話不靠近他,後麵的事就不會發生了……

時暖也不會才十八歲就死。

思緒萬千,回憶像個深淵。

時溫身上冒出冷汗,餘光時暖向樹下那人走去,她一驚,連忙攔住。

“姐,別去。”

時暖有些詫異,看著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沒意味地笑了笑,“我記得一個星期前,他躺在巷裏,我也是這樣拉著你讓你別去,可你一定要去,這才一個星期……”

時暖看著她的目光帶著不解和懷疑,“我以為你是為了他纔要轉來的,怎麽……”她突然揚眉,一副瞭然,譏笑,“你怕我接近他,他會喜歡上我?”

時溫情緒複雜,無聲搖頭。

一年後的五月二十一號,那個少年會用他的賦製作化學武器,轟炸學校。而時暖會死在斷樓下,時母會精神崩潰,搶了時父的方向盤,車會翻……

時溫不知道車禍有沒有讓爸爸媽媽死沒死,她隻知道一醒來,她回到了一年前,她遞給那個少年紙巾的第二。

如果她沒遞紙巾,時暖不會有興趣認識陳遲,不會給陳遲處理傷口,不會給陳遲帶來溫暖,不會讓陳遲喜歡上時暖,再因時暖跟別的男生親近而嫉妒絕望,最後轟炸校園。

可是,她回到了遞紙巾的第二。她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可她一定要阻止陳遲喜歡上時暖。

時溫攥緊時暖的袖子,“我不喜歡他,當時,隻是覺得他可憐,現在覺得他可怕……姐,我們走吧。”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眉眼帶著哀求。

時暖覺得她心事重重,越想越可疑。那麽心軟的一個人,看到陳遲那副模樣,不眼紅就算了,還覺得可怕?

越是懷疑,時暖偏要逆著來,她用力甩開時溫的手,跑向樹下的人。

時溫知道她的脾氣,也知道沒那麽容易阻止她。

時暖趕到陳遲身邊,看到他身上的傷,皺起眉頭,“你怎麽又傷成這樣?”

男生仍垂著頭,沒有任何反應,胸膛起伏也很微弱,黑發下的臉冷白脆弱,沒有任何生氣。

時溫站在不遠處,看得心顫。

那些傷,真的太嚇人了……

時暖很快站起來,奔向教學樓。

時溫知道她去拿什麽。

時溫站在原地,躊躇了一會,慢慢走近陳遲。

她來到他身邊,蹲下,放緩呼吸。

上一世,她沒轉學來二中,隻是偶爾會問問時暖,那個少年的情況。高三學業繁忙,時溫結束課程,會順路來接時暖,結伴回家。幾次,她都看到時暖在給陳遲包紮。

那一年,時溫怎麽也見過陳遲數十次,可卻從沒看清楚過他的臉,他的頭發正好長到眼睛,看不清五官和表情。

好奇心作祟,時溫心翼翼湊近陳遲。

他麵板有種病態白,鼻挺精緻,唇形好看,卻很薄,顏色略顯慘淡。眼睛長什麽樣呢,這世上真的有人見過他的眼睛嗎?

時溫想著,男生突然睜開了眼。

視線相觸,目光糾纏。那雙眼漆黑如夜,如深淵,看不出絲毫生機和星點,死水一般,毫無波瀾。

卻是雙桃花眼。

時溫胸口一窒,身子縮了回去。

轟炸事件發生後,時溫除了恨和自責外,一直在想:怎麽會呢?為什麽呢?那個少年還那麽年輕啊……

那場轟炸不僅炸死了全校師生,也炸死了他自己,他完全可以在那不出現在學校。

然而,此時此刻,這短短的幾秒對視,卻給了她靈魂一擊。

他的眼底沒有任何希望。

記憶穿梭,時溫眼淚猝不及防地就落了下來。ֱ��������˼˪���ϣ����޵�������˼˪���H��Ů���¶��֣����ᚈ�̵��ˌ��^Ů�s����ã��ҲŲ����������İl�F�����^���Ҫ�����^Ů���ֵ��Xؔ���� �������룿���rů̧�^ȥ����t���|����Ԓ�����rֹס����t�I�ݽY��һ����Ӳ��������ɢ�l�ɭɭ�Ě�����rů�X����Щ�B�ˣ����㣬߀�ðɣ�����tȭ�^���o��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