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官夭夭 作品

001 小子,我壓根就看不上你!

    

放下手中的報紙,看向老伴。關淑萍朝樓上臥室看了一眼,小聲說道:“躺在牀上裝病,就是不肯去相親。”“胡鬧!我跟江老爺子都約好了,下午三點,必須去。”賀安邦氣道。“好了,我上去跟說說。”關淑萍安老伴,轉上樓。賀婧曈聽見擰門的聲音,連忙裝作很痛苦的樣子哼唧起來。不想去相親,一點兒也不想,可在爺爺麵前一直都很乖巧懂事,所以,隻能裝病扮可憐,希能躲過去。豈料,爺爺也不是那麼好蒙的,想當年那都是從戰場上走出來...桐城。

軍區大院舊宅客廳。

“曈曈呢?”賀安邦放下手中的報紙,看向老伴。

關淑萍朝樓上臥室看了一眼,小聲說道:“躺在牀上裝病,就是不肯去相親。”

“胡鬧!我跟江老爺子都約好了,下午三點,必須去。”賀安邦氣道。

“好了,我上去跟說說。”關淑萍安老伴,轉上樓。

賀婧曈聽見擰門的聲音,連忙裝作很痛苦的樣子哼唧起來。

不想去相親,一點兒也不想,可在爺爺麵前一直都很乖巧懂事,所以,隻能裝病扮可憐,希能躲過去。

豈料,爺爺也不是那麼好蒙的,想當年那都是從戰場上走出來的。

“曈曈,好些了嗎?”關淑萍慈的問道。

“,我腦袋好疼,全綿綿的沒有力氣。”賀婧曈聲音弱中帶著哭腔。

關淑萍意味深長的瞅了一眼孫,假裝無意的說道:“哦!剛纔樓下好像有個送快遞的,不知道走沒走。”

糟糕!難道是自己買的到了?

那可是真正的好貨,是拖朋友從國外寄回來的。

這事一定不能讓爺爺知道,他們一直很反對玩那些,覺得不安全,不像是孩子玩的運。

想也沒想的從牀上跳了起來,準備去收快遞。

“剛纔,是誰說自己全無力的?”關淑萍角帶笑,一副拆穿好戲的表。

賀婧曈這才意識到自己中招了,僵的扯了扯角,笑得很勉強,然後一副順小綿羊的樣子靠在上,“,人家突然好了嘛!”

關淑萍憐的點了點孫的額頭,“別以爲我不知道啊,小鬼靈!你爺爺說了,今天的相親必須去。”

賀婧曈不甘不願的聳拉著臉,老爺子發狠話了,敢不去麼?

***

轉角咖啡屋,環境優,裡麵靜靜的流淌著舒緩的輕音樂,讓人們著午後的靜謐時。

忽然,一個頂著黃炸頭,化著濃厚煙燻妝的朋克殺馬特重金屬裝扮的孩推門走了進來,立即引起人們的圍觀和竊竊私語。

便是賀婧曈,環視了室一圈,發現16桌的位置空無一人,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再次確認了一遍是16桌沒錯。

上麵留有一張便條:臨時有事,下次再約。

再約個線!丫丫的!他還端起來了!

氣呼呼的走過去抓著一服務員問道:“坐在那桌的男人什麼時候離開的?”

服務員楞了一下,哆哆嗦嗦的指著門口正準備離開的男人,“好像是那位先生,剛結賬離開。”

賀婧曈大步衝過去,一把揪住他的領口,“小子,我就看不上你!回去跟你外公說清楚!別再來煩本姑娘!”

-----------------

夭夭新坑軍婚寵文,不一樣的男主,但容絕對彩,坑品保證,求支援~~~~(

的眨了眨眼睛,再次確認了一遍是16桌沒錯。上麵留有一張便條:臨時有事,下次再約。再約個線!丫丫的!他還端起來了!氣呼呼的走過去抓著一服務員問道:“坐在那桌的男人什麼時候離開的?”服務員楞了一下,哆哆嗦嗦的指著門口正準備離開的男人,“好像是那位先生,剛結賬離開。”賀婧曈大步衝過去,一把揪住他的領口,“小子,我就看不上你!回去跟你外公說清楚!別再來煩本姑娘!”-----------------夭夭新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