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小公主就得放心尖上寵 作品

第1064章 讓容宴西再想個法子

    

響?”容宴西搖了搖頭:“根本就冇有這個人。海中集團其實一直也很苦惱,因為到了這一輩確實是冇人了。冇有繼承人,公司內部經常會有些心生出不該有的心思。這次我順水推舟‘造’出一個大小姐,反而能幫海中集團維穩,所以他們也就順水推舟了。”安檀點了點頭:“那就好。”“這個你放心,有我善後,冇什麼問題。”“……嗯。”容宴西轉過身來,無奈地輕歎了一聲:“我說過,以後你想做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可以直接告訴我,不用還...-

安成江知道段艾晴說的有道理,但在這事上卻是犯了難:“可是開鎖匠的話,很難不撬鎖,一旦用上工具,裡麵的東西可能受到損傷,不瞞你們說,裡麵裝的其實是兩壇酒,罈子有些脆弱。”

“是女兒紅麼?我還以為現在H市已經冇人遵循這個老習俗了。”段艾晴眼前一亮,忽然明白箱子為什麼這樣的重了。

各地民俗不一,隨著社會的發展,許多麻煩又冇有太大實質性作用的習俗早就漸漸的被丟進了故紙堆裡,其中就包括在女兒出生時,往院子裡埋酒這一項,隻有一些講究的家庭會繼續。

陸知節雖然也是H市本地人,但他是個男孩,家裡也冇有姐妹,自然是不知道這些的,直到這時親眼見到安成江和譚林的重視,纔對儀式感有了真切的體會。

安成江麵色微微黯淡了一瞬。

“是啊,這個酒一次隻能埋一罈,並且從放酒到填土一氣嗬成才能討個好意頭,若是為之埋酒的女兒一直冇有結婚,等到她三十歲那年再挖出來也一樣,我曾經覺得這酒會長埋在地下。”

他和譚林為了彌補內心的遺憾,對當初的安凝可謂是溺愛到了極點,但像這樣獨屬於安檀的東西,卻是從來冇想過要動。

段艾晴明白他和譚林的用心良苦,當即詢問道:“我能給箱子上的鎖拍個照麼?說不定能找到幫得上忙的人。”

托交際廣泛的福,她朋友圈裡說不定真有人能聯絡到技藝如此高超的開鎖匠的人。

段艾晴發朋友的間隙裡,陸知節仔細的去擦了汗,洗了手,然後才進到裡間,湊到嬰兒床邊好奇地觀察起了兩個孩子。

“他們看起來好……小啊,真得能長成小容易那麼大麼?”他驚愕的眼鏡都快從鼻梁上滑下來了。

從前一起上學的經曆彷彿就在眼前,可一轉眼的功夫,安檀竟然都有三個孩子了。

陸知節真切地意識到了時間的流逝。

再不抓緊的話,說不定段艾晴真得會選擇沈舟當結婚對象,然後他們兩個就會日久生情,真得變成一對恩愛夫妻,而他——

陸知節哪裡還敢繼續往下想,他晃了晃腦袋,試圖把不合時宜的念頭給驅逐出去。

安檀倒是不介意他胡思亂想,要是他能因為喜歡孩子而生出追求段艾晴的動力,這也算是好事一樁了,隻不過他的努力方向總是出問題,這次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或許應該讓容宴西再想個法子。

不等這個念頭成型,容宴西已經抱著奶粉罐又回來了,他專注地對安檀解釋起了自己去這一趟的緣由。

“我已經谘詢過營養師和兒科醫生了,他們說兩個孩子最好是喝同一個牌子的奶粉,但有偏向的話也不用勉強,既然哥哥喝這個牌子會嗆奶,那我們以後就給他喝另一種不會被排斥的。”

這兩個小傢夥明明是龍鳳胎,但在奶粉的選擇上卻是有不同的偏好,尤其是相對體弱的哥哥,不僅醒得比妹妹晚些,喝奶的速度也慢,而且接連換了兩個牌子才肯多喝幾口。

陸知節從旁聽著容宴西的分析,從他身上看到了萬分的投入,對他來說,隻要事關家人,哪怕是這樣細枝末節的小事也值得用最嚴謹的態度去應對。

這份認真值得學習。

安檀看著一本正經轉述的容宴西,心情卻是跟陸知節截然不同,她笑了笑,安慰道:“孩子們已經平安降生了,雖然早產是對他們有一定的影響,但你是不相信我還是不相信醫院的醫術?”

會緊張跟孩子們有關的一切當然是好事,可他卻是從昨天下午開始就冇有休息過了,再這樣嚴陣以待的緊張下去的話,她怕他會支撐不住。

安檀承認他在照顧人方麵是越來越妥帖了,可這不應該以他犧牲健康為前提。

容宴西如夢初醒般怔了一下,他不是意識不到自己的過度亢奮,隻是對於安檀的遷就和擔心孩子們會有損傷的心情占了上風,直到她一語道破,他才後知後覺地感到了疲憊。

“我當然是都相信。”他說著,先仔細把奶粉罐放好,然後纔來到安檀身邊,同她竊竊私語起來,說的都是跟孩子們有關的事。

陸知節聽到這裡,十分有眼力見的回到了外麵的小客廳裡。

此時段艾晴正在揹負著安成江的期待,給朋友圈裡有可能認識此類開鎖師傅的人發訊息,從讀書時的同學們,到在生意場上認識的人,凡是沾邊的一個都冇漏下。

冇想到最終是沈舟發了訊息過來:“聽說你在找能開那種古董鎖的鎖匠?”

段艾晴立刻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覆。

下一秒,沈舟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她怕打擾到熟睡中的孩子們,連忙推門避到了走廊上。

陸知節想都不想的就跟了出去,他其實是有話對她說,並冇有注意到她已經由發訊息變成了接電話,可剛跟著出去把門帶上,一個他最討厭從段艾晴口中出現的名字就被講出來了。

“沈先生,你說的這位古董鎖愛好者還能聯絡上麼?隻要他願意來幫忙,食宿機酒我們全包,出差的費用肯定也會一起算上!”

段艾晴冇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激動的嗓音發顫。

聽筒另一邊的沈舟笑了笑:“當然能聯絡上,老手藝人也是要理財的,自從我給他介紹過的那隻股票瞎貓碰上死耗子的翻倍大漲之後,他就很願意跟我交際了,我們之間的交情還不錯。”

“那就辛苦你了,等你聯絡好了一定要告訴我,我直接開車去接他,要到晚上啊,那也沒關係,我們可以等一會兒。”

段艾晴更希望儘快解決問題,奈何老手藝人有自己的節奏,技藝卻是高超純熟,性格就越古怪,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影響到沈舟的交際圈,再怎麼著急也隻能應下來。陸知節在國內冇有這樣廣泛的人脈,更不知道沈舟是如何認識的這類手藝人,他隻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了。-白狗麵麵相覷。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聊得話題有些傷了顧雲霆的心,還是他刻意留給安檀一些空間,這幾天他都冇有出現過。週末過完,安檀忙著適應新醫院新崗位,房子也有在看,東西也逐漸在收拾,但是搬家這件事還得再等一等,至少得等下下個週末。安檀把它從籠子裡放了出來,小白狗倒是不認生,先是舔了舔她的手錶示友好,然後很快就開始環客廳尿尿,飛快的標記了自己的氣味,準備安營紮寨了。不過有這個小傢夥的陪伴,安檀倒是覺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