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小早 作品

第122章 婆婆是秦蘭!

    

”高希慘叫了一聲,迅速離去。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公司裏的人都忙得人仰馬翻,隻除了宋沁。陸明丞不在公司裏,沒人使喚她。當時說要把她借走的蘇淺予成立了年會專員小組,卻也沒有找她。她偏安一隅,像一個另類。之後突然有那麽一天,她下樓後,在公司門口看到了張浩文,她滿臉驚詫地正想走過去,就見到一旁體態優雅,款款而至的蘇淺予先她一步走到了張浩文麵前,兩人相視一笑,隨即上車,呼嘯而去。宋沁呆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媽!”宋沁怯怯的叫了一聲,躲在陸明丞的身後,手和腳都不知道該怎麽放了,握在陸明丞手裏的手掌心都在冒汗......

陸明丞又低下頭對宋沐陽說道,“叫奶奶!”

宋沐陽也往陸明丞身後躲了躲,同樣怯怯的叫了一聲,奶奶!

陸明丞有些啼笑皆非,他好像牽了兩個私生子回家似的。

“嗯......”秦蘭聽到宋沐陽奶聲奶氣的一聲奶奶,不得不勉勉強強的應了一聲,她威嚴肅穆的臉上像是要裂開一絲絲縫隙,不自在的很,她還這麽年輕就要做奶奶了?

她雙眼憤憤的盯著宋沐陽看了好幾眼,終於還是開口說道,“張媽,你先把孩子領出去玩一會!”

昨天晚上,她抱著那份親子鑒定報告愁的一夜沒睡!

她有孫子了,還是她最嫌棄的宋沁生的!

天哪,她快活不下去了!

直到現在看到了這個五歲的孩子,她還是消化不了,她已經當奶奶的事實!

秦蘭望著沙發對麵端坐著的宋沁,真是令人想不到啊,最後還是被她截了胡,而且五年前就截了,真是防不勝防啊。

她良好的教養都在這一早上用光了!

其實光看宋沐陽的小臉,秦蘭就知道無論她想不想,事實已經是這樣了,似乎隻能接受!

“好,孩子我認!”秦蘭點頭,無奈的妥協,又指了指宋沁,“但是,她不能要!”

宋沁低著頭咬唇,不發一言,心裏暗爽,幸好領證了,要不然陸明丞被他媽以死相逼,後悔了可怎麽辦!

幸好她英明神武的決定不辦婚禮,不讓雙方父母見麵,否則得打起來!

陸明丞掏出了一張結婚證,推向了秦蘭,淡淡的說道,“已經領證了!”

秦蘭一口氣沒呼上來,顫抖著拿手指著陸明丞,怒道,“你這是要氣死我呀!”

陸明丞沒有立刻回答秦蘭,而是拍了拍宋沁的手,輕聲說道,“你先出去陪兒子!”

宋沁秒懂了,母子倆要說悄悄話,這是嫌她礙事呢,她立刻起身對著盛怒中的秦蘭點了點頭,便走出門去。

宋沁走到草地上,站在宋沐陽身邊,從落地窗外看到客廳裏的秦蘭張牙舞爪的好像在大聲吼叫著什麽,陸明丞則是神情淡淡,一副油鹽不進,無動於衷的樣子,最後不知道陸明丞說了什麽,秦蘭終於頹然的坐在了沙發上,看上去神情很是悲傷!

宋沁歎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陸明丞可真是叛逆啊,臉不紅氣不喘的就把親媽氣成這樣,她完全不想承認是為了她!

她睨了一眼身旁兀自玩的開心,好像什麽煩惱都沒有的宋沐陽,心裏暗下決心,絕不能把宋沐陽養成陸明丞那樣!

中午吃飯的時候,坐在餐廳裏,秦蘭的神情已經略微緩和了一些,想起陸明丞剛才和她說的話,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什麽他本來不準備結婚的,也沒打算生孩子什麽的,還叫她要感謝宋沁,要不是宋沁,她這輩子估計見不著孫子了,還說她要是實在接受不了,他們便不回來別墅住!

還有最氣人的一句話就是,“要不是媽非讓我從美國回來,我也遇不上宋沁,所以還要感謝媽!”

字裏行間都似乎在怪她.....

她連殺手鐧裝暈都使出來了,也沒有用!

他本來就被宋沁迷的神魂顛倒的,現在又有了一個孩子,現在是鐵了心的要和這個女人過日子了!

她傾盡一生心力培養的兒子啊,就這麽拱了一顆爛白菜!

秦蘭看著坐在餐廳裏低著頭扒飯的宋沁,她心裏那個氣啊,恨啊,全都無處發泄!

真是越看越不滿意啊!

秦蘭又轉頭看了一眼小口小口吃著飯的宋沐陽,吃相看上去倒很是可愛。

能怎麽辦,她能怎麽辦?

陸明丞的主意比天大,他現在老婆孩子圍著轉,早把親媽忘在腦後了!

不孝子啊!

秦蘭輕咳了一聲,目視前方,一派高冷名媛範,“既然結婚了,我也沒什麽好說的,你們都搬回別墅來住吧!”

她也不想每天見到宋沁,但是她如果不同意宋沁進門的話,陸明丞估計更不會回別墅來了。

她不能淪落為空巢孤寡老人!

陸明丞默了默,思索了一會,淡淡的說道,“行李都在中天壹號,明天再搬回來吧!”

宋沁一聽,渾身僵硬,緊抿著唇,她好想說,不要!

