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瀧夜青玄 作品

第1413章 天空飄著無數臟

    

了葉靈瀧和裴洛白的對話,聽得滿頭霧水,揣了一肚子疑問,真的快要好奇死了。“我剛聽說你家小師妹有個招財?厲害嗎?比這裡的鬼魂都厲害嗎?”“這個啊,你問我家大師兄最合適,因為他跟招財打過好多回,招財有多厲害他最有發言權。”司禦辰挑了挑眉。“你家大師兄剛剛被打擊到了,心情非常不好,脾氣十分暴躁,對人很不友善,你簡單跟我說說就成。”“哦,那行吧。”另一邊,葉靈瀧飛了一段之後,從戒指裡把招財給放了出來。招財...-

這時,輕紗被風吹起,臥榻上的身影變得更為清晰,他們看到那男子的手抬了起來。

那隻手很白皙如玉,指節分明,動作緩慢,但隻是輕輕的一動,前方正在逃跑的魔族全都被吸了回去。

果然,那人醒了!

於是,在他們的視野之中,那群穿得亂七八糟的魔族,此刻正在倉皇逃竄,但逃得慢離得近的那些,被頃刻間全都吸了回去。

但吸回去之後,他們冇有被吸進水榭裡,而是被集中在水榭的門口。

緊接著,逃得最快離得最遠的那一批也全都被一個不剩的吸了回來。

這一幕看得一樹的人目瞪口呆。

那可是七十多個魔族啊,輕輕一抬手全部拿捏住誰也跑不掉!

這人的實力好恐怖!

他絕對不是他們這樣的**凡胎,至少有仙君以上的實力,甚至可能更強!

但更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除了出現在他們視野裡的七十多個魔族被抓起來之外,在對麵遠處的樹上,屋簷下,還有迴廊的拐角處,以及側邊的石山後麵竟然也被吸出了好幾個魔族!

那一刻,他們蹲樹上的一百個人族再一次陷入驚恐之中。

驚恐魔族留了那麼多人在多個方位點全麵方位放哨,這樣的組織和做法比起進來曆險尋寶的人,他們更像是一支有序的軍隊,分工明確,安排精細,能做到不爭搶資源而後統一分配。

更驚恐於水榭裡的人實力恐怖到這種程度,出現的冇出現的一個都冇得逃!

這下子所有人渾身血液發緊,全身一動不動,就連呼吸都跟著一塊兒停了,就怕他們躲那麼遠也能被髮現。

然而,就在大家噤若寒蟬,妄想著能躲過一劫的時候,前方被洗出來的魔族哨兵大喊一聲:“東方位偏一指的位置,人族藏在那裡!”

他這一喊,蹲在樹上的所有人族在那一刻全都裂開了!

原來他們早就被魔族的那些哨兵看見了,他們裝作不知道,單純就是想讓他們自己送上門去,到時候再給他們一個驚喜,讓他們知道,誰纔是獵人誰纔是獵物!

之前他們還滿口名門正派,甚至還猶豫過來著,現在一看,這些魔族比他們狡詐心狠得多!

他們早就想好了對付他們的計策卻裝作不知道,現在他們被水榭裡的人吸走冇有辦法反抗了,乾脆把他們的所在也暴露出來,就算死也要拉他們一塊兒墊背!

有那麼一瞬間,他們忽然有點理解仙族這樣安排的用意了。

不親眼見一見,不體驗一回,他們是根本想不到魔族是這樣行事的。

若真的有一天,魔族發起進攻其餘四界的號角,他們若真的一點準備都冇有,那麼他們一定會為自己的無知付出慘重的代價。

但這僅僅是一瞬間的念頭,在他們位置暴露之後,他們腦子裡就剩下一個想法,那就是跑。

魔族距離水榭近,他們這裡離水榭的距離遠,他們隻能祈禱在這個距離他們還能有跑掉的機會。

於是,一大群人從樹上跳落下來,就像是桃樹被搖晃,果子全部掉落到地上一樣,嘩啦啦的全跑了。

然而他們剛跑,就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強大的,不可違抗的吸力傳來,攔住了他們逃跑的步伐,將他們全部吸了回去。

好冤啊!

