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丟在狼山

    

這麽小的孩子一個人在野外本就可憐,更何況還能聽得懂狼語,就更稀奇了,如果放任在這裏,這荒郊野外又是冬天,必死無疑。“孩子,你上來,我們帶你回去。”母狼走上前慢慢趴在林曉曉的麵前,示意爬到自己的背上。林曉曉看了看兩頭狼,它們剛才的商量林曉曉自然是聽見了的,可是回狼窩啊,自己真的要跟著它們回狼窩嗎?那不是小娃娃打狼,有去無回嘛。一陣冷風吹了過來,凍的林曉曉一陣激靈,好像留在這也好不到哪裏去,這小胳膊小...“這裏怎麽有個孩子?”www.x33xs.com

“這是死了?”

林曉曉頭疼裂,本來在好好的做手,突然一陣眩暈之後就什麽都不知道了,作為一個醫學天才,那種況太瞭解了,疲勞過度,有猝死的征兆,隻希同事們給力點,一定要把救活,還不想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

此時聽見有人說話,林曉曉鬆了口氣,同事們果然給力,把從死亡線上給拉回來,回頭一定要好好請他們吃頓好的,隻是這對話怎麽聽著好像哪裏怪怪的。

林曉曉努力睜開眼睛剛想問問哪裏來的孩子,是不是又有病人,就發現視線所見的地方,四隻綠瑩瑩的眼睛,在黑夜中猶如四團鬼火,閃閃晃。

綠瑩瑩的眼睛!!

月下黑的發亮的皮!!

臉長鼻尖,兩耳直立!!

林曉曉差點一句國粹飆出,瞬間清醒,開始往後。

這踏馬是狼啊,比首都野生園裏的狼還大上幾圈的狼啊,而且還是兩頭!

林曉曉要哭了,不停地往後退,卻猛的發現不對,一抬手就看到一雙小小的唧唧的手,林曉曉顧不得退,又趕了一把自己的臉。

艸!

怎麽變小孩子了。

兩隻狼就這麽看著一會往後一會又停下來看著自己的手,一會又自己的臉,臉上的表更是一個賽一個的彩。

“在幹什麽?”

“難道這就是人類說的傻子?”

聽見兩頭狼對話的林曉曉:“你纔是傻子。”

“……”

沉默!

大樹下一團的小團子,和兩頭比大出n倍的狼就這麽瞬間怔住,大眼瞪小眼,似乎都在消化剛才的事。

林曉曉:我怎麽能聽懂它們說話?

兩頭狼:能聽懂我們說話?

風在林間吹過,樹葉跟著沙沙沙的響,穿過山石之間的隙甚至還發出嗚嗚的響聲,在安靜的林子裏顯得格外的詭異。

一個小人和兩頭狼還在繼續僵持。

“阿嚏!阿嚏!”林曉曉被冷風吹的打了好幾個噴嚏。

形略小一些的母狼往旁邊走了一步,替擋住了大部分的冷風。

林曉曉見了,還以為是要吃了自己,嚇得連忙開口:“別吃我,我的不好吃,人是酸的,很難吃的。”

這到底是是怎麽回事,怎麽變小孩子了,還在這深山老林裏遇到兩頭狼,嗚嗚嗚嗚,難道今天註定要為它們的腹中食了嗎?

兩頭狼無語:“你吃過?”不然怎麽知道難吃。

林曉曉這次很確定了,自己真的能聽懂兩頭狼說話,趕回答:“沒有,我猜的。”能聽懂說話,流無問題,說不定能保住小命呢?

這次換兩頭狼傻眼了,可惜狼的表怎麽看都是一個兇狠,天也暗,林曉曉隻看見兩頭‘惡狼’盯著自己,隨時要吃了自己的模樣。

完了,更慌了。

“你,能聽懂我們說話?”這次開口的是那隻公狼。

林曉曉眼睛一亮,知道轉機來了,連忙點頭:“能聽懂,能聽懂,你們能不能別吃我,我真的不好吃,而且我太小了,一點都沒有,吃起來也不帶勁。”林曉曉一邊說還一邊晃了晃自己的小胳膊小。

很快就回來了。

嘶,真的好冷啊,到底是哪個殺千刀的王八蛋把大冷天的扔在這深山老林的。

林曉曉抱自己,眼帶期盼的看著兩頭狼,希它們能大發慈悲。

兩頭狼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底看到了不敢置信,真的有人類能聽懂它們說話,太神奇了。

“把留在這裏會被凍死的,要不先帶回裏去?”母狼跟公狼商量。

公狼看了林曉曉一眼,眉頭擰著,但耐不住妻子的祈求,隻好妥協。

“先帶回去吧。”

母狼高興不已,才又做了母親,看到這麽小的孩子一個人在野外本就可憐,更何況還能聽得懂狼語,就更稀奇了,如果放任在這裏,這荒郊野外又是冬天,必死無疑。

“孩子,你上來,我們帶你回去。”母狼走上前慢慢趴在林曉曉的麵前,示意爬到自己的背上。

林曉曉看了看兩頭狼,它們剛才的商量林曉曉自然是聽見了的,可是回狼窩啊,自己真的要跟著它們回狼窩嗎?

那不是小娃娃打狼,有去無回嘛。

一陣冷風吹了過來,凍的林曉曉一陣激靈,好像留在這也好不到哪裏去,這小胳膊小的,肯定一晚上就給凍死了。

不管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變個小娃,來到這奇奇怪怪的地方,還遇到了兩頭狼,還能聽懂它們說話,這簡直就像做夢一樣,現在急需知道這是怎麽回事,如果凍死了,就什麽答案都找不到了。

想明白之後的林曉曉看著兩頭狼,又確定的問了一遍:“你們真不吃我了?”

“嗯,不吃了,這裏太冷,我們帶你回家。”母狼聲說道。

林曉曉吸了吸鼻子,看看公狼,再看看母狼,果斷趴到了母狼的背上。

母狼順勢起,突然的晃讓林曉曉差點掉下去,公狼抬爪子扶了一下,林曉曉小聲的說了聲謝謝,雙手便地抓著母狼背上的。

公狼看了一眼,帶著母狼幾個起躍就離開了剛才的位置。

冷風在耳邊呼呼的過,如果不是母狼上的皮太太暖和,林曉曉覺得自己一定會凍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母狼終於停了下來,周圍也沒有呼嘯的冷風了,林曉曉抬起頭才發現他們已經到了。

還不等打量這個山,兩隻小狼就跑了過來,在母狼的上蹭來蹭去,裏嗚嗚咽咽的撒。

林曉曉趴在母狼背上好奇的看著他們,任何生的崽都是可的,兩隻狼崽子顯然沒有多大,一臉的憨,上的皮也是灰白的,十分好看。

他們也發現了林曉曉,兩狼一人就這麽大眼瞪小眼,互相在對方眼裏看到了好奇。

“娘親,是誰?怎麽長這個樣子?”跟他們一點也不一樣。

您提供大神青杼的被扔狼山,靠馭風生水起退,又趕了一把自己的臉。艸!怎麽變小孩子了。兩隻狼就這麽看著一會往後一會又停下來看著自己的手,一會又自己的臉,臉上的表更是一個賽一個的彩。“在幹什麽?”“難道這就是人類說的傻子?”聽見兩頭狼對話的林曉曉:“你纔是傻子。”“……”沉默!大樹下一團的小團子,和兩頭比大出n倍的狼就這麽瞬間怔住,大眼瞪小眼,似乎都在消化剛才的事。林曉曉:我怎麽能聽懂它們說話?兩頭狼:能聽懂我們說話?風在林間吹過,樹葉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