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小早 作品

第124章 婆婆的刁難

    

在支票上,洋洋灑灑地寫下了一百萬,將支票撕了下來,推到了宋沁的麵前。“宋小姐,這裏是一百萬!夠了嗎?”宋沁看著麵前茶幾上的支票,後麵數也數不清的零,她有些嚇著了,其實她連十萬塊都沒見過,更何況是一百萬!她覺得這個時候她是不是應該,把支票拿起來撕個粉碎再扔到秦蘭的麵前,以證明自己不是一個愛錢的女人?然後再瀟灑地起身,笑著說是我看不上你兒子!哈哈,她又不是傻子!有了這一百萬,她可以幫媽媽和叔叔買下鍾叔...宋沁收拾完行李,便下了樓,朝廚房走去,張媽已經在廚房忙碌,她笑道,“張媽,我來幫你呀!”

“太太,哪能要你來啊,我可以的!”張媽笑著拒絕。

宋沁一想到她出去就得碰到秦蘭,還不如待在廚房呢,再說了,她要表現她賢妻良母的一麵啊!

於是笑著走向料理台,翻了翻,拿出一捆青菜開始擇,“我閑著也沒事!”

“太太,你平常也做飯嗎?”張媽看了眼料理台前的宋沁,一頭烏黑的長直發,一側頭發別在耳後,一雙眼眸低垂著,小臉清柔秀麗,說不出的溫和婉約,讓人一看就覺得舒服。

“對啊,陽陽很喜歡吃我做的菜!”宋沁抬眸衝張媽溫柔的笑笑。

張媽愣了愣,歎息,“太太一個人把孩子帶這麽大?很辛苦吧?”

“不辛苦!我心甜!都過去了!”宋沁抬起頭又衝著張媽盈盈一笑。

張媽聽完後,表情很是怪異,像是同情,像是尷尬,更多的像是不忍,她沉默半晌才開口說道,“太太,我們家大太太呢,脾氣不大好,但是心是好的,以後啊,要是有什麽事,您別往心裏去!”

宋沁擇菜的手一頓,這是在給她打預防針嗎?張媽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說秦蘭不好相處,以後可著勁的折騰你,你隻能憋著,但是你放心,秦蘭是善良的,不會把你整死的!

宋沁繼續盈盈一笑,“知道了!”

普通人家的兒媳婦都不好當,更何況是秦蘭的兒媳婦!

半晌,陸明丞下樓的時候,就看到宋沁身上掛著圍裙,在廚房和餐廳之間,忙進忙出的,他皺著眉頭走向宋沁,將宋沁身上的圍裙解開了,說道,“我娶你回來,不是讓你這麽辛苦的!”

宋沁呆呆的任由他解開身上的圍裙,然後低頭一笑,“給家裏人做飯,哪裏就辛苦了?”

陸明丞牽起宋沁的手,輕聲說道,“你的手留著回中天壹號做給我一個吃就好了!”說完,他看了一眼廚房裏忙碌的張媽,微蹙著眉,若有所思。

吃午飯的時候,秦蘭坐在首位,陸明丞和宋沁分坐在下首,宋沐陽坐在宋沁的下首。

秦蘭遞了個眼神給張媽,張媽便走進了廚房,過一會便端出來一碗與眾不同的飯來,放在了宋沁的麵前。

宋沁一看,傻眼了,其他三人麵前的都是白米飯,她麵前超大碗的“飯”黃了吧唧的,什麽鬼?

是米糠嗎?

看著就沒有食慾了!

陸明丞皺著眉頭,沉聲問道,“張媽,你端的什麽出來?”

“這是我吩咐的!”秦蘭說完便轉過了頭,對宋沁說道,“明丞的父親,祖上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新媳婦第一天就要吃這個,而且要全部吃完!我第一次上他們家的時候吃的也是這個!你不能搞特殊吧!”