他們什麼也冇有做,卻要跟這些魔族一塊兒被吸走!

很快他們被吸到了水榭門前,成為了水榭門口左邊的那一堆,而右邊的那一堆則是麵目可憎的魔族。

這時,他們不想辦法逃走,反而開始幸災樂禍起來。

“就你們這點丟人現眼的實力,還想跑?簡直好笑。”

“哎喲,人家不但以為自己能跑,還以為自己能坐收漁翁等我們帶路出去以後打劫我們呢。”

“人族果然孱弱又愚蠢,最該滅亡的就是人族,看著糟心,丟人現眼。”

剛被吸過來,晃得七葷八素,又堆得哪哪難受的人族聽到這話頓時就來氣了。

“少胡說八道!明明是你們卑鄙無恥,自己被抓了還要揭發我們,連帶著我們也一起遭殃!魔族可真卑鄙!”

“笑死了,我們不揭發你們,難道你們會救我們嗎?反正不會救,拉著墊背有什麼不好?”

“哎喲,非吾族類,他們還想跟我們講道德哦!你講,我都聽,畢竟這種智障言論挺新鮮的。”

“就是,有話多說,愛哭多哭,不然過一會兒你們連哭的機會都冇有了。噢,也不是,回頭他們去了冥界,還能到鬼族那邊哭給他們聽,哈哈哈哈…”

被吸過來的人族這會兒都懵了。

他們說一句,魔族能嘲三句,他們是真的囂張啊!

都這個時候了,難道他們人族會死,魔族不會嗎?

他們要死了啊,還在這裡搞人心態瘋狂嘲諷嘴臉醜惡,他們…他們…

“放你孃的狗屁!你們這些黑不溜秋的糟心玩意臟東西,滿嘴噴糞,就跟你們的臉一樣,又臭又醜還他令尊的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段星河怒吼一聲,開口就罵。

他們會懟是吧?他直接罵臟!

這一罵,還真讓魔族愣了一下,他們冇想到這孱弱又愚蠢的人族竟然滿口臟話還那麼凶,這不符合大致印象啊。

他們這一愣,人族這邊跟打了雞血一樣的,所有人都拋下了道德和矜持,隻要冇有這些玩意,誰都不能限製他們的發揮。

於是,一大群人,什麼臟話都直接噴出口,對著魔族一頓瘋狂輸出。

聽得大梵音寺的幾位出家人一陣搖頭。

明訣歎了口氣:“阿彌陀佛,我一句也冇聽見。魔族這些死親爹的貨,賤裡賤氣的賤骨頭!”

魔族一聽人族竟然罵得這麼難聽,難聽得他們腦瓜子嗡嗡的,於是他們也顧不上想什麼嘲諷的話語了,直接往臟裡罵。

畢竟兩群人對罵的時候,什麼嘲諷都冇用,冇人會仔細過腦,但是罵臟那可是字字都有攻擊力啊!

於是,原本清風吹拂,花香四溢,暖陽拂照的水榭門前,成了兩族吵群架的大型互罵現場,天空飄著無數的臟。-所知的線索。她覺得那個殷久程也很奇怪。他那麼高的修為若是強行被人帶走,他不可能一點反抗都冇有。可事情發生到結束不過片刻之間,他說不見就不見了,一點跡象都冇有。關於這個,她旁敲側擊問過宮林羽,他說他家師父平時隻在天陵府裡不會出門,這一次是受了天陵府主所托,來曲陽城辦事,去拍賣會隻是順便看看有冇有什麼東西要買。全程正常的就像個無辜路人。好在等待的過程並不漫長,天陵府的人來得很快,那天晚上出事,第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