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小早 作品

第121章 要是離婚的話

    

太用力,胃裏一陣翻湧,勉強撐起身子,歪向床邊,吐了一地。吐完後,陸明丞舒服地躺在床上睡死過去,再也沒有動過。蘇淺予發狠地用力推開陸明丞,快步走出臥室想要離開,到了客廳一想他還病著呢,又不放心地走進臥室,幫他挪了挪身子,蓋好被子,看著滿地狼藉,雙手抓了抓頭發,差點崩潰了!她無可奈何地去衛生間拿了抹布,出來把地板收拾幹淨。蘇淺予邊收拾著地板,邊在心裏痛罵陸明丞和宋沁!過了一會兒,終於收拾完了,蘇淺予歎...宋沁走出海大的門口,就看到了陸明丞高大頎長的身影等在車邊,她笑著向他走過去。

“宋沁!”

宋沁正打算上車的時候就聽到身後小跑著過來的徐易陽大聲喊她,她下意識的轉過身。

徐易陽走到宋沁麵前,嘴角上揚,神情自若,當著陸明丞的麵,從西裝口袋裏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宋沁,含情脈脈的說道,“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宋沁感動不已,忽視了陸明丞不悅的眼神,雙手接過了名片,嗯了一聲。

“要是離婚的話,記得給我打電話,我會幫你爭取最大的權益!”徐易陽挑釁的看了一眼陸明丞,便轉身走了!

徐易陽轉身的一瞬,滿臉頹喪,祝你幸福是真的,祝你們幸福是假的!

宋沁還愣愣的捏著手裏的名片,心裏想的是,徐易陽真是她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多為她著想啊,一點也不畏懼陸明丞!

她快感動得熱淚盈眶了!

但是這樣的話為什麽不能私下和她說呢?當著陸明丞的麵說,是嫌她命太長嗎?

陸明丞看宋沁一副似乎真的在認真考慮離婚以後的事,氣得鼻子都冒煙了,伸手抽出名片,狠狠的揉成一團,丟入垃圾桶,低吼一聲,“上車!”

到了餐廳,陸明丞和宋沁兩個人麵對麵枯坐著,全程零交流!

直到服務員將菜端了上來,又退出去,宋沁纔拿起了筷子,笑道,“明丞,咱們開始吃吧!”

陸明丞望著宋沁,眸色深深,從西裝口袋裏掏出了一條手鏈,說道,“把手伸過來!”

宋沁聽話的將左手伸過去,就見陸明丞將一條醜了吧唧的銀色手鏈戴在她手上,她抬高手一看,上麵還有一個圓形的小吊墜,鈴鐺不是鈴鐺,真不知道弄個這樣一個小石頭一樣的吊墜是什麽意思?

一點美感都沒有!

“這是什麽?”宋沁愁眉苦臉的問道,說實話,她真的不喜歡這條手鏈!人家結婚不都是鑽戒嗎?

陸明丞真的好小氣!不給鑽戒,給條巨醜無比的銀鏈子就算把她打發了?

她心裏一陣難過,果然是沒有一絲感情的婚姻!

“我送給你的結婚禮物!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麽,都不要摘下來!就是睡覺洗澡都要戴著!”陸明丞神情淡淡的說道。

這可是他花了大價錢從美國訂製回來的衛星定位晶片,有了這個,從此再也不用擔心她關機,找不到她了!

宋沁低著頭,悶悶不樂的說道,“我還沒準備禮物給你呢!”

“你早點搬來中天壹號就當是給我禮物了!”陸明丞皺著眉頭看了看窗外黑沉沉的夜空,心裏無比煩躁,又是一個人冰冷的一夜!

*****

陸明丞終於煎熬到了週六,一大早天剛矇矇亮,他就敲開了宋沁家的門。

“明丞啊,你怎麽起這麽早啊?沁沁和陽陽還在睡,你先進來吃早飯吧!”宋楚雲還穿著睡衣,笑嗬嗬的招呼著陸明丞進門。

宋楚雲看著陸明丞真是越看越喜歡,今天週末,沒有上班,陸明丞穿著一套毛衣配黑色呢料大衣,領子豎著,真是又年輕,又俊,看上去暖暖的,臉上的笑意永遠都是溫溫和和的,又有禮貌,現在這樣知書達禮的年輕人已經很少了,難怪宋沁明知道他窮,還選他!

套句年輕人的話,顏值決定一切!

陸明丞笑著和宋楚雲打完招呼,便輕輕旋開了宋沁臥室的房門,宋沁和宋沐陽一起躺在床上包得嚴嚴實實的,隻露出顆腦袋在呼吸。

陸明丞坐在床邊,心裏軟了又軟,今天終於可以抱走了!

陸明丞俯下身,冰涼的嘴唇蹭在宋沁溫熱的脖頸處,輕聲說道,“快起來!該回家了!”

宋沁癢得不行,不得已睜開了朦朧的雙眼,看到陸明丞壓在她身上,打了個哈欠,無奈的說道,“你怎麽這麽早啊?天還沒完全亮呢!”

“乖,快起來!中午要回別墅!”

“回什麽別墅啊?”宋沁一聽回別墅,懵圈了!

“半山別墅,我們的老宅!”

宋沁的太陽穴突突的狂跳,“不是回中天壹號嗎?”

陸明丞坐直了身體,歎息,“你也是時候見我媽了!”

為了今天不至於太狼狽,昨天晚上他已經去別墅跟秦蘭坦白了,可想而知,一陣腥風血雨,到現在估計秦蘭還沒緩過來呢,今天還有一場硬仗......

宋沁像生啃了一根苦瓜,皺著臉仰天長嘯,不要!

