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小早 作品

第125章 談談晚上的事

    

事不登三寶殿!李娜看病床上的宋沁根本不看她,也不接話,一副老孃完全不care的樣子,她急的不得了,“昨天我就被當場辭退了!這樣還不夠,那個女人還揚言要讓我在A市過不下去!周家的勢力龐大,會讓我聲名狼籍的!”這個世界上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針沒有紮到自己身上,永遠也體會不了別人的痛,所以宋沁雖然內心毫無波瀾,但卻還是裝出了一副我很難過的表情看著李娜,“......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我幫不了你!”她...於是,宋沁就跟著小曾師傅,蹲在花棚中,認著一株又一株的在宋沁看來長得都一樣的綠油油的草,呃......花!

晚上,宋沁抱著宋沐陽躺在兒童床上,輕聲問道,“陽陽,新幼兒園怎麽樣啊?”

“還不錯啊,很大很漂亮,玩具也好多!中午的點心也很好吃!就是老師比較傻,老叫我陸沐陽!”宋沐陽笑著回答道。

宋沁忍不住笑出聲,“你以後就叫陸沐陽啦!”

“為什麽?”

“因為爸爸叫陸明丞,所以你就叫陸沐陽啦!”宋沁笑著解釋道,她心裏不禁感歎,眼下這樣是不是就是上天安排的最完美的局麵了!

宋沁頓了頓,繼續補充道,“陽陽,爸爸是你的親爸爸,你知道嗎?”

“媽媽騙人,爸爸是新爸爸,不是親爸爸!我的親爸爸死掉了!”陸沐陽堅定的說道。

“沒有,親爸爸沒有死掉!”

“我不要聽了,親爸爸就是死掉了!好了,媽媽,我該睡覺了!”陸沐陽雙眼微微紅了紅,轉過了身,背對著宋沁。

他是親爸爸,那他以前為什麽不要我們?

陸明丞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別墅裏的人都睡著了,他一路走向臥室,開啟門,卻房間裏發現空無一人,他快步走向浴室,開啟門,也沒有!

陸明丞的心“咯噔”一聲,急忙走出臥室,開啟陸沐陽的房門,看到躺在床上已經睡著的一大一小時,鬆了一口氣。

陸明丞輕柔的抱起已經睡死過去的宋沁,笑著搖了搖頭,真沉!

陸明丞將宋沁抱回主臥室,放在床上,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然後才走入浴室。

宋沁又開始做夢了,她這次夢到了自己在吃豬舌頭,可她並不是很想吃,但是豬舌頭好像成精了,非要塞進她嘴裏,來來回回的像逛菜市場一樣的閑逛,她被煩的不行,一發狠,用力一咬。

“啊!宋沁,你屬狗的嗎?”

陸明丞略顯煩躁的聲音把宋沁從夢中驚醒了,她眨巴著還很沉重的眼皮,鼻尖聞到的是濃重的酒味混著沐浴露的香味,她皺著眉頭,喃喃道,“明丞,你又喝酒了?”

“嗯......”陸明丞胡亂應著,繼續剛才沒完的事情。

宋沁被吵得不行了,低低的求饒,“明丞,我好睏,歇一天,好不好?”

“不行!你累了就睡,又不用你花力氣!”陸明丞強硬的進入了她的身體。

幾天過後,宋沁已經憔悴不堪了,她白天被秦蘭訓練,晚上被陸明丞操練,這母子倆可著勁得折騰她,她已經受不了了!

宋沁覺得她反抗不了秦蘭,但她不能這樣任由陸明丞胡鬧下去,不分白天黑夜的,這樣他會精盡人亡的!

這一天晚上,宋沁在哄睡了陸沐陽之後,便敲開了書房的門。

“進來!”

宋沁撥出一口氣,開啟門,進入,走到陸明丞麵前,說道,“明丞,我們談談!”

陸明丞看了視死如歸的宋沁一眼,嘴角噙著一抹笑,“我手裏還有點事必須在電腦裏解決,你的事可以等下到床上再和我說!”

宋沁聽完,瞬間破功,急道,“我就在這等你!”說完,就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陸明丞聳聳肩,笑道,“好吧!”

宋沁窩在沙發上等了半個小時後,開始打哈欠,接著眼皮開始打架,很快,身體一歪就靠著沙發睡著了。

陸明丞忙完以後,走到宋沁麵前,蹲下身體,看著麵前令他沉淪不可自撥的女人,低聲歎道,“沒心沒肺的人,是不是睡眠都是這麽好?讓人忍不住想要把你吵醒!”說完,便抱起宋沁走向主臥室。

半夜,宋沁又被陸明丞叫起來做運動。

宋沁完敗!

*****

星期六的早晨霧茫茫,宋沁在被陸明丞又一次的摧殘之後,立刻穿好衣服下樓,做早飯。

“蔡姐,早上好!”宋沁走進廚房,對著正在廚房忙碌的蔡姐笑道。

其實在廚房裏,宋沁也幹不了多少事,但是這是一個態度問題!如果她每天勤快一點,早起為家人做早餐,秦蘭看著也就會少些不耐煩,如果她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秦蘭看著不是更不爽。

所以,這點道理她還是懂得的!

吃早飯的時候,宋沁想起昨天宋楚雲叫他們今天回家吃晚飯的事情,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問道,“媽,我媽叫我和明丞晚上回她那吃頓飯!”

