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紫雪依 作品

第四百八十一章 顧一晟番外 (13)

    

���^ȥ��˯���Y���b�X����������O���������ڱ��ѣ��B�����w��ѪҺҲһ�c�c���Y����ͯͯ�������ѣ���Ҫ��˯�ˡ����Һ��� ��������•������ͯͯ�ԣ� ������Ԓ����������������Nj������ғ�����Ƥ��Ҋ����վ��һ�F��Ȧ�Y�����������������᣿����ͯͯ���Nj����������������Һ����㡣���������뱧���������օ...安撫好歐陽雪,我給父親打了電話,大至跟他說了一下情況,他聽後,好半晌沒回話。以前我跟歐陽雪也傳過緋聞,但他以為那隻是緋聞,沒想到我跟歐陽雪還真的有關係。一聽我跟她孩子都有了,有點驚著,半天纔回過神來,又是激動又焦急,說他立馬讓人去辦。

父親的路子比我多,有他幫忙我想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訊息。

等訊息的空檔我回了趟公司,又開了個會把近期工作按排妥當,便又匆匆趕回歐陽雪住處,路上就接到父親的電話,說他聯係好了專家,讓我們帶上病曆過去。

我帶歐陽雪一塊去見專家。

專家看了沐沐的病曆,還有各項檢查指標,說病性發現的及時,可以藥物治療一段時間看看,說不定有轉機,但骨髓配型還得找,從親人開始,如果直係血緣中沒有吻合的,那要找到相吻合的就不容易,所以提前做準備,好在時間充裕。

我聽後倒是稍稍鬆了口氣,我原來想的比較嚴重。現在情況比我想的要好很多,當然我也不敢調以輕心。

隨後我問專家,孩子這麽小會是什麽造成他得這個病,專家說這個原因很多種,不好說,讓我們兩先去做體檢,看身體適不適合取骨髓。

從醫院出來,歐陽雪一直默不出聲。

“想什麽呢?”我拉過她的手,發現她的手心都是冰涼的,不由皺眉。

她突然拉緊我的手,“剛才給我體檢的那個醫生說,新生兒要是住過新裝修的房子,就有可能得這個病。”

“那沐沐住過嗎?”

“我在倫敦那套別墅是老房子,去之前讓人翻新了,”她滿臉懊悔,“你說會不會是因為房子的原因。”

在網上我看過因為新裝修甲醛過高,讓嬰幼兒不知不覺染上白血病的病曆。

“你找什麽人裝修的,是正規公司嗎?”我心頭突跳了一下,忙問道。

“是陸正南給我介紹的……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那邊的甲醛排放要求很嚴,產品不達標是不可能上市的。”

“不管是不是,先讓人做個化驗,至少這樣能排除掉一個可能性。”話落,我便從兜裏掏出電話,給那邊的朋友打了個電話,隨後讓歐陽雪把地址告訴他。

掛了電話,歐陽雪仍皺著小臉。

醫院邊上有個公園,我拉著她進了公園,在湖邊走了一圈,找到一個陰涼處坐下,我握著她的手,“別想太多。下週我們就可以過來化驗,吻合的機率醫生說有百份之五十。”

“我就怕……”她看著我,欲言又止。

“怕什麽,沒什麽可怕的,就算我的不符。全國人民十幾億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個吻合的。何況醫生也說了,發現的早,藥物也許就能治癒,現在讓我們找相符的骨髓隻不過是以防萬一,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他出事的。”我握緊她的手,充諾著。

歐陽雪眼底有了淚光,輕咬著唇,“一晟,你不怨我嗎?”

“我怨你又能怎麽樣。”我把她拉進懷裏,在她耳邊輕道:“你能回來,我什麽怨氣都沒有了,何況你還給我生了孩子,你讓我怎麽怨。”

歐陽雪抬眸凝視著我,“一晟,你為什麽要對我這麽好?”

“沒辦法,我這人就是比較賤,”我抬手輕輕撫著她的臉頰,“特別是對你。

她眉眼浮起一絲嗲意,“這麽多年,讓你受苦了。”

“哼,你終於良心發現了。”

“我以前心氣高,對鄒子琛執念太深,總看不到你的好,這兩年你沒在我身邊,我才知道……其實你纔是那個我最需要的人。”說著,她眉頭微蹙,眼底的霧氣又湧了上來。

我長歎了口氣,“我呀,就是長上輩了欠你的。”

她輕笑,把臉埋到我頸間,雙手環上我的腰,“一晟,我想好了,等沐沐的病好了我們就在一起……你還願意嗎?”

這句話,我盼了十幾年,一直以為有生之年也不可能聽到,卻不想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聽到。

胸腔跳動的有點激烈,腦子交會的情緒太多,弄的我雙眼發脹。雙手抱緊她,好一會才我應道:“我當然願意。”

“明天沐沐就得入院,我們下午帶他出去好好玩一下,好不好?”