宋沁哭喪著一張臉被陸明丞強硬拉起來推進了衛生間洗漱。

宋楚雲端出兩碗粥從廚房走出來時看宋沁一臉的喪,不由得出聲詢問,“沁沁,你是不是生病了,怎麽臉色看起來不大好!”

“......沒有!”

“待會要見我媽,她緊張!”陸明丞靠在臥室門口微笑著補充道。

“不是說在國外嗎?”宋楚雲不解的問道。

“父親在國外,母親在國內!”陸明丞眉眼溫和的笑道,完全忽略宋沁殺人的目光。

“哦,那什麽時候和親家母一起吃個飯吧?”

“等明丞的爸回來再一起吃吧!”宋沁拉著宋楚雲急忙走向餐廳,搶先答道。

宋楚雲讚同的點了點頭,“反正婚禮還沒開始籌備,也來得及!總有機會見的,先來吃早飯吧!”

吃過了早飯,一家三口就提著兩箱行李,裝滿了後備箱,在宋楚雲依依不捨的目光下駛離了文安小區。

陸明丞先將行李運回了中天壹號,宋沁將行李推進了衣帽間,一件一件的拿出來收拾好放置在櫃子裏。

陸明丞則領著宋沐陽走進了剛改裝好的兒童房裏,這個房間之前是客房,為了讓宋沐陽住的開心,他讓人貼上了天藍色的卡通牆紙,換了一張兒童床,買了很多玩具,都是那天在商場,宋沐陽看了好幾眼,卻不捨得買的玩具!

果然,宋沐陽一起進臥室就樂瘋了,坐在地上,開心得拆這個玩,又拆那個玩,滿臉都是燦爛的笑容!

“你喜歡這裏嗎?”陸明丞彎下了高大的身子,屈膝坐在了宋沐陽身旁,雙手環胸,表情倨傲。

其實他並不喜歡小孩子,現在和一個這麽小的孩子接觸起來總覺得有些力不知道往哪裏使的感覺。

這麽一小團子,竟然就是他兒子了,生命太神奇!

宋沐陽點了點頭,“我非常喜歡,謝謝叔叔!”

陸明丞忍了忍,拿出十二分的耐心命令道,“我是你爸爸!”

“你說你是我的新爸爸,我就叫你爸爸!不能像上次那樣說成是親爸爸!”宋沐陽頭也不抬的說道。

陸明丞氣結,老子還收拾不了小子啦?

“好!我是你......新爸爸!”陸明丞妥協,反正不管是什麽,都是爸爸就對了!

宋沐陽抬起頭來,衝陸明丞一笑,甜甜的叫了一聲,“爸爸!”

陸明丞的心顫了一顫,自嘲的笑笑,有些不太習慣,但又覺得本該如此。

“你以後都住這了,不能再和你媽媽一塊睡了!”

“為什麽?”宋沐陽癟了癟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望向陸明丞。

“因為我和你媽媽結婚了,她是我老婆,以後都要陪我睡!”陸明丞態度強硬的和宋沐陽講道理!

“......”宋沐陽如遭雷擊,癟著嘴無法接受!

“中午,爸爸帶你去見奶奶!”陸明丞不太自然的開口說道。

宋沐陽迅速被轉移了注意力,他放下了手裏的玩具,怯怯的問道,“我也有奶奶嗎?她是不是不喜歡我?”

陸明丞有些心疼的搓了搓宋沐陽的頭發,笑道,“誰會不喜歡你啊?”

*****

陸明丞的車子停在了半山別墅的車庫裏,他轉頭對緊張到快要生活不能自理的宋沁,輕笑道,“別怕,有我!下車吧!”

下車之後,陸明丞拉了拉宋沁的手,竟然拉不動,他意識到她的抗拒,隻好回過身,握住她的雙手,情真意切的說道,“你不能逃避!不能做鴕鳥!我會搞定一切,你隻要負責微笑就好了!好嗎?”

宋沁點了點頭,亦步亦趨的跟在陸明丞的身後邁進了別墅的大門,一進門,宋沁哆哆嗦嗦的跟在陸明丞身後,在玄關處剛脫了鞋子和外套,張媽便上前將他們的鞋子收入了鞋櫃裏放好,

宋沁跟著陸明丞走了幾步,就看到坐在客廳沙發上,一臉肅穆的秦蘭,臉上明晃晃寫著,惹我者死!

宋沁打了個哆嗦,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幾乎想奪門而出!

秦蘭剛才衝她掃過來的那一記淩厲的眼風,就像是在看一隻高舉著麵包碎從秦蘭家門口大搖大擺而過的螞蟻一般,那殺氣騰騰的眼神透露出來的資訊都彷彿在警告她,“小螞蟻,敢偷我家的麵包碎,是用手直接捏死好還是用拖鞋拍死好呢?”

秦蘭現在......是她婆婆了嗎?

天,她領證的時候怎麽沒有想到這一點?

“媽,我們回來了!”陸明丞拉了拉宋沁的手,挑了挑眉,用眼神示意她,快叫媽!”陸明丞斂了斂神色,應了聲好,錯過蘇淺予往坐上了駕駛座,發動了車子,等著蘇淺予一上車,便猛踩油門,疾馳而去。半個小時後,陸明丞的車子停在了半山別墅,他下了車,沒有等蘇淺予,便徑直走進別墅裏。秦蘭坐在沙發上看著陸明丞滿身寒氣地走進來,笑了笑,“明丞,怎麽這麽晚纔回來!張媽!可以開飯啦!”秦蘭又透過陸明丞看向身後的剛剛走進門一臉擔憂地蘇淺予,給了她一個放心吧的眼神。陸明丞麵無表情,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