秦蘭拿著湯匙的手一頓,抬起頭看了一眼宋沁,宋沁便立刻低下頭去了,其實相處了這麽幾天,她發現宋沁真是一個脾氣好到不得了的女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也從不向陸明丞告狀,搓圓捏扁都隨她高興,雖然說身份差了點,但還算懂事。

秦蘭挑了挑眉,“我和你家裏人也沒見過,要不就晚上見一麵吧!”

宋沁幾乎是下意識的喊道,“不要!”

秦蘭在聽到宋沁神經兮兮的一聲不要之後,臉色立刻耷拉了下來,眼神犀利,她要收回剛才說宋沁還算懂事的話,簡直就是小家子氣,上不了台麵,沒禮貌!

陸明丞這時也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麵色不好的秦蘭,扯著嘴角笑了笑,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眸色清亮透徹,散發著光芒,對著宋沁挑釁的笑著,現在看你怎麽收場!

宋沁咬了咬唇,拚命想著理由,“媽,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

宋沁想破腦子也想不出合適的原因來,隻好拿眼神示意陸明丞,救命啊!

陸明丞接收到了宋沁的訊號,笑著用眼神示意她,還要跟我談談嗎?

宋沁立刻搖了搖頭,複又覺得不妥,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都隨你高興!

陸明丞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轉過頭對著秦蘭,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

“媽,明天我爸的飛機就到A市了!”

秦蘭驀然轉頭衝著陸明丞沉聲問道,“他回來幹什麽?”

陸明丞喝了一口牛奶,淡淡的說道,“可能有他自己的事吧,順便看看宋沁和陽陽!明天晚上一起吃飯!”

“憑什麽讓他看啊?和他有什麽關係?”秦蘭霍然站起身,有些歇斯底裏的低聲吼道。

宋沁有些詫異的看著完全失掉了高冷名媛範的秦蘭,相比較之下,她突然覺得秦蘭對她還算是很客氣的了!

陸明丞瞄了一眼宋沁,無奈的說道,“他畢竟是我爸!”

秦蘭冷哼了一聲,“要去你們去好了,我不會去的!”說完扔了手裏的餐具,就走出了餐廳。

宋沁呆若木雞,什麽情況?

剛才那個有些失控的貴婦真的是優雅端莊的秦蘭?

“明丞,怎麽回事啊?”宋沁訥訥的問道。

陸明丞默了默,不太自然的答道,“我父母......離婚了!”說完,便起身走出餐廳。

宋沁咬了一口包子,皺著眉頭看著漸行漸遠的陸明丞的身影,若有所思,她現在是陸明丞的妻子,是不是有權利知道家裏的情況呢?

但她轉念一想,如果她冒冒然的去問陸明丞,到時候他來一句,關你什麽事?

那就尷尬了!

好奇心害死貓,直覺告訴她,知道得太多不見得是好事!

陸明丞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她的,不用她去問!

她現在終於能理解為什麽陳如意會對許帆的事情一無所知了!

*****

到了星期天晚上,宋沁挑了一件黑色長裙,外麵披著一件湛藍色羊絨大衣,畫了一點淡妝,抹上一點唇彩,她對著鏡子微微一笑,伸手將一側頭發挽到耳後,心裏暗道,人靠衣裝啊人靠衣裝,現在整天被陸明丞包養著,被秦蘭培訓著,感覺還真是有那麽點人模狗樣了!

“對著鏡子也能笑那麽開心?”陸明丞不知道什麽時候來的,一身深色西裝,雙手抱胸,斜倚在門框邊,似笑非笑的看著宋沁。

“你什麽時候回來的?事情辦完了?”宋沁走向陸明丞詢問道。

陸明丞勾唇一笑,邁開腿走向宋沁,雙手撫在她的手臂上,垂眼看著她抹上唇膏顯得晶瑩透亮的雙唇,一時情動,低頭含住了她的唇,將她的唇瓣狠狠的吸了又吸,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不要打扮那麽漂亮!走吧!”

宋沁微紅著臉,摸了摸還有些痠麻的嘴唇,嗔道,“唇彩都被你吃掉啦!”

宋沁亦步亦趨的跟在陸明丞身後,走到客廳,發現秦蘭已經穿戴整齊,拎著包一手牽著陸沐陽等在門口了。

宋沁很是驚訝,非常沒有眼力的問了一句,“媽,你不是說不......”去嗎?後麵兩個字在秦蘭極度不悅的眼風掃過來時及時收住了!

陸沐陽跟著秦蘭坐老張的車,宋沁坐在陸明丞的車裏,疑惑不解的問道,“媽不是說不去嗎?”

陸明丞正在閉目養神,聽到宋沁的問題,不禁發笑,“她可能是不放心吧!”

“不放心什麽?”

“呃......不放心你們!”陸明丞淡淡的解釋道。

宋沁自以為秒懂了,秦蘭這是擔心自己會出糗呢!沒有賞給她!宋沁自找沒趣,恨恨的別過臉,看向車窗外,誰耐煩熱臉貼他的冷屁股啊?大約又過了十分鍾之後,宋沁看到了霞光島收費站,陸明丞微微減速,仍是以極快的速度從ETC道迅速通過,跑車很快就停在了海灘邊的停車場裏。“下車!”陸明丞開啟安全帶,冷冷的吩咐道。宋沁下了車,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樣,愣愣的被陸明丞牽著走。“陸總!”一位身穿黑色西裝,麵色冷峻的男人態度恭敬的遞給陸明丞一把鑰匙。陸明丞接過鑰匙,拽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