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小早 作品

第123章 回別墅

    

,全身燃燒著熊熊怒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昨天她會哭成那樣子,是不是因為有一點點捨不得他?還是,全都是在做戲!一想到她昨天都是在做戲,陸明丞就忍不了,咬牙切齒地輕聲問道,“一百萬?我在你們的眼裏隻值一百萬?”蘇淺予滿眼擔憂地看著對麵怒不可遏卻又拚命忍耐的陸明丞,那張俊朗不凡的臉都有些扭曲了,他這樣驕傲的男人怎麽受得了這種打擊?“明丞!聽我的!宋沁她不值得.......”“夠了!”秦蘭話還沒有說...“回你自己房間去!”陸明丞一手拎過宋沐陽,像拎小雞一樣丟到了兒童房裏去。

宋沐陽也不介意,一回到兒童房裏就開始玩玩具。

宋沁從浴室出來,吹幹了頭發,朝著宋沐陽的房間喊道,“陽陽,該睡覺了!”

宋沐陽嗯了一聲,跑到臥室抱住了宋沁的大腿,“媽媽,我要和你一起睡!”

在書房加班的陸明丞聽到宋沐陽的這句話,氣得吐血!

陸明丞迅速起身,快步走進臥室,拿出總經理教訓下屬的氣勢來,遁遁善誘,“宋沐陽,你已經五歲了!你現在開始不能和媽媽睡了!回你自己房間睡!”

宋沐陽鑽進了被子裏,擁著宋沁,“我不要!我都是和媽媽睡!你去和你媽媽睡!”

“宋!沐!陽!”陸明丞氣的差點吐血。

“好了,我先哄他睡覺!你先去忙吧!”宋沁有些好笑,陸明丞怎麽跟個五歲的孩子爭吵不休啊?

過了一會兒,宋沐陽已經沉沉睡著了,時間尚早,宋沁便開啟了台燈,拿過手機,開始玩鬥地主,在她連輸了五盤的鬥地主之後,陸明丞推門進來了,他直接走到床邊,將宋沐陽抱了起來,走出臥室,放在了兒童房的小床上,輕柔的幫他蓋好了被子,關上了門。

“陸太太,幫我拿條浴巾!”說完,陸明丞便走進了浴室。

宋沁一聽陸太太這個詞,震得手一抖,不小心把王炸給拆開打了,毫無疑問又輸了,她認命地起身走向衣帽間,取了一條白色的浴巾,走到浴室,敲了敲門。

浴室的門剛一開啟,宋沁就被扯進了浴室,隨後被抵在浴室的牆上,唇迅速被封住,身上的睡衣也迅速被剝落。

“明丞,浴巾不要弄濕了啊!”宋沁躲開了陸明丞的吻,手捧著浴巾,顫著聲音說道。

陸明丞一把抽出她手裏的浴巾放置在一邊,擁著她一個轉身就將她帶進了浴缸。

接著,宋沁帶著喘息聲洗了第二次澡,而後又回到了大床上,一夜纏綿......

陸明丞覆蓋在宋沁的身上,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時候,床頭櫃上的手機很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宋沁條件反射的拿過手機一看,大寫的一個媽字!她立刻揮揮了手機,示意陸明丞先出去!

宋沁深呼吸了幾次,確定自己不喘了,才滑開手機接聽,“......媽,這麽晚上,有什麽事嗎?”

“沁沁啊,你今天見婆婆還順利嗎?”電話那頭是宋楚雲略顯焦急的聲音。

“還可以,媽,你別擔心了!”宋沁瞥了一眼還趴在她身上臉色暗沉沉的陸明丞一眼,有些心虛。

“沁沁啊,我跟你講啊,你現在是結了婚的人了啊,又拖了個兒子,難免讓婆家人看輕了,你禮數要好一些,對婆婆恭敬點,還有那個生活要小心些,易孕體質啊,要是又懷上了,工作就要辭掉了,你們經濟又不行,貧賤夫妻百事哀啊,何況女人一定要有經濟來源的,別懶,不能依靠男人養活的啊,否則將來有你後悔哭的時候!”

“......媽,你這些都說過了!別說了!”宋沁捂著手機,很是窘迫,這些話,這一星期來,宋楚雲已經耳提麵命好幾次了。

此刻寂靜的空間裏,陸明丞的俊臉幾乎是貼在她的臉上,豎著耳朵,宋楚雲的嗓門那麽大聲,看他越來越沉的臉色,就知道他一字不落的都聽到了!

“你別嫌我煩啊,嫁了人就不比當姑孃的時候了,不能隨心所欲,也別整天傻嗬嗬的看見明丞就走不動道了,凡事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別什麽都聽他的,都依著他,也別整天就知道圍著男人孩子轉......”

“媽!”陸明丞忍無可忍,一把搶過手機,打斷了宋楚雲的長篇大論。

“......明丞啊,你還沒睡呢?”宋楚雲尷尬的笑笑。

“媽,上次給您買的那個按摩儀好用嗎?聽說叔叔常腰疼,您讓他每天用用緩解疲勞......”

宋沁看著陸明丞和顏悅色的和宋楚雲通著電話,真是沒想到啊,高冷男神陸明丞竟然還有這一麵,哄長輩真有一套啊!

*****

清晨,宋沁被一陣門鈴聲吵醒,她拿過手機看了看時間,才六點多啊!

宋沁正想起身,就被身後的陸明丞拉回了懷抱,說完吻了吻她的耳根,呢喃道,“你先去穿衣服,我去開門!”

