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紫雪依 作品

第四百八十章 顧一晟番外 (12)

    

湧著滔天的怒意,甚是駭人。“阿琛,你能不能冷靜一點,好不好。”我柔聲哀求道。鄒子琛望著我,緩緩的走了過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解釋著。他突然上前掀開我的被子,僅一眼,便又狠狠的甩下,麵色越發的陰鷙,望著我的雙眸欲要嗜血。我從來沒見過他那麽可怕的樣子。是,不管是誰看到我跟陸正南現在這個樣子,必然是要誤會的。可我說了,我們是被陷害的,可為什麽他還是不信。鄒子琛定定的望著我,唇角微勾,冷笑道:“...歐陽雪微微轉過臉來,眼底有點點晶瑩,“一晟,對不起。”

她的聲音似一把利刃捅破我的夢,讓我瞬間驚醒。

我猛地推開她,不可信置的掃了一眼四周,“Shit,我怎麽會在這裏?”

歐陽雪被我突然轉變的態度弄的有點懵,望著我,倒是難得的溫柔,“你昨晚喝多了,非要……裏奧送過來,所以……”她望著我沒有說下去。

我隨即跳下床,抬腳便往外走。剛才那些話讓我無地自容,我驕傲的自尊無法讓我再麵對著她。

“一晟,你等一下。”她追了上來,拉住我的手,“我有事跟你說。”

我甩開她的手,跟隻刺蝟似的朝她吼,“你跟我還有什麽好說的。”

她看著我,眼底滿是苦澀,抿著嘴,不語了。

見她不說話,我更是怒火中燒,“你他媽的到底有什麽話?”我心底的秘密她已經窺探到,難到還想當做什麽也不知道嗎?

歐陽雪垂下眼眸,嘴角勾起一抹酸楚的笑意,“沒事,你走吧。”

“真的沒話說了,嗯?”我瞪著她,氣的額頭青筋直蹦。

她抬眸,眼底已變的清冷,“不煩麻你了。”

我定定的看著她,這女人為什麽就不能向我低一次頭呢?為什麽總是這般倔強。說到底……我在她心裏就是沒有份量。

我深吸了一口氣,壓製住心頭躁氣,緩和語氣,“說吧,不要再考驗我的耐心。”

她望著我,眼底有絲掙紮,瞥開眼,突然問道:“你是不是非常恨我。”。

“我為什麽要恨你。”我緊盯著她問道。

“鄒子琛的事,我那樣懷疑你還那樣罵你……你不恨我嗎?”

“哼,又不隻你一個人那樣懷疑我。”這話我滿是自嘲。

她籲了一口氣,眸光黯然,低語,“可我不該跟那些人一樣。”

我眸子微眯,以為自己聽錯了,又聽她說道:“那天我是氣昏了頭,從你辦公室出來其實我就……後悔了。”

她歐陽雪還有後悔的時候,還真是讓我意外,“那你為什麽後來都不找我?”

她抬眸看我,黑眸憂鬱,“我放不下麵子,我以為你會來找我,可你……從那以後就再也沒理過我,在酒會上看到我,你都把我當成空氣……我想你是徹底不想在理我了。”

“你不是每次看到我也跟沒看見似的。”我反駁。

“那是因為你,一看到我,冷的像是要把人凍成冰塊似的,我當然不想自討沒趣。”

“這麽說,要是我不先跟你說話,你就一輩子也不跟我說話了?”這女人永遠都這麽高傲,從來不懂的什麽叫低頭。

歐陽雪訕訕的垂下頭,“我不想招你煩。”

難到那個招人煩的人不是我嗎?

我深吸了口氣,“你出國之前,我給你打過電話,你為什麽不接?”

“你有打嗎?”她一臉詫異,隨即眉頭一皺,“這麽說,那筆代款是你找人通融的。”

我無奈的掀了一下眼皮。

她眸光變的輕柔,“你怎麽不早說。”

我冷笑一聲,“你走時連聲招呼的不打,我跟誰說去。”

她望著我,眼底暈上一層光潤,那眼神讓我心頭突跳,忙跳開眼。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你剛才說有事,現在能說了嗎?”

“那個,你頭還難受嗎……先喝點水。”說著她轉身去倒水。

看著她纖細的背影,剛才的躁氣不知不覺消失無蹤,我走回到床邊坐下。這還是她第一次為我倒水,真是難得。

歐陽雪把水杯遞到我麵前,我看著他,好一會才接過水杯,一口氣喝完,明明是白開水,我竟喝出一點甜味來。

“頭還疼嗎?”她柔聲問道。

這樣柔聲細語的待遇,從我認她到現在就沒有過,我還真有點不適應。

把杯子遞回給她,我問道:“怎麽突然想回國了?”

她接過杯子,與我對視了一眼,“這裏纔是我的家,我回來是遲早的事。”

“那……裏昂真的是你男朋友?”我忍不住要確定一下。

她不答反問,“那你……真的跟陳嬌好了?”