我低下頭,臉貼著她的額頭,“好。”

從公園回去,我們帶著沐沐去了遊樂園,正是暑期,遊樂園裏的小朋友非常多,沐沐很興奮。

歐陽雪陪著他坐旋轉木馬,我站在一旁給他們母子兩拍照,看著他們臉上洋溢的笑容,我心口被填的滿滿的感覺從未有過的快樂。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麽鄒子琛不想要顧氏,多出來的時間陪老婆孩子纔是這人間美事。

想到鄒子琛,我從兜裏掏出手機,不管怎麽說他也算近親,現在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希望。

剛要給他撥過去,手機突然響了,是父親打過來的,讓我晚上帶歐陽雪還有沐沐回昌平,說是鄒子琛一家子也會過去。父親說沐沐的事他跟鄒子琛說了一下,具體的到時晚上見了麵再說。

至從鄒子琛恢複記憶後,他對我跟以前一樣總是冷著一張臭臉,不過態度倒是沒有以前惡劣。其實他這個人就是麵冷心熱,我也算摸透他的脾氣了。

“爸爸。”沐沐的喊聲。

我目光從手機螢幕上抬起,看到歐陽雪抱著沐沐在木馬上朝我揮手,沐沐的笑聲很響亮。

我有那麽一瞬的不真實。望著他們母子倆,我抬手朝他們用力的揮了一下,木馬很快便旋轉了過去,但我的目光緊鎖著他們的背影,等他們再轉過來時,我連著拍了好幾張照片。

“爸爸……咯咯。”沐沐又朝我喊了一聲,臉全是天真無邪的笑。

爸爸兩個字這次我聽的真真的,那一刻我全身心都酥軟了。等木馬停下旋轉,我疾步上前便把母子倆抱住,激動的隻會傻笑。

“媽媽說,你就是我爸爸,是真的嗎?”沐沐在我懷裏抬起頭來,樂嗬嗬的問道。

這孩子比我想像的還要開朗,我原來還在擔心要怎麽告訴他,我就是他的爸爸。

我低頭看著他烏溜溜的眼睛,很肯定的回道:“是的。”我望著他,在心裏暗暗下著決定,在我缺失的這兩年多,我一定要都給他彌補回來,我決不會讓他經曆我那樣的童年,我要讓他的童年充滿歡歌笑語。

我把他從木馬上抱起來,一手拉過歐陽雪與她會心一笑,隻覺從來沒有這樣滿足過。

我轉臉在沐沐臉上親了一下,笑道:“走,我們玩碰碰車去。”

“好,沐沐要開車車。”沐沐高興的拍手。歐陽雪帶上墨鏡,嘴角一直揚著,那好看的弧度讓我直想上前親一下,於是我攬過她的腰,就親了下去。

“注意影響。”歐陽雪朝我嗔了一聲。

沐沐手指在臉上比劃著,“嗬嗬,爸爸羞羞。”

我右左看了一眼,感覺此生無憾了。

在遊樂場一直玩到四點多,我們纔出來,沐沐說有點餓了,我們就在附近一家糕點坊吃了點點心,走時我想起盼盼那小丫頭,又打包了兩個慕斯。

去冒平的路上,我給鄒子琛也去了電話,鈴聲響了很久那頭才接起來,卻不是他本人而是林童接的電話。

“阿琛開車呢,”林童的語氣不冷不熱的,“你找他有事?”

她對我的態度現在比之前好多的。

“我就是問一下你們出發了沒。對了,帶盼盼了沒有。”話落,我轉頭與歐陽雪對視了一眼,她麵色有點忐忑。

“嗯,帶了。那個……歐陽雪跟你一塊嗎?”林童在那頭問道。

我回眸望著前方,“一塊呢,還有沐沐……我兒子。”我恨不能傾刻讓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一個兒子,而且還是歐陽雪生的。

“沐沐我上次在商場見過……長的跟你很想。”那頭頓了一下,聲音變的輕柔了很多,“我剛聽阿琛說了……怎麽會得那個病呢?”

“一會見麵說,我們已經出五環了。”

“我們剛從別墅出來,那一會到了再說。”

“好。”

掛了電話,我伸手去握歐陽雪的手,“林童說她在商場碰見過沐沐,什麽時候的事?”

“剛回來的時候在燕沙碰到一次。”說著,她轉眸看我,“聽說她又懷孕了?”

“嗯,”我輕應了一聲,從後視鏡看了一眼沐沐,他正專注的玩著手裏的並插玩具。

歐陽雪輕拉了一下我的手,“鄒子琛恢複記憶了,是真的嗎?”

“嗯,結婚那天,他放禮炮把自己給震醒了……他們倆其實也很不容易。”我有點擔心她對鄒子琛怨氣未消。

她輕歎了口氣,轉頭看了眼後座的沐沐,又淡淡的說道:“他出事後……我心裏其實滿有負罪感的,要不是我那樣逼他,擠壓他……或許他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所以當時我知道車禍是人為的,而那個背後推手很有可能是你,我就沒辦法控製自己。”她反手握緊我的手,“那天,你是不是對我很失望?”

如果您覺得《愛似浮屠婚綿綿》還不錯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援!

(??:b/82/82702/??)ţ�Ó�������ӵ�ɳ���ϣ��B˯�¶��еēQ����ſ���˴��ϡ����������æ����һ�죬�������Y�ı�����X��ƣ�v�@һ����ʲ��Ҳ�����룬�b��ú�˯һ�X����֪���Dz���������������߀�ǽ��챻���K�ˣ��C��ů�͵ı����Y�]һ����˯���ˣ���Ȼһ�X�����������с�������߅�ǿյģ��ؿ�߀�ǐ���һ�¡����m�����Ě⣬�ɡ���߀��ֹ��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