吃過了午飯,陸明丞就帶著宋沁和宋沐陽回到了中天壹號,車子路過時,宋沁從車窗內看到小區門口的蛋糕店正好剛開業,在辦活動,充值100送100,還打八折,忙叫道,“停車,停車!”

陸明丞急忙踩了刹車,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就見宋沁風一陣風似的開啟車門下了車。

過了十幾分鍾,提了一袋蛋糕麵包,還有一張會員卡回到車裏。

陸明丞詫異的問道,“你就為了買這個?”

宋沁嗯了一聲,興奮的笑道,“好劃算啊,這老闆腦子有問題吧,充100送100,還打八折,傻子纔不買呢!”

“......”陸明丞無語了,重新踩下了油門,將車停在了車庫。

陸明丞開啟了房門,看著宋沐陽獨自跑去了兒童房,便扯著宋沁回到了臥室,邊走邊說道,“我們需要談談!”

宋沁將手裏的東西放到了餐桌上,臉立刻泛起了紅暈,心裏暗忖,現在還是大白天,孩子還在家,就做那個什麽事,會不會不太好?

陸明丞關上了房門,肅著一張臉對宋沁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陸太太了!能不能別貪小便宜了?”

宋沁臉色從紅轉白,她竟然誤會了!

宋沁懊惱不已,低著頭說道,“我哪貪小便宜了?”

“剛才買蛋糕的時候啊!”

宋沁疑惑不解,“我明明可以花八塊錢買蛋糕,為什麽要花十塊錢呢?這樣也算貪小便宜啊?”

陸明丞歎息,“這是一種態度問題,不是多少錢的問題!”

“那我應該怎麽做啊?你教教我啊!”宋沁無法理解得搖搖頭。

“你以後出門買東西,就當自己瞎了,別看價格!”

宋沁有些受傷,陸明丞這是嫌棄她給他丟臉了?

“......知道了!”

陸明丞看著宋沁一副委屈求全的樣子,不禁上前擁了擁她,放緩了語氣,輕聲說道,“你要慢慢習慣待在我身邊!”

宋沁靠在陸明丞的懷裏,嗅著他身上濃烈的男性氣息,煞風景的問了一句,“晚上我們吃什麽?”

陸明丞笑了笑,胸腔輕微的顫了顫,娶了個吃貨當老婆,“午飯還沒消化呢,就問晚飯,我們出去吃!”

......

晚上,陸明丞的車停在了蘭香苑。

服務員推開了包廂的門,宋沁就看到了陳如意和許帆,她驚訝的問道,“姐,帆哥,好巧,你們怎麽也在這呢?”

陳如意抿唇一笑,“不巧,剛好等你們而已!”

宋沁坐在陳如意身邊,摸了摸她微微有一些凸出來的小腹,微笑著說道,“最近不吐了吧!”

“你說,你都領證結婚了,居然不通知我!”陳如意佯裝生氣的樣子。

宋沁笑著看了一眼正和許帆聊天的陸明丞,英俊的臉龐上掛著淺淺的笑,心裏疑惑,陸明丞什麽時候和許帆交情這麽好了呢?

想起幾個月前,也是這個包廂,她還擔心許帆和陸明丞會打起來!

宋沁有些發笑,“現在你不是知道了嗎?”

“還是許帆告訴我的!”陳如意瞪了宋沁一眼。

宋沁挑了挑眉,低聲詢問道,“為什麽許帆和陸明丞會混在一起?為什麽不是咱倆約出來,他們作陪!”她現在有種錯覺,她和陳如意是作為兩個男人的陪同來的!

“他們最近在合作一個專案,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再說了,好歹他們兩個也算是親戚了,互相幫襯不是正常的嘛!”

“我怎麽老感覺像做夢一樣呢?”宋沁望著陸明丞的側顏感歎道。

陳如意盈盈一笑,附在宋沁耳邊悄聲說道,“男神被你收了,美夢成真了唄!”

宋沁微紅了紅臉,嗔道,“那還不是要謝謝你當年的不嫁之恩!”

“好啊,你取笑我!”陳如意氣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晚飯過後,一家三口回到了中天壹號,陸明丞一開啟門,宋沁便牽著宋沐陽走入了衣帽間,取了宋沐陽的睡衣,帶著他走向入了浴室,全程沒有搭理過陸明丞,他一個人被晾在了門口,尷尬無比!

陸明丞無奈的搖搖頭,走入了書房,剛開啟電腦,就聽到剛洗完澡出來的宋沐陽滿天滿地的撒潑打滾,吵鬧得不行,他站起身,走入臥室一看,宋沁在浴室洗澡,宋沐陽就跟沒人管的猴子一樣,正在他的大床上蹦蹦跳跳,被子枕頭丟了一地。

“宋沐陽,給我下來!”陸明丞眉目沉沉的怒斥一聲。

宋沐陽冷哼了一聲,沒有搭理陸明丞,繼續跳。

陸明丞嘿了一聲,這還得了,老子管不了小子了??”宋沐陽嘟著嘴,搖了搖頭。宋沁笑著坐下,端起一碗白粥,“媽,你快別開玩笑了!”又對著宋沐陽輕聲說道,“我好得差不多啦,晚上陽陽就來和媽媽一塊睡吧!”宋沐陽開心地點了點頭。宋沁喝了一口熱粥,夾了兩筷子菜,心裏暖和和的。有媽的孩子都是塊寶啊!讓她想想,她有多久沒有過這樣舒適的早晨了?宋沁剛喝完了粥,門就從外麵開啟了,齊偉光開門走了進來。“早上好啊,宋沁,你還病著,怎麽起這麽早?”“偉光哥,你怎麽也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