這女人總是這樣。

“嗯,有這個打算。”總不能告訴她,我一直在等她,天天盼著她回來。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哦”了一聲,那眼神讓我很不爽,“你這什麽眼神。”

她微挑眉,“你明白的眼神。”

我壓下眉頭,剛要爆發,她又悠悠的開了口,“裏昂是我朋友,很早以前就認識,在英國時他沒少幫我,這次我回國他剛好也有事,所以就一塊回來。”

“那你為什麽要跟小曼說他是你男朋友,就那麽怕我騷擾你呀?”一提起這事我就來氣。

她輕咬著唇,臉上竟有少女的羞澀,眸光嗔瞥了我一眼,“我就是不想讓你知道我還單著。”

我望著她,眯了眯眼,有點不明白她話裏的意思。

“其實……這兩年我挺想你的,”她聲音突然變的有梗咽,“特別是在生沐沐的時候,人家孕婦邊上都有人陪著,隻有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那時……我想,要是你在身邊就好的,那時我真的好後悔。”

我定定的望著她,有點恍惚,她說她想我,她說她後悔……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望著她,心裏的衝擊太大讓我一時無法言語。

“媽媽。”稚嫩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

我轉眸,看到那張比自己小一版的臉,目光再也挪不動,他的身高比盼盼要高一點,走路也穩很多。

“沐沐,”歐陽雪把杯子放到床頭櫃上,迎了過去,一把抱起孩子走了過來。

我緩緩起身,眸光緊隨著孩子臉上,心下某個地方變的柔軟,眉眼不由溫和了下來,“他叫什麽?”

“大名還沒取,小名叫沐沐。”歐陽雪臉蹭著小孩的臉,笑道。

沐沐他媽媽抱起來後就一直盯著我看,與我頗為相似的眼眸黑溜溜的,朝我糯糯叫道:“叔叔好。”

我胸堂微微起伏,手心莫明的出了汗,開口語氣有點嘶啞,“沐沐你好。”

他朝我笑了笑,有點羞澀的轉過頭,抱住他媽媽的脖子。

“叔叔能不能抱抱沐沐。”我的聲調不由有點發顫,內心的激動讓我有點失態,可是我克製不住。

歐雪陽看了我一眼,輕聲問沐沐,“讓叔叔抱一下好不好?”

沐沐轉過頭來看我,隨即傾身過來。我忙張開雙臂,把他從歐陽雪懷裏舉起,一把舉過我頭停,他瞬間‘咯咯’的笑了起來,一點也不怕。

“好了別鬧了,先吃早餐去。”歐陽雪輕輕拍了我一下。沐沐卻不幹,“叔叔再舉舉。”

看到孩子興奮的臉,還有她眉眼溫和的笑意,我臉上自然而然的也蕩開了笑容。

我很久沒有笑了,而且還是這種完全發自內心喜悅的笑容。

“好,”我一把又把他舉過頭停,隨即一顛,他嚇的尖叫一聲,隨即是更大的笑聲。跟我小時候一樣,膽子大,喜歡刺激。

歐陽雪站在一旁,嘴角含著笑,與我對視的時候我看到她眼裏多了一種光彩。

吃早餐的時候,沐沐已跟我很熟了,沒半點羞澀,說話也很利落,問了很多為什麽?

我耐心出奇的好,一一解答著。

歐陽雪做在一旁,默默的為我們佈菜。

這樣的畫麵,在昨天我是連想都不敢想。

吃過早餐,沐沐被阿姨帶走時,依依不捨的看著我,問我明天還來嗎,我告訴他以後天天都來,他才高興的跟阿姨上了樓。

歐陽雪目光隨著沐沐上樓,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才收回目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麵色也隨之暗淡了下來。

我靜靜的注視著她,等著她告訴我實情。

歐陽雪轉眸看我的時候,眼底滿是愧疚,在我眼神的鼓勵下,她才開口說道:“上週我給沐沐找了一家幼兒園,入園前需要體檢報告,才查出來他有……嚴重貧血癥,後來進一步檢查,被確診是白血病。”話落,她眼就紅了。

歐陽雪在我麵前沒少哭過,但從來沒有這樣無助過。

我蹙眉,“是不是找到吻合的骨髓,他就不會有事?”

她望著我點了點頭。

“那我的骨髓跟沐沐的吻口性機率是不是很高?”我這話有兩個問號。

她抿著嘴,好一會才說道:“沐沐是你的孩子,按理機率應該比較高。”

她終於承認孩子是我的,激動的我雙手直發顫,雖然早已猜到,可從她口中得到證實,我還是禁不住震奮。

“把沐沐的病生準備好,一會我托人找個專家看看。”我不會讓沐沐有事的。

歐陽雪抬眸,眼裏全是淚,“一晟,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麽會得這個病。”

我起身,挨近,輕撫她的頭,“他不會有事的。”

她把臉埋在我腹部,情緒有點激動,“我害怕。”

我手環上她的肩,“有我在,我不會讓他有事的。”

安撫好歐陽雪,我給父親打了電話,大至跟他說了一下情況,他聽後,又是激動又焦急,說他立馬讓人去辦,父親的路子比我多,有他幫忙我想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訊息。

如果您覺得《愛似浮屠婚綿綿》還不錯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援!

(??:b/82/82702/??)���u��衿��u��Ϫ��������o��������İ����߀İ�����@�����������������^�ģ���ʲ�ῴ��������Ѫ����һ�ӣ�Ŀ�����عǡ��u��Ϫ���ȱ������������ˣ��ܵ��u����Iǰ���p�֓u�����ĸ첲���޵������磬�硭�������᲻�J�������أ�������衣��ҡ��������㸸�H�����ƽ܊���•ӭ���^ȥ���u���Ŀ��Խ�^�ƽ܊�����@߅Ƴ��һ�ۣ��S֮�����^�����������������...