陸明丞套了件睡袍便起身,關上了臥室的房門,走了出去。

宋沁迅速爬起來,鑽入衣帽間,拿了一套衣服換上,又躲進衛生間洗漱幹淨了再出來。

走到客廳,宋沁發現敲門的竟然是上次陪著秦蘭來的司機老張,他恭敬的點了點頭,叫了一聲,“太太好!”

宋沁驚了驚,低低的應了聲,“你好!”

老張繼續說道,“大太太吩咐我過來搬行李的!”

宋沁哦了一聲,“......我現在去收拾!”

宋沁先走到了兒童房,把宋沐陽叫了起來,讓他先去衛生間洗漱,再到衣帽間來換衣服。

宋沁走到衣帽間,正好碰到陸明丞在往身上套毛衣,她低著頭拉出昨天的行李箱,把自己平常上班時穿的衣服和宋沐陽的衣服裝了進去。

“看來,你真的很不喜歡這些新買的衣服!”陸明丞伸出手把宋沁剛堆進行李箱的衣服全拿了出來,然後直接丟進了垃圾桶。

宋沁目瞪口呆,聲音都高了八度,不解的問道,“你幹嘛把我衣服丟掉?”

“因為這樣的衣服,你不會再需要了!”陸明丞說的一派坦然,毫無歉疚。

“那是我上班穿的啊,丟了我穿什麽啊!”宋沁站起身,就要往垃圾桶裏把衣服收回來。

陸明丞一把扯住宋沁的手腕,“我已經打電話給你們董事長,直接幫你辭職了!”

宋沁愣了幾秒,怒道,“你憑什麽幫我辭職啊?你昨天沒聽我媽說女人不能辭職嗎?”

“憑我現在是你的丈夫!”陸明丞臉上陰沉沉,心裏卻在暗爽,結婚真好,受法律保護!這句話說的太他媽爽了!

“還有,媽說的那一套,你完全可以當沒聽到,根本不適合我們!從今往後,你隻能把我當成你唯一的依靠!”陸明丞心裏雀躍著,臉上卻還是擺著一張臭臉,隻是眼角略帶笑意,繼續補充道,“陸太太不能在海大上班!”

“......”宋沁怔怔的看著橫眉冷眼的陸明丞,昨天晚上那個打電話溫文有禮的陸明丞是鬼上身了吧,她漸漸冷靜了下來,哦了一聲,立刻就接受了這個她不怎麽喜歡的事情,誰讓她怕他丟臉呢!

陸明丞拿了幾件櫃子裏的新衣服,裝進了行李箱裏,“不用帶太多,明天我會讓人給你送新衣服!”

很快,陸明丞和老張的車子都抵達了半山別墅,宋沁下車之後,好好的打量了下四周,昨天來的時候,滿肚子忐忑不安,沒有注意到,今天再看見,別墅真的是好大啊,入戶就是音樂噴泉,兩邊都是一眼望不到邊的花園,綠色的草地,無數爭奇鬥豔的花草,立在花叢中央的自動的花灑正在噴灑著水汽,還有搖藍,鵝卵石在草地上鋪成了一條清幽的曲徑直通喝茶用的休閑小區域,牆上爬滿了綠色的滕蔓,風景真好,像是走入了仙境。

宋沁跟著陸明丞走進了別墅內,秦蘭已經坐在餐廳裏等著他們一塊用早餐。

宋沁提著一袋昨天她買的蛋糕麵包,有些侷促,難怪昨天陸明丞要罵她了!

吃過了早飯,秦蘭帶著宋沐陽去看他的兒童房,陸明丞便帶著宋沁來到二層的主臥室,宋沁一推開門,就看到了牆上貼著一張超級大的陸明丞的海報,她走近了些,低頭笑了笑,好臭美!

放一張這麽大的照片,晚上還讓她怎麽睡覺?

突然一雙鐵臂擁住了宋沁的腰,在她耳邊輕輕啃咬,“暫時不想辦婚禮的話,婚紗照總要拍的吧?拍了婚紗照就把這張照片換了!”

宋沁躲著陸明丞的襲擊,笑道,“不用,你這張照片拍的挺帥的!看上去很年輕,是去美國之前拍的吧!”

陸明丞眸光漸深,抿了抿唇,垂眸默了默,放開了宋沁,連婚紗照都不想拍嗎?

陸明丞歎了一口氣,“我還有點事,你自己好好看看,有什麽想買的,我帶你去買!”

宋沁點了點頭,等陸明丞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了,才四周打量了一下臥室,全是陸明丞生活過的痕跡,她心裏的漣漪一圈一圈的蕩漾開來。

宋沁開啟行李箱,將衣服放進衣櫃裏,這個房間的衣帽間比中天的衣櫃還要大,她把衣服掛在陸明丞的西裝旁邊,又撫了撫,吃吃的笑著。

宋沁此刻的內心異常滿足,無論如何,她一定會做一個好妻子!陸明丞疼她,愛她,對她好,那她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陸明丞若是不疼她,不愛她,還......花心的話,那她就無限的包容他!

這是宋沁對於此刻幸福感受的承諾!

【最近一碼字就犯困,小早是冬眠動物,怎麽辦?】齊鎮不放心她獨自出門,迅速叫來了齊偉光,齊偉光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家裏來,抱起了宋沐陽,及時送到了醫院的急診室。今天已經是大年三十了,沒有多少醫生上班,急診室裏的病人卻很多,有喝酒喝到酒精中毒的,有出車禍的,總之越是逢年過節,醫院人越多!他們連病床都沒有,隻能擠在走廊過道裏的椅子上,宋沐陽全身軟綿綿的窩在她懷裏,滿臉燒的通紅。她很是心疼,心裏無比自責,這是帶給她希望,與她相依為命的孩子啊!她這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