秦蘭沒有說謊,陸家的確有這個規矩,她第一次去那個窮鄉僻壤裏,陸振遠的母親就給她端了這麽一碗米糠,把她給氣的,不過她不會告訴他們,她當場就把碗給摔碎了,她寧願不吃,餓一頓又沒什麽!

陸明丞本想說什麽,但轉念一想,這也算是秦蘭變相的認了宋沁這個兒媳婦,於是,默了默,沒有再反對!

宋沁苦笑著點點頭,舉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著,越吃越難吃,真是難以下嚥啊!

她承認她是個吃貨,但是這麽難吃的東西,真的沒吃過!

宋沁努力的吃了小半碗,實在實在是吃不下去了,慢慢的停了筷子。

“要全部吃完啊!我當年可沒留下一粒!”秦蘭抿著唇笑了笑。

宋沁一聽,咬了咬牙,舉起筷子,準備和這碗米糠死磕到底了,她的手正打算扶住碗,麵前的碗就被陸明丞搶過,一個倒扣,碗裏的米糠全倒在了陸明丞自己的碗裏,然後他又將空碗放回了宋沁麵前。

“她吃完了!”陸明丞酷酷的說完,便起身走到宋沁身邊,牽著她的手離開了餐廳。

秦蘭的臉已經氣綠了,鼻子氣咻咻的呼著氣,這個兒子養來幹嘛?

不孝子啊!

她不喜歡宋沁,擺擺婆婆的架子,也不行嗎?她連這個權利都沒有了嗎?

她就知道,不能娶這樣的女人進門!

秦蘭看了一眼乖乖扒飯的宋沐陽,變了變臉,微笑著說道,“寶貝,中午,奶奶帶你去玩,好不好?”

宋沐陽一聽到可以玩,用力點了點頭,衝著秦蘭笑得可歡了。

*****

週一清晨,宋沁在陸明丞的懷中睜開了雙眼,她輕輕的轉身,拿過放置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一眼。

六點多,該起來了!

宋沁輕柔的撥開橫在她身上的大手和大腳,剛坐起身,準備下床,腰就被鎖住,接著整個人就被重新扔回了床上。

“這麽早起來幹什麽?嗯?”陸明丞略帶沙啞的嗓音在她耳邊輕聲呢喃。

宋沁的心輕輕一顫,“我該起來做早飯了!”

陸明丞沒有回答她,直接封住了她的唇,高大的身軀壓在了她光裸的身上,雙手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

宋沁意識到陸明丞的意圖時,連忙用手抵擋住陸明丞的胸膛,嗔道,“別鬧!大清早的,快起來!”

“早晨起來我需要運動的!”陸明丞直接分開了她的腿。

“不行!我要下去做飯了,要不然媽要生氣的!”宋沁反抗著說道。

陸明丞柔聲說道,“乖!配合一點,我比他們更需要你!”

這一運動一直持續到了天光大亮的時候。

宋沁對著剛剛結束了運動的陸明丞,澀澀的說道,“明丞,你這樣縱欲不好,身體會虧損的!”

“你要是覺得身體虧損了,就再睡一會吧!”陸明丞笑著,站起身,往浴室走去。

“......”宋沁無言以對。

等到宋沁穿戴整齊,走到樓下餐廳時,大家都快吃完了!

宋沁懊惱的坐在餐桌邊,吃著麵包條,喝著牛奶。

“宋沐陽,吃完了嗎?”陸明丞轉頭對著宋沐陽詢問。

秦蘭冷哼了一聲,“該改名字了!”

陸明丞點了點頭,“好了,我和陽陽該走了!”

“爸爸,我們去哪兒?”

“上學去!”

宋沁看著漸行漸遠的父子倆,心裏一陣恐慌,現在家裏就她和秦蘭啦。

“吃完來客廳!”秦蘭喝了一口牛奶,沉聲吩咐完,便起身離去。

宋沁接到婆婆命令,慌裏慌張的吃完了飯,迅速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低垂著眉眼,背挺得筆直,雙手搭在腿上,一派悉聽尊便,任人欺壓的樣子。

秦蘭斜睨了宋沁一眼,開口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是不喜歡你的,做明丞的妻子,你完全不夠格!但沒辦法,誰讓你生了個兒子呢!”

宋沁看著秦蘭端坐在沙發上眉眼微張,一身的優雅高貴,氣質清冷,周身散發的都是攝人的氣場,一把年紀了還將自己保養得這樣美豔不可方物,她突然想起了宋楚雲,兩個媽媽差不多的年紀吧,宋楚雲操勞了半生,現在兩鬢都有些發白了。

宋沁咬了咬唇,心裏有些酸澀。

“所以,以後別再睡那麽晚起來,你別以為嫁進來就可以當少奶奶,享福了,不可能的,陸家的媳婦沒那麽好當的!”秦蘭歎息了一聲,拿起精緻的白瓷茶壺,倒了一盞茶,放置在宋沁的麵前,繼續說道,“今天先學煮茶!你喝喝看,喝得出是什麽茶嗎?”

宋沁舉起茶杯,輕嗅一口,茶香氤氳,頃刻間便讓人心曠神怡,她小抿了一口,舔了舔唇,沒喝出來,接著將一盞茶全倒進了嘴裏,還不錯,挺解渴!

什麽茶......她沒喝過!

宋沁想了想,瞅了瞅秦蘭不算好看的臉色,微挑著眉眼,輕聲答道,“紅茶?”

“綠茶?”

宋沁在秦蘭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下,越說越小聲。

“是頂級大紅袍!”秦蘭搖了搖頭,極為嫌棄,朽木不可雕啊!

“喝茶能修身養性!我先煮一遍,你好好看著!用心學,知道嗎?”秦蘭無奈的繼續補充道。

這個時候,陸明丞的司機小張領著一位中年婦女進門,走到秦蘭身邊,輕喚了一聲,“大太太!”

“小張,什麽事啊?”秦蘭微轉過頭,詢問道。

“這位是陸總早上安排來的做飯的阿姨,姓蔡!”小張介紹道。

秦蘭看了宋沁一眼,冷笑了一聲,“明丞為了你還真是操碎了心啊,生怕我叫你幹活是不是?”

宋沁的頭就差低到桌底下去了,陸明丞到底是幫她還是害她啊?

接下來的一早上時間,宋沁都在秦蘭的高壓下學煮茶,學了一早上,總算能煮出不讓秦蘭嫌棄的茶來了。

吃過了午飯,陽光暖洋洋的照射在花園裏的每個角落,宋沁抬眼望去,天空一片湛藍,雲卷雲舒,可她卻沒有心情看庭前的花開花落。

“這些都是我最喜歡的蘭花,品種非常多,那邊是鬱金香,還有牡丹,菊花,名字一個一個要記下,怎麽照顧也要記下,雖然說我們家有請專門的園藝來定期打理,但是身為陸太太,這些是一定要會的!小曾,麻煩你教教她吧!”秦蘭帶著一位園藝師傅小曾站在宋沁麵前,對她吩咐完,便走到草地旁的休閑小區域裏,品茶曬太陽了。讓他這樣沒命的喝下去,她一把奪過陸明丞的酒瓶,圓瞪著杏目,怒斥道,“陸明丞,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叫你別管我!”陸明丞沉聲說著,又伸手開了一瓶酒。“明丞......”接到訊息的周禦風帶著貝兒剛剛推開了包廂門走進來,看見在陸明丞身旁的蘇淺予,驚喜不已,“噫......淺予你怎麽也在這?”“砰!”周禦風因為見到蘇淺予,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陸明丞一個酒瓶砸過來,嚇懵了!“滾!叫她給我滾!”陸明丞一看見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